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七十章 剑破七星

第七十章 剑破七星


  玉衡主脸色发苦地感受着自己所剩不多的内气,数十次交锋之下,自身内气已经接近枯竭。

  再看看钟情,虽然几度交锋看似凶险无比,但根本上没受什么创伤,哪怕是由万里秋伤为核心的组合杀招都被他给破解了。

  玉衡主狼狈地闪过一道斜斩而来的剑气,这一次他没有再用定方。

  钟情眼底有一丝精光闪过,胜利的天秤已经偏向自己了,剑闪起手,直扑玉衡主。

  脸色难看的玉衡主知道今天彻底要交代在这里了,想到三皇子的话,他更是内心无比的悲愤。自从国教之争失败,七星道门已经失去了和三皇子平等对话的话语权。

  既没有通天兜底,也和国教之位擦肩而过,对三皇子来说,七星道门的价值已经大大减少。而已经上船了的他们,为了未来,只有最大限度的展现出自己的剩余价值,才能够在可能的将来中,分一杯足够多的羹。

  抬手唤出冰盾挡住这一招斩击,玉衡主掐起法诀,整个人气势大涨的同时,脸色彻底变得冷淡了起来。

  钟情抬着剑看着眼前的玉衡主,那股不断提升的气势让他有些心惊,整个人一个后跳脸色凝重,第六感在疯狂的警示着他。

  只见玉衡主不再掐动法诀,定方的瞬移让钟情根本反应不过来,一手冰刃一手炙拳从钟情身后而来。

  钟情凭借着直觉一个苏秦背剑挡住冰刃的下落,炙热的拳头打破了六合铠,直击钟情后背。

  这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幕让台下不少人惊呼出声。

  叶璇彻底收起来了自己玩世不恭的样子,有些惊诧地朝刘守稷问道:“师兄,玉衡主这是?”

  “七星道门的秘法,这场战斗有意思了,玉衡主估计是不要命了。你去吩咐安排一下,加大防护的力度,不要让他们伤了百姓。”

  叶璇身体乖乖地朝豹头绣衣的阵师走去,嘴里却还嘟囔着,说了跟没说一样,就知道让我干活一类的话语。

  刘守稷知道的,钟情当然也知道。

  七星道门的道法多是和北斗七星沟通,从而获取力量。而他们的秘法,也多是偏向于献祭方面的,献祭自己财富,运道,寿命等等。这些献祭百无禁忌,在七星道门的道士眼里,这甚至不叫献祭,而是一种交易,和上天的交易。

  正如七星道门祖师所言,给我足够的祭品,我能打爆苍天。这一道派的道法绝对足够精妙且强力,但在全天下的胁迫下,他们没有办法以他人性命作为祭品成为了最大的软肋。自有七星道门以来,九州但凡出现献祭事件,第一个被查的绝对是他们。

  七星祭远不是什么简单献出性命的道法,它能一层一层剥离出使用者的情绪,精神,乃至于性命,让使用者哪怕失去了这些东西依然能够长久作战到死。

  七星祭为求死之法,有终无止,慎用。想着这一条传了不知道多少年戒律,玉衡主仅有的一丝苦涩彻底消散。

  封存在自己识海中的离恨锁闭合,玉衡主留下的执念彻底接管了他的识海。

  这是七星门人为了防止自身献祭情绪和意识后可能出现的失控等各种状况而创立的道法。给自己的识海上一道锁,在七星祭之前将自己的最后执念融入离恨锁,从而接管身体的掌控。

  因为锁合人亡,故称离恨锁。

  台下的七星道士们声泪俱下,大喊着玉衡主的尊号朝擂台前扑去,却被无情的绣衣卫给拦住。

  钟情心底也开始发苦,刘守盛这次确实给了他一个大惊喜。他想要打蛇上棍,人家就给他来了个死战不休。怪不得人家一点都不担心他接触七星道门,这场战斗之后,七星道门将彻底和钟情结下死仇。

  至于刘守盛,他只不过是要求玉衡主杀了钟情而已,玉衡主的死能怪他吗?七星道门还想做从龙之臣。

  忍受着后背火辣的灼烧感,钟情精神力无比集中地盯着眼前已经走到人生尽头的玉衡主。

  “何必呢?我只不过是想要切磋而已。”

  没有回应钟情的叹息,玉衡主沉默地唤出无数冰锥,如同暴雨倾泻般直奔钟情而去。

  铺天盖地的冰锥在高温下慢慢变细,直到如针般尖锐。一层微弱的隔膜阻隔住了高温的侵蚀,冰针带着尖锐,裹挟着足以烫烂人皮肤的温度直奔钟情而去。

  钟情仅存的内气已经不足以支撑他做出多余的招式,最后的醉杀三千场已经卷起浩大的剑风。扑面的尖锐感让人脸部生疼,头发已经枯败,身躯也看得出明显老化的痕迹。

  漫天的炙热冰针被卷起,风眼处的钟情大口地喘着气,他本想将玉衡主逼的再无内气可用就以一个潇洒的姿态让他认输,这也是最符合托的做法。可谁能想到,这家伙不是托,而是刘守盛给他的祸。

