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六十二章 冷面绣衣

第六十二章 冷面绣衣


  看着被自己破坏的凌乱不堪的四周,钟情有些失神,他知道自己这次算是栽了,被对方算计的死死的。

  精神有些虚弱,但还是强撑着身子等待绣衣司的到来,出现这种情况的武斗,已经不是夜巡卫能偶解决的了。

  伊笑急匆匆地赶了下来,对着钟情焦急地说道:“钟兄,不行你和我一起跑吧,咱们去澜州。你在京城闹得这么大,还伤了百姓,哪怕通天剑派也。。。也。。。”

  他支吾着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最后地话语,钟情有些虚弱地笑了笑,安慰道:“没事的,这件事绣衣司和通天商行会摆平的。你不用担心”

  伊笑担忧地看着这个仿佛能够摆平一切的男人,哪怕他已经虚弱地杵着剑,身影依旧在伊笑的心里无限的放大。

  少年书生知道,今晚的事情肯定也有自己的因素在,哪怕对方针对的是钟情。他眼里泛着光,内心出现了强烈的冲动,百无一用是书生,自己现在也许什么都做不到。但以后,绝对不会只活在他人的保护中。

  先到的夜巡卫小队看到街道上杵着剑被少女搀扶着的青年,带头的队长一声令下。

  “抓了,全部带走!”

  钟情冷冷地看着眼前的数名士兵,轻描淡写地开口道:“在下钟情,风流剑的名号你们应该都知道。我不想让自己的剑上多出几条无辜的生命,你们最好还是等绣衣司来再说。”

  那队长闻言,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忌惮,但一想到自己得到的前途和钱途,狠厉地坚持道:“钟情,你违反宵禁,在城中动武,夜间伤人已经是数罪加身,莫非还要抗拒执法?我劝你不要自误!”

  钟情知道眼前这个家伙绝对不是在秉公办案,不然也不至于问都不问一下情况就要把自己带回去,他低着头,缓缓抬起通天剑。

  上前的士兵们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青年轻轻挥动着通天剑,他们身前三尺就出现了一道剑痕。

  “越线者,死!”

  那小队长有些羞恼地大喊道:“给我拿下这个目无法纪的暴徒!”

  强大的神意扑面而来,哪怕钟情的识海受创,也不是这群最多只是闻物的普通士兵可以抵抗的。感受着那冰冷肃杀的执剑神意,没有一个人敢再上前一步。

  那小队长冷哼一声,狠狠地说道:“好好好,好得很,钟情,通天剑派的传人对待大魏法律就是这么个态度?你们要造反吗?真当我大魏无人?”

  钟情只是轻笑一声,还没说话,就有一个人拍着小队长的肩膀,声音没有丝毫波动可言。

  “你还代表不了大魏的态度,不要随便乱扣帽子。”

  小队长回头刚想喝骂一声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就看到了一双黝黑的眸子里没有丝毫感情的看着他,板正的脸上冰冷如铁。他瞳孔一缩,赶忙后退,躬身作揖道:“见过副都御史大人。”

  刘守稷淡淡的说道:“玩忽职守,让三条街道空虚了半个时辰。不遵夜巡条例,不问缘由就直接拿人。无视下属生命,强行命令他们面对六合强者。自己回去领罚吧,这里的事交给我。”

  小队长唯唯诺诺地不敢吱声,眼底闪过一丝不甘,差一点,就差一点。只要他激起钟情和夜巡卫的矛盾,一个校官是绝对跑不了的,可惜刘守稷来的太快了。

  “诺。收队!”

  看着不甘的小队长带着夜巡卫小队离开,钟情朝刘守稷讽刺地笑了笑。

  “副都御史大人,保卫大魏帝都的就是这种货色?钟某人真是长见识了!”

  声音没有丝毫的遮掩,随着轻快的夜风传到了每一个夜巡卫的耳边,众人面色涨红,跟着小队长没有停下继续走着。

  刘守稷的话语一如既往的平淡而没有波澜。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难免会有几个蛀虫。无知的不过是最底层的人罢了,被人当刀用还觉得自己在维护安稳与和平。”

  没有丝毫遮掩的直接说出这样的话,那夜巡卫小队的士兵们各个都面露不平。走在最前面的小队长眼里有着怨毒的神色,他在心底暗骂着如果有机会,自己绝对要让这两个家伙好看!

  钟情倒是对刘守稷高看了一眼,能毫不避讳地当着说出这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