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四十六章 传说中的匠人

第四十六章 传说中的匠人


  云梦十二湖,寒湖。

  背着木柴,提着鱼篓的大胡子汉子哼着不知哪里的山歌,心情愉悦地向自己在湖边的木屋走去。

  今天钓了条大鱼,自己一个人独享的话,鱼头做个剁椒,配上泽州独有的辣子,那滋味想想就让人口齿生津。至于鱼身,可以做个水煮,到时候鲜美的鱼汤刚好可以冲淡口中的辛辣。

  轻快的山歌截然而止,看着蹲坐在自家木屋前笑着聊天的两个年轻人,汉子眉毛和胡子都皱在了一起,平日里根本不会有人来找自己,能知道自己消息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势力,而和这些人打交道,往往意味着麻烦。

  他还是不死心地走上前去,故作疑惑地问道:“二位,等人呢?”

  钟情看了看这个大胡子,和信里描绘的差不多,笑着道:“等你。”

  蔡昆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老实地说道:“说笑了说笑了,我又不住了这,只是刚好路过看你们在这里蹲着。这间屋子的主人都好久没回来过了,你们别白费功夫了。”

  许慕甄笑嘻嘻地伸出指头,点着自己的手掌说道:“蔡昆大师,心铸流大师蔡川阳之子,二十岁就能铸造出劈断百炼钢的兵器,如今隐居在十二湖中,茂密的大胡子是他的特征哦。”

  蔡昆见这两人真不是刚好路过产生了好奇心的那种年轻江湖人,只好无奈地说道:“你们是哪里的,找我干啥?先说好嗷,打兵器不干,我已经十年不铸兵了。”

  钟情摇了摇头,对着他认真地说道:“我师父说了,您想要突破立道,光是收是不够的,还要放,一瞬间的放才是立道的关键,想必您也走到最后一步。”

  蔡昆心底有些震惊,哪怕有些立道高手都不知道,他所谓的自封就是为了突破立道,而能看得出来他一直在准备的,不超过两手之数。不由得沉声问道:“你是谁?你师父是?”

  钟情微微一笑,清朗的生意带着一丝傲气。

  “在下钟情,师承通天剑主。”

  蔡昆眼神紧了紧,剑修啊,麻烦的象征。随意地摆了摆手,拒绝道:“小子,知道你的身份以后,我更不能帮你了,你们剑修和平劫山上那群道士一样,惹麻烦一流。我还想突破立道呢,别搞我啊。”

  许慕甄笑眯了眼睛,如百灵鸟般清脆的声音中带着笑意。

  “嘻嘻,您说话真有意思,掌门说了,您想要铸造一把兵器来突破立道,师兄绝对是你最好的帮手。”

  蔡昆叹了口气道:“小女娃娃,你口气不小,我要真有什么麻烦,去找张克己不比找你师兄强?”

  钟情笑着道:“您找张克己他还真不一定帮您,但是能帮您的人除了他,不多,我一定是最好的选择。”

  蔡昆撇了他一眼,还是摇了摇头道:“怕了你们这群家伙了,要不是我爹欠你师父一个人情,今天你还真别想进这门。先说好啊,这次之后,我们心铸流和你们通天剑派两清了。”

  钟情拱了拱手,算是应了下来。

  蔡昆打开门走了进去,两人赶忙跟上,进了屋子就看见各种材料杂乱地堆在一起,只有中间的铸造台上摆放着各式工具。

  “说好了,我这没地方住,也没吃的,你们自己解决,打兵器的材料自己收集。”

  钟情点了点头,倒是许慕甄对着蔡昆说道:“蔡大师,我看你鱼篓里那条鱼挺大的,我来做饭吧,咱们一起吃。”

  蔡昆有些不放心这个看着还小的小姑娘,就那双白净的素手,估计剑练的都不咋地,更别说做这些活计了。

  许慕甄拍着胸脯道:“放心吧,我做饭可好吃了,师兄天天吃的都是我做的,您吃辣吗?”

  一边说着,一边想要上前拿过蔡昆的鱼篓,蔡昆看钟情笑着没出声,也只能将鱼篓递了过去了。这种小事没必要让人家尴尬,他只希望这女娃娃手艺过得去,别糟蹋了我好不容易钓的大鱼。

  许慕甄笑嘻嘻的拎着鱼去处理去了,钟情则是对蔡昆说道:“蔡大师,你应该知道铸剑是通天剑主传人的传统,我也就不多说了,要什么材料您尽管说。”

  蔡昆摇了摇指头道:“我不仅知道你要铸剑,还知道你要强化通天剑对不对?”

  钟情点了点头,人家是几百年传承的铸兵行家,通天剑主传人每一次铸剑打的都是神兵利器,作为铸兵界的大佬,再怎么说人家也都知道点东西。

  “我可以先帮你加强通天剑,材料我自己掏,但是你的剑,等你帮我突破了立道再说吧。”

  钟情点了点头,回应道:“可以,但是我怎么帮您呢?”

  “你去帮我收集赤陨精,东海寒铁,云中纹铜就行了,我现在就差这三样东西,就能造一把立道之兵了。”

  钟情其实很好奇,所谓立道,按自己看过的典籍来看,应该是去感悟大道的存在,在万千条道路中,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一条。但是通过铸造兵器立道自己确实是闻所未闻。

  但他还是应承了下来,笑着问道:“那就多谢蔡大师了,我会联系通天商行的师兄弟们找找消息的。”

  蔡昆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随后接着说道:“这几样材料都不好找,我十年来收集了大部分材料也就只差这三样了。有了它们,我就有把握能造出一把承意之兵了。”

  钟情挑了挑眉毛,疑惑道:“承意之兵?”

  蔡昆点了点头。

  “世人对兵器的区分太过于模糊,动不动就是神兵利器。但是按照我们铸兵界的说法,兵器大体可以分为凡铁,通气,承意三个层次。”

  钟情来了兴趣,兴致勃勃地问道:“那通天剑算什么层次?”

  蔡昆有些痛心疾首地嘟囔着:“也就你们这些家伙暴殄天物,这剑在历代剑主的加强下,早都到承意了,还要自己造一把承意兵,把这把神兵传给刚下山的弟子用,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钟情尴尬的笑了笑,赶忙转移话题问:“这三个层次有什么说法吗?”

  蔡昆瞥了他一眼。

  “通气兵能完美承受住意和势的依附,不至于让有些六合高手用着用着就碎了,而且不同的材料对于意和势的加成也不一样,像你的通天剑,那真是什么都往里面融。”

  “至于承意,说了你也不懂,你理解为最适合立道以上的私人兵器就行。”

  钟情摸了摸鼻子,总感觉这蔡大师对自己没啥好脾气,不是说他爹欠师父人情吗?

  两人又没话找话的聊了一阵,蔡昆属于那种不怎么喜欢和人说话的性格,钟情又和他差着两辈,两人都有些尴尬。

  “开饭啦!”

  所幸,许慕甄的呼声拯救了越发尴尬的气氛,两人赶忙起身向屋外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