  残余内气刮起的剑气风暴根本无法完全抵挡住这来自四面八方宛若暴雨一般的攻击,钟情身上的白袍开始被血色浸染,焦糊的味道伴随着痛苦让他整个人都陷入了绝境。

  地面突然开始颤动,早已被无数的草木开始攒动,眼泪不受控制地留下。

  识海里的剑心疯狂地斩灭着一幕又一幕的悲伤画面,钟情宛若一个沉沦的看客一般没有任何反应。这画面本就是他自己的回忆,如何能够斩断。

  此时此刻,剑心的示警和所处的险境都没有让沉沦在悲伤里的他清醒。

  那是离别,是害怕,是恐惧。离别父母,飘荡江湖的忧伤;百年之后,孤家寡人,不再风流的害怕;二百年之后,风过黄土再无人的恐惧。

  眼神在暗淡,意识不断沉沦,似乎死在这里,死在亲友之前,死在天下人面前,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最后的关头,剑心激鸣着做出了最后的努力。忧伤与对未来的臆想的画面中出现了三年前意气风发的钟情,月光下的少年看着通天剑主寂寥的背影,在心底诞生了超越通天的野望。

  钥匙在他的手上,仙门早已对他打开。

  钟情的意识开始波动,心底的野望和骄傲让他动摇,怎么能死在这个地方?如同一个笑话一般死去。

  悲伤与畏惧在褪去,剑心如同洗净铅华一般通透了起来。

  草木已经将他彻底裹住,只差最后一瞬的绞杀。

  许慕甄已经慌了神,开始呼喊着钟情的名字,但却没有任何办法。

  刘志祥原本的笑容满面也变得冷若冰霜,他对着尤鸣气愤地质问道:“你们,你们怎么敢?如果钟情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就等着我通天剑派的手段吧!”

  尤鸣此时也有些许懵逼,他还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种样子,但此刻的他显然也意识到了不对。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他也没必要再示弱,冷笑着道:“呵呵,等殿下化了龙,你们还未必能选得出下一个剑主传人,真当全天下都怕你们?”

  叶璇有些担忧地看着擂台上的情景,他可是把下了注的,钟情要是死了,直接血亏一百五十两。

  刚想转头问问自己师兄怎么看,却发现早已没有了踪影,不由得瘪了瘪嘴,暗自祈祷财神的保佑。

  台上的钟情在最后关头清醒了过来。

  这一次,剑心开始疯狂地涌动,源源不断的力量涌上,执剑神意爆发开来。

  锐利的神意割开了缠绕的草木,这是独属于六合巅峰的力量,甚至于不再能称之为六合。

  神意彻底开始影响现实,化为了凡人不可及的力量。

  风暴在消散,玉衡主的枯发已经开始脱落,毫无保留的使用乱季已经让他一步步迈向死亡。

  感知着钟情的改变,玉衡主做出了最后的挣扎。七颗大星的光芒变得通红,整个星域泛起了猩红的光。

  台下的人又一次发出惊呼,他们从来没有听过七星域还能变成这般模样。

  钟情再一次朝天挥剑,执剑神意冲霄而起,闪烁着红光的大星开始碎裂,崩解。

  可只是一瞬,大星开始复原,神意缩回钟情身上,惊呼声又一次响起,却仿若从未发生什么,剑气的风暴缓缓重新汇聚而起。

  除了玉衡主肉眼可见的变得形销骨瘦,好像一起又都回到了钟情陷入万里伤秋的那一刻。

  草木不在妄图绞杀钟情,取而代之的是玉衡主的定方。在钟情的身前,那只已经如同皮包骨头的右手甚至无法再捏成拳头,只是裹着炙热的高温缓慢而坚定的伸向他的心脏。

  这是玉衡主最后的一招,也是七星祭真正的绝杀,只存在于传言之中,让人不敢相信的逆时。

  所有见过这一招的,甚至都没有任何反应就又因为时光的回溯而遗忘,哪怕是敌人也会在临死前疑惑为什么对方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每一个动作。这一招之后,双方皆亡,这就是只存在于七星道门秘典和江湖笑谈之中的逆时。

  在那只枯骨般的手掌即将触碰到心口时,一只手抓向了玉衡主的手腕,其上覆盖的神意甚至让两只手还没接触在一起就直接割断了那脆弱的肢体。

  哪怕是仅有执念的玉衡主,也在眼底出现了一丝不甘。

  这一刻,他彻底明白了,哪怕让时间重新回溯一千次,一万次,钟情都会清醒过来,并且神意化道,获得立道的资格。

  执剑神意再一次冲天而起,这一次,七颗大星早已如同风中烛火般的玉衡主一般忽明忽暗,随后彻底破碎。

  星域消失,玉衡主面容枯槁,宛如干尸一般倒在了已经被打的不成样子的擂台上。

  再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能看到剑气风暴散去,一人一尸就那么出现在众人眼前。

  绣衣司的众人沉默不语,被称之为愚民的百姓们惊叫出声,身披七星道袍的道士们哭天抢地,和七星道门有过节的江湖人冷笑连连,众生百态,在这一刻显露了出来。

  只见的浑身焦黑伤痕的青年冷冷地看了一眼枯骨,环视着台下众人,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我生之前,悠悠千载已过;我死之后,空空沉寂无期。但千百年后,我就是传说。”

  这是这个差点被打垮的青年对玉衡主那万里伤秋最后的回击,也是对九州江湖的宣战。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