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六十八章 玉衡主

第六十八章 玉衡主


  “贫道七星道门当代玉衡,前来讨教。”

  白发如雪的中年男人在人群中几个闪身,就登上了擂台,面色愁苦。

  其他几个想要第一个上场的修士暗道一声晦气,第一个上台的就是当代玉衡,那么后面的绝大多数人都再没有资格挑战钟情了。

  作为第一个上台挑战的人,哪怕再弱也会被记录在关于钟情的史诗里,这对于任何一个江湖人来说,绝对是个好机会。

  七星道门的门主和副门主是立道高手,两人很少抛头露面。经常在天下走动的多是七星主,每一个七星主都起码是六合修为。

  七星主的强弱按照北斗七星的顺序来排名,最强的是天枢,最弱的则是摇光,但哪怕是摇光主在江湖中也不是弱手。

  看着面前发质枯燥的玉衡主,钟情内心升起一抹惊奇,这是他第一次见人亏损寿元亏损的如此严重去还没有死亡的。以往遇到的多是直接把自己整个人给献祭了,一招之后横死当场。

  如同七星道门这般够将献祭的代价缩小却能完整获得献祭实力的门派实在是少之又少,钟情也是第一次和这种敌人对决,眼里止不住的兴奋。

  玉衡主看着眼前跃跃欲试的青年,心底有些苦涩,自己在江湖里闯荡了大半辈子,到头来却要给一个毛头小子做嫁衣。

  要不是为了更进一步,谁愿意给别人当打手呢?

  心底微微的叹息着,面色显得更加愁云密布。

  “玉衡道长,钟情初出茅庐同阶未曾一败,小子希望道长不吝赐教。”

  “钟小友客气了,我,唉。”

  欲言又止的玉衡主终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知道自己哪怕经验上远丰富与对面的青年,胜率依旧只有四六开,他四。

  一想到自己在这场比武后的后果,玉衡主更是面色愁苦。慢慢地摆开了架势,那股气势蔓延开来,离擂台稍微靠近的众人都能感到心悸。

  钟情脸色凝重地看着玉衡主,这种感觉,似乎他在享受每一点逝去的时光一般。

  台下众人也在议论纷纷,悦来酒楼在旁边专门开设的盘口更是人潮汹涌,所有人都在抓紧最后的时间下注押码。

  从胜负到先手,回合数,重伤轻伤不一而足,几乎囊括了任何可以下注的地方。这事不知道更新了多少代才有的最全面的比武盘口,从未有过差错。

  “风流剑这两年战绩最次都是平,平的还是张克己道长,这场风流剑赢定了!大家伙信我就跟我一起啊!”

  “放屁,风流剑再怎么样也终究也只是同辈逞英雄,玉衡主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输给风流剑。”

  “兄弟,这话就不对了,年少有为的多的是,别拿年龄说事啊。”

  “哼,我七星道门玉衡主是风流剑可以比的?我们押二百两玉衡师叔胜!”

  “纯路人,有一说一,不引战,玉衡主必败。”

  几个正在下注支持自家星主的七星道门子弟怒视着说出这话的年轻人,可定睛一看只能暗自在心中怒骂,嘴上却说不出话来。

  身穿鹰头绣衣的少年抱着刀,笑嘻嘻地吹着口哨看着那几个家伙离去,对着负责收钱的伙计道:“押钟情胜,五十回合内,玉衡主先手,钟情轻伤,各五十两,别记错了。”

  那伙计听的一愣,赶忙将少年押注的几项一一记下来,收了少年扔过来的银票,递了个号牌回去。

  少年揣着号牌吹着口哨向悦来酒楼走去。

  擂台上,钟情已经释放出了执剑神意,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凝聚在了一起。虽然只养了一个月的剑,但也足够了。

  玉衡主看着钟情的架势,知道他没有抢攻的打算,自身神意放出,七颗大星哪怕在白日之下依然笼罩了整个擂台。

  台下有人惊呼出声。

  “是七星神意的星域,据说可以定方,乱季,甚至逆转时空!”

  “兄弟,你假酒喝多了吧?你见哪个七星道门的道士能逆乱时空的,能乱季的也就那么几个好吧。”

  钟情眯着眼睛看着笼罩在整个擂台上散发着光芒的七颗大星,执剑神意爆发,如同向苍穹宣战一般直冲星顶。

  玉衡主左手掐起一个法诀,整个人如同瞬移一般出现在钟情左侧,右腿周围的空气开始模糊,如鞭般踢出。

  钟情反应极快的用左臂挡住了这一记鞭腿,却感觉到极高的温度直接让自己的左臂烫伤,他想要拔剑而出。

  玉衡主却法诀一变,又回到了原地。

  钟情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这是他前所未见的战斗方式,神意上的对决早就在那一瞬无疾而终。那七颗大星似乎真的如同苍穹上的北斗七星一般飘渺,执剑神意触碰不及。

  “这就是七星道门的定方和乱季?”

  玉衡主点了点头,定方是七星道门登堂入室的标志,在自身的星势笼罩范围下,方位唯我,我即是方位。消耗的是自身的内气,内气消耗完了就消耗精气神,乃至于寿元。

  至于乱季,每个人对于四季的理解不同,也就导致了每个七星道门门人的乱季所带来的效果不一,就以夏季而言,玉衡主的是高温炙热,那位七星道门首席鄢雨的夏季却是大日凌空。

  只不过,内气根本不能支持乱季的消耗,七星道门的道士在使用乱季的时候,往往都是消耗自身寿元,毕竟战斗中消耗过多的精气神也是大忌。

  通天剑鸣叫着出鞘,钟情对着整个擂台疯狂挥剑,剑气四散而出,狂暴而锐利的锋刃让人看着都觉得眼睛生疼。

  斩我三千愁!

  既然你能在这片区域随意变换方位,那我就让整个星域都充满剑气,这样你还能躲闪吗?

  藏锋有出所蕴藏的精气神伴随着斩我三千愁乱刃而出,爆裂的剑气在轰鸣,在狂啸,玉衡主脸色微微发苦,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动真格的了。

  只见他双手掐起法诀,整个星域内的瞬间充满了生机,草木疯涨而出抵住了一道又一道的剑气,哪怕被割断了,也会有新的草木生长而出,源源不断。

  看着逐渐被消磨一空的剑气,钟情没有继续动手,面上露出了惊奇的神色,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又多了些许皱纹的道人,这手段确实惊人,可惜副作用实在是太大了。

  玉衡主苦笑地解释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钟情点了点头,摆好剑势,就是一记剑闪。

  玉衡主瞳孔骤缩,确实直接以定方瞬移到飞射而来的钟情的身后就是一记手刃直劈钟情脑后,那手刀上覆盖的惊人寒气竟然凝聚成了一把锋锐的冰刃。

  钟情背对着玉衡主露出了一抹微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