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五十八章 建邺府

第五十八章 建邺府


  七月流火,初秋的雨点打在地上洗去了天地间的浑浊闷热,宽阔深沉的护城河水静静的被打出点点涟漪。

  建邺府的城门口行人如织,车马密集。疲惫的驽马打着响鼻,缓慢地拉动着满载着茶叶,粗盐和粮食的两轮货车。

  看着眼前形形色色的各类人,钟情感叹了一声:“不愧是国都,光是在门口就能感觉到比其他地方繁华了不止一筹。”

  许慕甄倒是有些好奇地朝伊笑发问道:“小伊笑,为什么建邺府叫京城啊?”

  这半个月的路程让伊笑充分发挥了他博学多才的一面,很多问题和典故连钟情都不知道,在伊笑的嘴里却是最简单的知识。

  伊笑微微笑着说道:“建邺府在前汉其实叫平京,也是当初汉帝国的首都。前汉覆灭以后,大魏依旧定都在这里,只不过京城这个俗称大家喊了太多年了,一时改口也不习惯,所幸就一直这么叫。”

  钟情有些疑惑,这么做不会犯了皇族的忌讳?但是他不太关心这个事情,对他来说,到京城以后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血祭事件。他对皇位的更迭和从龙之臣的权力没什么兴趣,但是不把血祭的事情问个清楚,他实在是难以安心。

  看着伊笑老老实实的在那排着队,钟情笑了笑,拉着他越过人流,一路走向门口。

  建邺的城门卫相较于其他州显得更加英武,披甲携弩没有丝毫的松散。看着走上前来的三人。一名城门卫横剑冷声道:“去排队。”

  钟情笑了笑,只是轻声说道:“在下钟情,有急事要去见刘守稷,还请行个方便。”

  那城门卫打量了他几眼,沉默地让开了位置,伊笑瞪大了眼睛,他只见过真正的六部大员和八百里加急能够让城门卫让路,没想到。

  “钟兄,真的厉害啊,用脸就能让京城城门卫让路的没几个人啊!”

  听到平日里常常和自己斗嘴的少年带着崇拜的语气夸赞,钟情不自觉露出一抹微笑,却马上又被娇美的少女拉到首饰店里看着琳琅满目的饰品头晕目眩。

  其实见刘守稷是个大事,但是不急,很多事情都是急不来的。只不过是他单纯的不想排队,他没有社恐,但是人一多总会觉得不舒服甚至有些气闷,也仅仅只是这样而已。

  在给少女买了好看的首饰胭脂,陪着少年把他的书单全部凑齐以后,钟情百无聊赖的跟在兴高采烈的两个人身后。建邺的繁华和烟火气让他很欢喜,但一想到马上要面对的波谲云诡的局势,就让他没心思再开心起来。

  看着路边奔跑的孩子,吆喝叫卖的小贩和行色匆匆的路人,钟情一时间有些失神,他不知道如果是太子登基的话,这天下会不会繁华太平。但三皇子,就凭他血祭百姓这一条来看,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一只手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钟情猛地回神转身,只看到了一张面色冰冷的脸庞,板正的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

  “你是?”

  “你刚才不是还在城门口说赶着要见我吗?怎么?现在不急了?还有心思陪你的小娇妻和小朋友逛街?”

  听着来人极不客气的话语,钟情瞬间明白了这个满脸冰冷的男人是谁,他拱手笑了笑道:“见过副都御史大人。”

  由于历代绣衣御史的功绩和地位以及绣衣司的特殊性,整个大魏官员体系里,带御史字眼官职从来都只有三个,一个绣衣御史,两个绣衣副都御史。历代御史都是皇族中人来担任,只有这一代的绣衣御史不是,但也是通过驸马的身份才上位的。

  刘守稷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道:“蜀州那次你算是帮了我,所以滇州的祸事我去给你擦屁股了。但你不是个安分的人,没什么事的话不要在建邺久留,尤其是这个时候。”

  他口中的“时候”二字咬得极重,钟情也不是什么傻子,他虽然不知道自己在蜀州怎么帮了他,但就从滇州蛊族叛乱通天剑派没有受到任何压力来看,刘守稷可能确实出了力。

  钟情洒然的笑着回应:“恐怕副都御史大人要失望了,我还真是有事才来建邺的,而且,和他有关。”

  看着钟情手上比着三,刘守稷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他不管眼前这个家伙到底是因为什么掺和到皇族之间的事情来,但他显然就是个不稳定的炸弹。

  蜀州官场的元气大伤,滇州蛊族的叛乱都和这个家伙不无关系。至于自己去年在滇州平乱的时候,通天剑派那个叫张啸宇的家伙还极其厚脸皮的拿赤陨精当条件换取通天剑派出手。刘守稷都不用想,肯定是钟情去泽州找了心铸流的老家伙。

  也正是因为滇州的事情,刘守稷对钟情的感官都有些好坏参半,要不是有蜀州的事兜底,钟情估计已经被他划到了黑名单里。

  “风流剑,你是觉得你在我大魏国都也能肆无忌惮吗?就算你是下一代剑主,我说把你送到牢狱里也没人会说什么,到时候败了你通天剑派的名声可别怨我。”

  两个人靠的极近,刘守稷压低了声音对他面前的青年警告着,钟情微微一笑,不卑不亢地回应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刘大人要失望了。我来这,刚好就是有一件震惊天下的大事要做,而且,事关皇族颜面哦。”

  两个人寸步不让的针锋相对着,走在前面的少年和少女一回头却突兀地看见,钟情和一个看起来就生人勿近的陌生男人几乎要抱在一起一般,少年赶忙跟着少女跑了过去。

  “师兄,这位是?你们靠那么近干什么?”

  许慕甄当然知道自家师兄不会喜欢男人,只不过两人散发出的气场有些让她心惊,普通人感觉不到,破军的她还是能感觉的到的。

  钟情拉过许慕甄笑着向她介绍道:“师妹,这位是当朝绣衣副都御史刘守稷刘大人。”

  许慕甄面露吃惊,却反应极快,盈盈一礼道:“民女许慕甄,拜见刘大人。”

  刘守稷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正准备开口告诉他们自己不在乎这些繁文缛节,伊笑带着崇拜的眼神马上凑到了他跟前。

  “真的是冷面绣衣刘大人本人啊!刘大人您好,我我我,我最倾佩的就是您了,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钟情和刘守稷都是一脸地懵逼,眼神里带着嫌弃看着对方。刘守稷想知道为什么钟情会带个傻子出门,钟情则是觉得伊笑不崇拜自己而崇拜这个冰块脸属实瞎了眼。

  但经过这么一打岔,本来有些紧张的气氛有所缓和,钟情拎着伊笑的后领把他扯到身后对着刘守稷道:“刘大人,今天我们刚刚进建邺,还要安顿一下,本想今夜上门,但夜里估计还有人再等着我,明日一早我再去绣衣司找你,如何?”

  刘守稷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