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六十七章 史诗的高潮开幕

第六十七章 史诗的高潮开幕


  悦来酒楼在尤鸣的管理下向来不会被质疑执行力的问题,早早把擂台搭建在酒楼旁边,原本的几间埔子已经被尤鸣盘了下来。

  短短一个月不仅把这四五间铺子推倒重建成了一个巨大的擂台,还留足了给人观战凑热闹的空地,当然,最佳的观赏位还是在悦来酒楼靠擂台的几个雅间。

  所有的一切准备工作都交给了悦来酒楼负责,而钟情和通天商行只需要负责广发战帖,贴子里的口气也很大。钟情直言不讳的挑衅天下高手,求他们赐自己一败。

  十一月的寒风已经开始在建邺城内随意穿梭,青年依旧穿着一袭白色的袍子,看着面前这个亦敌亦友的商人,仿若随意地问道:“所以,我的第一个对手是?”

  尤鸣揣着手,穿着厚重的大衣,脸上有些通红。他没有修为,打着冷颤看着钟情和他旁边的中年男人,苦笑着说道:“三皇子殿下说了,钟行走想找七星道门的道长来当垫脚石也不是不行,要看你们能给出什么。”

  、钟情笑着摇了摇头道:“三皇子未免也太过贪婪了一些,这事本就是你们主动寻求的合作,出力的是我。再说了,我要是输了,那就是给别人扬名,你们呢?你们不会有任何损失,甚至付出的也很少就能分三成已经很不错了。”

  三七分账是刘志祥和尤鸣谈好的,在整个摆擂期间,一切的后勤和安保都交给尤鸣来做,通天商行和钟情只负责两件事,发战贴,战斗。

  但这位能做到通天商行在京城的负责人,手段自不必说,矮小富态的身材和脸上的笑容根本让人看不出来这家伙曾经在通天剑派学过剑。

  刘志祥脸上带着乐呵呵的笑容道:“哎,尤掌柜这话说的,什么垫脚石啊,我们家少剑主就是想和七星道门的道长切磋一下而已。再说了,咱们在哪摆擂不是摆,你们想多吃一口小心没得吃。”

  钟情和三皇子不对付,通天剑派和通天商行的整体态度自然随着他的态度来,反正大家也只是利益上的盟友,真有机会,通天商行恨不得直接吞了尤家的生意。

  尤鸣有些犹豫,其实三皇子已经同意了,而且也安排了七星道门的人来。三皇子根本不觉得钟情能在京城翻起什么风浪,武力值在官场就是个笑话,除了那几位,没人敢说能保证不被皇族龙气反噬至死。

  动不了武的钟情,在三皇子眼里,不过是一个不能弄死的烦人精罢了。至于血祭,就算钟情知道什么还告诉了刘守稷又能怎么样?只要自己继承大统,一切污点都不复存在,就算到时候钟情成了通天也不可能随意杀了他这个大魏帝君。

  如果自己失败了,那再善良正直也没什么用,这一直是三皇子的想法,他也是这么做的。这也导致了他手底下的人全都是些唯结果论者,不择手段,只要能够达成那个目标,他们完全没有任何底线可言。

  尤鸣也正是如此,哪怕他现在可以直接同意,依然希望能够获得更大的利益,只要这次合作没有黄了,他们怎么都是赚的。

  “刘老板这话说的,殿下每天节衣缩食为天下忧心,我们手底下这些人哪敢铺张浪费,这擂台和之后的花费可谓是耗损极大,还请你们高抬贵手啊。”

  看着卖惨的尤鸣,刘志祥脸色不变,笑嘻嘻地说道:“没事的,尤掌柜,有舍才有得嘛,不把三皇子殿下的几个高手拉出来溜溜,谁能知道是个什么货色。”

  这话基本上已经是指着鼻子骂人了,尤鸣眼底闪过一丝愠怒,但现在让他挥袖而去是不太可能了。人家可以随便找个理由往其他空地上一站说是设擂点变了,也不会有什么人在乎,他们可不行。

  钟情语气温和道:“刘师兄,不必咄咄逼人。如果真的找不到七星道门的道长也无所谓,合则两利的事情没必要这样。”

  看着眼前一个白脸一个红脸的两个家伙,许慕甄极力地憋着笑,食指在钟情地手掌上一个劲地画圈。钟情直接捏住她的小手,也没管脸色有些变化的尤鸣,低笑着说道:“师妹啊,没找到师兄想要的对手,待会我随便打两场咱们就去逛逛吧,昨天我看见一条裙子可漂亮了,你穿上肯定很合适。”

  许慕甄小脸微红地点了点头,在钟情耳边嘀咕。

  “师兄,你好坏啊,那我当挡箭牌,尤掌柜脸色都变了。”

  尤鸣脸色怎么可能不变,当初发出去的帖子上可是印了悦来酒楼的印子的,他们也大肆宣传了一个月。到时候要是没在这办,或者办得不好,脸都没了。打他的脸无所谓,但落了三皇子殿下的脸面可不是小事。

  “钟行走,咱们有话好商量,其实我刚才就是开个玩笑,七星道门的道长早就准备好了。”

  钟情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着尤鸣道:“哈哈,我也是和尤掌柜开玩笑的,这种大事,我怎么可能懈怠呢。”

  尤鸣内心在疯狂吐槽着眼前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最烦的就是这群剑修,鬼知道他们下一秒会做什么。只不过马上就有幽幽的声音响起。

  “师兄,意思你说的漂亮裙子是在开玩笑喽?”

  刘志祥和尤鸣都带着笑意看着吃瘪的钟情不停地和少女解释着什么,只不过一个是姨母笑,一个是大仇得报的快意。

  随着人群的聚散,钟情终于走上了在帖子上定好的时间走上了擂台。束起的头发被扯散,白袍在内气和寒风的鼓吹下舞动着,笑容渐渐淡了下来,端的是一个潇洒出尘的剑仙姿态。

  他右手拍了拍剑鞘,通天剑在剑鞘中兴奋地低鸣。

  台下开热闹的百姓早已在一个月的宣传攻势下蜂拥而至,人头攒动着挤得不可开交。

  “花生瓜子竹筒茶,脚抬一下啊,都让让,让让。”

  “别乱摸,臭流氓!”

  “别挤啊,再挤我要上去了!”

  看着台下的人声鼎沸,钟情的声音在内气的加持下穿的极远。

  “在下钟情,通天剑派当代行走,师承通天剑主,求各位江湖高手赐我一败!”

  远远的街道口,挎着刀的青年对旁边的友人瘪了瘪嘴,啐了一口道:“哗众取宠!”

  悦来酒楼的雅间里,文质彬彬的中年男人看着擂台上的青年眼底有一丝赞赏。

  无数的江湖好手在收到帖子或者消息的时候就向建邺聚集,张克己曾经一家一家打上门,这个青年便直接邀战天下,他们都在书写着属于自己的史诗。

  哪怕不能与之一战,光是见证,便与有荣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