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六十四章 三皇子与七星道门

第六十四章 三皇子与七星道门


  伊笑能够感受到整间房间里温度似乎都下降到了冰点,沉默的两人不约而同地释放出了自己的神意,紧闭的房间里气流开始涌动。

  感受着如同微风般轻抚自己脸颊的气流,伊笑嘴角抽了抽,这两个家伙,在这里都敢动手?

  刘守稷默默感受着钟情的执剑神意,那种绝不服输的少年气里有着别样的执着,让他仿佛看到了手里持着三尺青锋的少年不顾众人阻拦,一路向前。那少年转过身来,是钟情,也是他自己。

  微微的失神并不影响他的神意与执剑神意碰撞对冲,那股仿若天潢贵胄般贵不可言的气势甫一相碰,就如裹挟住了执剑神意。

  钟情眼底有些凝重,刘守稷的神意给他的感觉像是天空般恢弘,却又有着阵阵人声鼎沸的热闹。如果说钟情的神意是少年的锐气执着,张克己的神意是无敌天下的霸道,那么刘守稷的神意便是真正家国天下的王道。

  执剑神意仿若一叶扁舟般在连绵不绝如狂涛般的冲击中死死地坚持着,钟情微微有些冒汗。他见识不算少,有的神意攻击识海,有的神意压制精神,这些他都见过,但能够让人不自觉产生诡异认同感的神意,他是真没见过。

  刘守稷眸子亮了亮,他的王道神意虽然不至于如同催眠洗脑般立竿见影,但隐蔽植入识海的对大魏的认同感还是会让敌人在他引爆种子的那一刻迟疑,而生死之间,迟疑一瞬失去的就是一生。

  可钟情不一样,他感觉种子在进入钟情识海的那一刻,就被一柄利剑斩碎了。钟情眯着眼睛,他现在越发讨厌这些能够偷偷摸摸进入识海的神意了,哪怕上次因为吴道让自己对剑心的掌控更上一层楼。

  心底暗暗骂着这些家伙的神意看着简单,却一个比一个离谱,操控着执剑神意直直攻了过去。仿若遗世独立的剑仙与人间格格不入一般,执剑神意一点一点地割裂开刘守稷的王道神意,停在了他面前。

  刘守稷感受着来自第六感的示警,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不错,二十岁的年纪能够到这个地步,你已经证明了你有能力在这个烂泥潭里翻滚。”

  钟情一愣,什么意思?他是觉得自己不配参与京城的事情所以才和自己以神攻对神攻?伊笑则是颤颤巍巍地说道:“你们打归打,钟兄,那个,你手链崩了。”

  钟情猛然回神,看向自己右手手腕上早已经空空如也,许慕甄在滇州买了各色的玉石,一路上一颗一颗给他打磨编织而成的手链已经脱落在了地上,玉石颗粒散落了一地。

  他根本没在乎什么形象,赶忙弯腰去捡起落在地上的玉石,每一粒都用自己白色的衣衫轻轻擦拭后小心的收到了玉佩中。

  刘守稷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一幕,关于钟情的情报从来都离不开许慕甄的名字,但真见到了蹲在自己身前毫不顾忌形象和刚才交锋地捡着东西的青年,刘守稷终于知道那执剑神意所执着的是什么了。

  静静地等着钟情把东西都收拾好,刘守稷开口道:“送伊笑回去的人已经安排好了,他们会把伊笑安安稳稳地送回去。”

  伊笑好奇地插嘴道:“可是到底发生了啥?我连信里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回去了?”

  钟情和刘守稷极有默契地撇了他一眼,没理会他,刘守稷继续道:“至于信里说的事情,等他走了我们慢慢聊。”

  伊笑看着眼前两个刚才还针锋相对的家伙现在都是一副你没必要知道那么多的样子,不由得心头一阵委屈。

  送信的是他,被追杀的是他,劝架的是他,到现在,被隐瞒的还是他。如果上天能给他一个变强的机会,他绝对不会有任何犹豫。

  心里mmp的伊笑脸上还是笑嘻嘻地说道:“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走。”

  钟情从玉佩里拿出了自己的行走令给他,笑着说道:“回了东海府,有麻烦就带着这个去找通天商行,报我名号就行。”

  伊笑有些感动,犹豫地说道:“钟兄,这太珍贵了,我。。。”

  他知道钟情的意思,或许在官场和商场上没什么用。但在武力上,通天剑派真没几个摆不平的,更何况给他承诺的是下一任剑主。

  钟情走上前拍了拍书生的肩膀,笑着道:“没事的,这半个月来你的表现确实让我欣喜和你同路,咱们明年见。”

  伊笑鼻头一酸,这半个多月以来全都是他麻烦钟情,到了建邺想请他吃顿饭也没成,临走了还要人家送东西。

  钟情看着眼前这个还带着些许青涩的书生,露出了微笑。

  “别难过啊,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我就不送你了。还有,这是许慕甄送你的平安符,我们在云梦府的时候买了一些太一道士们做的小玩意。”

  接过钟情手上的令牌和护身符,伊笑匆匆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他怕让钟情看到自己难过的样子。

  钟情望着伊笑的背影,对着旁边的刘守稷调笑道:“还是年轻好啊,起码离别时还知道伤感,我都快习惯就这样飘着喽。”

  刘守稷撇了他一眼,轻描淡写地开口,却直戳要害。

  “装什么老气横秋,你才多大?再说了,没有许慕甄,你能习惯?”

  钟情笑了笑,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这个道理。只要有许慕甄在,两个人在哪钟情都不觉得孤单。

  他没接这茬,而是问道:“所以你知道三皇子在血祭百姓?”

  刘守稷点了点头,没什么情绪变化。

  “有些线索和猜测,但没什么证据。当初我给南方各州下发秘令就是想要抽丝剥茧,结果你闹的太大了,我那皇兄怕事情暴露,收手了。”

  钟情舒展眉头恍然大悟道:“我就说怎么整个蜀州绣衣司的态度突然就变了,原来是你啊。”

  接着,钟情又问道:“所以,三皇子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你就看着他肆意妄为?”

  刘守稷知道重头戏来了,缓缓开口道:“首先,你要知道七星道门和三皇子的关系才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