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三十八章 白骨寨

第三十八章 白骨寨


  滇南大山众多,蛊族依山而居,强大的村寨独占山头,弱一点的就只能共用一山。越强大的村寨,离蛊族圣山玉龙山就越近,而所有的寨主每个月都要去玉龙山会盟商议的同时,也交换情报,贸易物品。

  由于白骨寨作为驭蛊寨的忠实拥护者,哪怕不算太强,但也位居中型村寨的前列,没有人愿意让驭蛊寨的拥趸里再多一个大型村寨。

  钟情和吴道一路躲着大路和搜寻他们的蛊人潜入到白骨寨聚居的雀山中,还没入山,就见到诸多的麻雀在林中飞舞,鸣叫,起初的新鲜感也逐渐变成了烦恼。

  钟情实在有些无法忍受持续了两个时辰的叽叽喳喳之声,他躲在里寨子不远处的斜坡后对着吴道低声说道:“疯子,我们还要等多久?这鸟实在是犯人。”

  吴道此刻极为冷漠,不仅是因为夺取白骨祖蛊关乎着他的大事,也是由于刚杀完一群孔雀剑派的弟子有些满足,暂时压制住了自己那股疯意。

  他冷冷地撇了一眼钟情,示意他不要说话,用飞镖在一片叶子上刻下了“晚”字。

  由不得他不谨慎,蛊族对于大山的熟悉实在是天然的主场优势,而他们这种不得不客场作战的小偷一招不慎就是满盘皆输的局面。

  他是喜欢和强者交锋,带给别人痛苦和死亡的疯子,而不是一心找死的白痴。

  钟情闻言也不在说话,小心地调动内气附在耳边,隔绝了声音。这么做的风险在于如果有人靠近,他也听不到,不过他相信这个疯子不会像他一样内气附耳。

  两个人就这么一动不动的默默等待着黑夜的到来。

  寨子里的各家各户都飘起了炊烟,每户门口的火架上都燃起了火焰,一点一点的火焰如同天上繁星的倒影般,将整个村寨照的透亮。

  蛊族人建房子用的都是浸泡过水不易起火的特殊木材,这是由于他们天生对于火焰的崇敬到了天亮前必须在屋外点亮火架的程度。而且在传统的火节时,盛大的活动总是令人迷醉的,总有那么几个醉鬼喜欢挥着火把到处乱跑。

  这既是优点,也是缺点,外来者和刺客遁入村寨中往往无所遁形,但彻夜的光亮是醒目的,风大的时候还容易把山烧了。

  钟情是第一次见蛊族村寨,他发现这些人完全没有宵禁的概念,不像大魏,每到子时打更人敲响铜锣后直到第二天卯时二刻才解除宵禁。

  又等了一个多时辰,大部分吃完饭出来下棋的老头,玩耍的孩子和彼此交谈的大人们都各自回屋歇息去了,吴道才拉了拉钟情,示意跟他走。

  两个人一路小心翼翼地潜伏到寨子外面,绕过了值守的蛊人,溜了进去。

  吴道结合了早先的情报和刚才的观察,认为白骨祖蛊应该在整个寨子正中的大房子里,但是那里火把通明,值守众多,根本没有机会潜入进去。

  他低声冲着钟情说:“动手,按我们的计划,他们村里的三个六合死了一个,走了两个,你在这里就是无敌的。”

  说着他向旁边的黑暗中遁去,准备等钟情吸引了足够的注意力以后,他再直捣黄龙。

  钟情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昨晚刚杀完人,今晚又要杀人,搞得他像是个杀人狂魔似的。

  希望事情暴露以后别给我整个什么“血手人屠”之类的名号吧,心里自嘲着,钟情手上动了起来。

  剑气轰鸣声在宁静的夜晚响起,寨子的围墙直接坍塌,他没有去杀那些普通人,终究是下不了手。

  在门口站岗的蛊人听到声音,脸色一变,迅速地奔向寨墙坍塌的方向。

  寨子里的巡逻队打着火把,向钟情聚集,昏黑的天色下,哪怕火光照耀,依旧有些看不清少年的脸庞。

  炼骨境的小队长大喝道:“你是谁?犯我白骨寨,想死吗?”

