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五十七章 吴道的神意

第五十七章 吴道的神意


  剑指斩出的剑气正面冲向袭来的八根骨矛,穿透肉体的声音响起,看着钟情被三根骨矛穿透了躯干,许慕甄捂着嘴没让自己尖叫出声。

  伊笑有些颤抖地看着,平日里那个带着开朗笑容如同自己兄长一般的家伙杵着剑在摇摇晃晃地耸立在那里,眼里有些泪花,他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

  “钟兄!”

  磕磕碰碰地跑向钟情,却被许慕甄伸出颤抖的左手拦住,她的语气中也带着些哽咽。

  “别去,这,是他们两个的战斗。”

  吴道从烟尘中摇晃着站起,他的脸上带起一抹疯狂地笑容,摸了摸自己胸口的裂口,暗红的血液被他的舌头包裹着咽下。

  “哈哈哈,钟情。你又变强了!真好啊,真的很好,来,继续啊,嘿嘿。”

  钟情面无表情地拔出了三根骨矛,闷哼着没有出声,内气将伤口暂时封住。钟情抬着剑,长长呼出一口气,剑闪!

  吴道在中远距离的威胁远比自己要强,除了藏剑有出以外,钟情没甚别的手段能够在远距离一锤定音,可吴道的攻击又源源不断。

  通天剑又一次划过了骸骨铠甲,烟尘还未散去,吴道扛着通天剑的斩击狠狠地抱住了钟情,少年人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

  虽然吴道的自杀傀儡有些难缠,但自己也不是完全没有应对的办法,通天剑如切豆腐般割开了骸骨铠甲,钟情脚底发力,醉杀三千场!

  剑气风暴出现,伴随着执剑神意,原本就锋利狂暴的剑气风暴显得更加的不可阻挡。钟情在风眼中隔绝了内外。

  吴道说的确实是实话,他已经没有傀儡可以用了,傀儡制作不易,操控也颇为耗费心神。只有六合的他,能开辟出这种天下从来过的体系已经称得上一声天之骄子了。

  但是他有种感觉,等自己到了立道又绝对是另一番模样,看着剑气风暴肆虐着无可抵挡,他眼里闪过一丝无奈。

  这种攻坚真的不是他的长处,尤其是面对这种大威力大范围的招式,自己的手段还是有些捉襟见肘,只能躲得远远。

  找寻不到吴道的身影,剑气风暴渐渐散去,钟情的脸色有些发白。虽然自己已经进入了六合,内气的量也有所增幅,但醉杀三千场的消耗还是他的招式中最大的几个之一。

  嘴角的鲜血还没干,钟情只觉得伤势有些要压制不住的灼烧感,大口地喘着气,冷冷地警惕着周围。吴道知道拖不下去了,如果自己再不出来,钟情绝对要开始嗑药疗伤了。他不这么做,也只是因为想和自己来一场公平的对决而已。

  但吴道又何尝不是呢,他从来没有对钟情用过什么阴损手段,就是因为钟情赢得了他的尊重。和这种人战斗,吴道更渴望真真正正地取下对方的头颅,以证明自己的力量。

  他浑身伤痕地走了出来,刚才那记双飞燕可以说是让他伤的不轻,那种神意让他感觉自己如果被正面命中,绝对是一尸两段的下场。

  但是钟情的状态也绝对没有表面上看的那么轻松,自己的死蛇神意绝对不是简单的让人恐惧,专门针对精神的噬灵蛇已经开始腐蚀他了。

  吴道兴奋地舔了舔自己的指头,带着变态的笑容向冲去。两根骨刃自小臂弹射而出,他整个人高高跃起,骨刃在前,朝着钟情,带着全身的力量直直坠射。

  钟情看着吴道的神色和动作,摇了摇头,这家伙两三年了,一点变化都没有。还是那么病态和疯狂。但他手上动作也不慢,看着吴道的运动轨迹,他由原本的点阳改成了崩心。

  两根骨刃被吴道疯狂的增殖压缩,直接撞在了通天剑的剑尖上,两个人毫不相让的互相用力,一如当年二人的那场战斗般,吴道带着丝追忆的神色舔了舔自己嘴角的鲜血,桀桀怪笑着。

  “钟情,你还是和当初一样有趣,嘿嘿,今天就暂时放过这个书生了,但你要知道他就算能活着进京,也不一定能活着回澜州。”

  说罢,吴道直接在空中抵着通天剑借力向前,整个人的形体仿佛柔弱无骨的蚯蚓一般翻转,脚下骨刃刺出,划向钟情。

  钟情脸色不变,崩心一收,绕云环的动作避开了冲他面门的两柄骨刃,剑气圆环带着嗡鸣声摩擦着空气直冲吴道。

  吴道身前层层骨甲叠加,钟情这一招之后只觉得浑身无力,精神上的那种耗损让他察觉到了不对劲,沉声问道:“你用了蛊,为什么会有神意?这股神意又是怎么回事?”

  吴道疯笑着,剑气圆环近在眼前,高速旋转的剑气带着神意一层又一层的摩擦着不断增殖的骨架,他的脸上有潮红。自从回了京城就一直在干脏活,虽然不是没有对手,但确实少了那种刺激感和引人高潮的兴奋。

  “嘿嘿,我是拿了白骨祖蛊,但谁说我就一定要和它共生了?我的神意?唔,我比较钟意死蛇这个名字,你觉得呢?死亡之蛇哦~”

  钟情的剑心变得狂躁了起来,在他的识海中爆发出了极强的剑意,仿佛在捍卫他的识海。噬灵蛇面对着小剑的舞动挥斩,嘶嘶吐着信子试图反抗,但二者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存在。吴道自然感应到了自己的噬灵蛇在钟情的识海内被斩杀。

  看着身前的圆环剑气散去,但自己的胸膛本就在双飞燕的攻击下被撕裂,又因为这一击已经有些糜烂了。骸骨铠甲可以护住自己的躯干,但那股不破不休的执剑神意却透过了他的防护,冲击着他。哪怕有六合铠也只能减弱这种伤害。

  带着似有似无的揶揄,吴道一边吮着自己刚从胸口抹下来的碎肉和血液,一边嘟囔着:“不愧是名门大派的子弟,手段真多哇。连识海里都有防御禁制,厉害,厉害。”

  钟情脸色凝重,这家伙承认了自己拥有神意,却罕见地没有炫耀,说明这才是他最重要的杀招。自杀傀儡只能算是吴道给他的惊喜,他口中的死蛇神意或许才是之后和他在京城一战的关键。

  两个人斗了四次,第一次虽然平了,但是自己骗过了他算自己赢。第二次,虽然自己被围攻,但再怎么样也是他救了自己算他赢。第三次,和那个家伙一路从滇南逃回沐春府,比谁杀的多,他赢了。这一次,又算是自己赢了,可以说是平局。

  看着吴道走远,钟情也没追,他自己也是强弩之末。躯干三个洞虽然有内气在止伤,但那种火辣辣的痛苦做不得假,更何况精神上的那种枯竭感和疲惫感让他根本提不起力气来。追上去很容易变成两个人一起死,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默默地盯着吴道踉跄的背影,钟情垂直眼睑没有出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