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五十四章 图穷匕现

第五十四章 图穷匕现


  摊子的伙计堆着笑脸,又端了一壶茶水走到钟情桌前,对着他点头哈腰地说道:“钟大侠,这一壶是我送您的,您都给我签名了,我也不能白占您便宜。”

  钟情眯了眯眼睛看着那小厮,飒然笑了笑,对着他说道:“不必了,我们马上要走了,对吧,伊兄?”

  说着,他转头看向年轻的书生,伊笑显然有些没理解发生了什么情况,但还是磕磕碰碰地说道:“钟兄做主就好,我都可以的。”

  那伙计眼里闪过一丝狠厉,他知道今天这事不能善了了,本来只不过是杀一个普通书生罢了,最多就是他爹有点势力,但也没什么关系。结果半路杀出来一个风流剑,如果他们真的一起上路了,之后就更没有机会了。

  “钟大侠,我家侄子也是练武的,我那大哥大姐一直供着他炼体,可是他都快十八了也才淬血大成,您能不能帮我看看是不是他淬血的材料有什么问题?能提点建议的话小人感激不尽。”

  看着伙计满怀期待的神色,钟情也不好拒绝,自己没什么急事,刚好碰上了,能帮就帮一下吧,好歹人家也算是自己的崇拜者。

  得到了钟情的首肯,那伙计兴高采烈地去拿了自家侄子用地炼体材料清单,钟情看着那卷轴模样的长单,有些哭笑不得,这家伙是拿了整个下三境的药材来让自己提意见?

  那伙计手脚轻快地把卷轴往桌上一放,正要翻开,却突然听见伊笑说道:“等等。”

  那伙计的动作瞬间一滞,眼底有奇异的神色,这书生发现自己了?可没感觉他之前察觉到啊,呃?莫非是早有察觉,但因为没有实力所以暗自忍耐一直在等一个能帮他解决麻烦的人?

  整个茶摊里气氛瞬间安静了下来,一众人纷纷望着他,伊笑有些不知所措,他红着脸低低说道:“我是看他一头的汗,想提醒他擦擦,别把纸弄脏了。”

  许慕甄笑嘻嘻地望着这个书生道:“伊笑,这时候倒是像个读书人了。你不会有洁癖吧?”

  伊笑尬尴地笑了笑,没再多言,那伙计却是擦了把满是汗水的额头,笑呵呵地圆场道:“没事没事,这会正是北方最热的时候,出点汗也正常我擦擦就好。”

  他自然而然地将卷轴放在钟情面前慢慢摊开,在卷轴摊开的最后一刻,这伙计借着左手遮挡住视线,拿起卷轴里的匕首骤然暴起,直刺钟情脖颈。

  六合铠骤然浮现,缓冲了匕首刺下的劲头,通天剑摩擦着剑鞘尖啸而出,一剑斩向了对手的小腹。却见得那伙计在看到六合铠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后退了,匕首甚至没有将六合铠刺破,就如点水蜻蜓般飞走。

  他一挥手,茶摊里其余四人纷纷掏出藏匿的手弩直接对着钟情三人就开始射击,上面没来得及淬毒,因为对伊笑一个普通人,没必要,结果却没想到遇到了钟情。

  但已经来不及再做什么补救了,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死在任务里,家里人还能有一笔补偿,在要是跑了回去,哪怕有理由解释,全家也得遭殃。

  伊笑尖叫着跑向茶桌底下躲了起来,许慕甄挥舞着钟许剑,击落了四支飞射而来的弩箭,她这两年也成长了许多,不再是那个只能躲在钟情背后的小女孩了。

  那伙计阴着脸,对钟情说道:“风流剑,我们背后的人也不是好惹的,你现在出去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之前的事可以一笔勾销,不然。。。”

  钟情轻笑两声,清朗的声音响起,却让躲在桌下的伊笑感到无比安心。

  “既然我钟情刚才说了要保他,那就是要保他?怎么?你背后的人比家师还强?”

  那伙计心里明白,这事彻底没得谈了,微微叹息一声,简单的刺杀任务变成这样的送死任务快到他都反应不过来,但也没办法了。

  “一起上,死前如果能完成任务,咱们家里人这辈子什么都不用愁了!”

  看着向走商的两个汉子掏出了两根精铁长棍,怒吼一声,直冲钟情而来,和崩山棍法不同,这两人的棍法更注重的是两者相互配合的连续性。

  钟情闪避着两根铁棍的夹击,有些惊讶:“两极棍?”

  没有得到回应的他也不在意,一剑斩落那猎户打扮的人射来的飞箭,一个点阳直冲稍微矮一点的使棍汉子.

  那汉子新力未生,双手驾着棍子没来的及抵挡,就直接被一记点阳破了小腹,整个人瞬间跪在了地上。钟情摇了摇头,这几个人,连破军都没有,却还是硬着头皮动手,基本上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那高个汉子见自己兄弟眼看是活不了了,红着眼睛挥着棍子就上了,他知道自己没办法杀了钟情报仇,但如果能伤到他,也算给弟弟一个交代了。

  钟情右手收剑沉腕,一记崩心迎着铁棍而上。

  铁屑四散,半截铁棍还被高个汉子紧紧地握在手里,他死死地盯着钟情,胸口却早已有大片大片的猩红侵染了衣衫。倒地前,他还努力伸着手,想要抓住自己弟弟的手。

  钟情回头看了一眼,许慕甄和那个挥舞着双刀的老头打的有来有回,那领头的伙计就趁着他解决这两兄弟的功夫,已经直接向伊笑奔去了。

  钟情几个腾挪,赶在那人之前,一剑劈开了直冲伊笑上中下三点的三支利箭,他沉声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两级棍,三阳箭,披风狂刀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学得到的。”

  那伙计凄厉地笑着,没回答他的话,而是仿佛燃尽了自己的生命一般,整个人跃起,匕首直刺钟情而去,整个人身上的内气涌动着,仿佛有七颗大星闪烁着。

  钟情表情凝重,浑身的六感开始示警,他舔了舔嘴唇,执剑奔起,剑闪!

  锋锐的剑刃闪烁着阳光射下的光芒,凝聚的剑气在疯狂的流动着。

  两个人错身而过,那伙计颤颤巍巍单膝跪在地上,整个人从腰部一分为二。

  只有闻物的他甚至没看清剑是向哪个方向斩下的,但就算看清了也无所谓。

  七星祭远比蛊族的以身饲蛊要正统的多,这种消耗自己一身的精气神与血肉之力凝聚而成的一击注定用出来就活不了。

  他只希望最好能重伤钟情,这样的话,说不定自己的家人能拿上更丰厚的报酬。想着自己那八岁的儿子以后有可能可以摆脱泥腿子的身份当上个读书人,哪怕是半截身子,也露出了最后的微笑。

  钟情落地就直接将通天剑甩了出去,射向伊笑的箭又一次被挡了下来,那弓手面带绝望,也如同伙计一般。

  内气在体内聚成七颗大星,带着死意的三只箭裹着狂暴的内气,再一次只奔伊笑而去。

  弓手浑身瘫软地倒在地上,他甚至没有力气去看伊笑如何,就彻底闭上了眼睛。

  钟情手掐剑指,剑气涌现,堂皇而起,直斩三支飞箭,月牙冲!

  碎裂的木屑和箭头落在了地上,伊笑摸着自己脸颊的一道血痕,眼里带着后怕之色。

  那双刀老汉已经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叹息一声。眼见连七星祭都没办法扭转局势,他不愿意死在一个小姑娘手上,直接自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