  他只听见少年轻笑一声,充满杀意的声音响起。

  “在下钟情,犯我通天剑派,必诛!”

  通天剑摩擦着剑鞘,剑鸣声响起时,那小队长已经被枭首。

  屠杀弱者,已经是这个十九岁少年最后的底线了。

  伴随着嘹亮的骨哨声响起,整个白骨寨原本如繁星的火把迅速地移动了起来。

  吴道依旧缩在阴影中,还不够乱,钟情下手太轻了。

  他眯着眼睛,嘴角咧开,游走在暗影中掷出一片铜钱,击倒了十来个火架。

  哼着不知名的小调,绕过那群只想着对敌,没有注意火架倒塌的巡逻队。,在他们眼里,反正又烧不着,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从戒指里拿出两桶火油,这是他在孔雀城找通天商行要的,就是针对现在这种情况而准备的。

  踩着欢快的步伐,把火油倒了一路,八分之一个村寨的房屋上都沾染火油,吴道捡起倒在地上的火架,对着它笑着说道:

  “哎呀呀,这些蛊人真是没有素质,东西倒了都不会扶一下,我要是你,我就烧死他们。”

  语气再最后变得疯狂而悚然,把火架往火油上一丢,大火熊熊燃起,顺着火油一路蔓延,哪怕是不易燃烧的特殊木材,也开始变成了大火的养分。

  整个白骨寨大乱了起来,吴道沉醉地闻着空气中弥漫的烤肉焦香,开心地走向了白骨寨的中央。

  钟情看着火光冲天的村寨,一步一步斩杀着哪怕以身饲蛊却依旧有些弱小的蛊人。

  突然,几把形如飞镖的骨头飞射而来,钟情随手打落,看向前方的房顶。

  两个破军境穿着骸骨铠甲,直奔他而来,钟情没有过多的纠缠,在两人靠近时,点地飞起,醉杀三千场!

  那两人甚至没来的及以身饲蛊,就带着不甘的神情连人带甲被搅碎在剑气风暴之中。

  随后,他强行引导风暴刮向一队冲他而来的蛊人,那些蛊人刚闪避开来,就只见得几道剑气飞过,他们彻底的倒下了。

  一路向前,一个小男孩突然奔出,他站在钟情的面前,浑身颤抖着,却依旧伸开双臂拦住他的去路。

  “站,站住!不准再破坏村子了!”

  看着眼前的小孩子,钟情愣住了,这一次他没有挥剑,只是一边继续向前,一边对着他温声说道:“乖,这些事情和你没有关系,等天亮了,一切都会结束的。”

  他想要摸摸小男孩的头,手伸到一半却顿住了,钟情突然想到,自己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个无情的刽子手和必须杀掉的仇人,不再是那个会让迷路小孩露出微笑的守正剑了。

  想的正出神,左手一阵剧痛传来,那小男孩如受伤的山中饿虎般的眼神仇恨地盯着他,死死地咬着他的虎口不放。

  钟情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是啊,从屠了孔雀剑派开始,自己已经不再是什么守正剑了。

  但,他也有自己必须守住的底线。右手挥剑,剑柄砸落在男孩的后脑。

  左手抱着晕倒的男孩,钟情找了个缩在角落里的女人,那女人见钟情走向她,浑身在颤抖,眼里有泪珠在打转。

  钟情蹲下把男孩放在女人面前,轻声道:“麻烦你照顾一下他,马上,一切都会结束了,别怕。”

  那女人愣住了,呆呆地接过男孩,望着走向在漫天火海深处的少年人,一身白衣的背影显得悲伤而决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