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列仙斗 > 第七十一章 师兄弟

第七十一章 师兄弟


  擂台下的众人一片哗然,看着台上那个满身伤痕的青年。

  自信,骄横,以及无比的张扬。

  没有几个江湖散人能拍着胸脯说自己一定能杀掉玉衡主,而有名有脸的宗门子弟又要顾忌到通天剑派的威慑力,一时之间竟没有人敢在上前来。

  悦来楼的雅间里,身形消瘦的道士光是坐在那就比刘守稷矮了一截,他眼里带着一丝悲怆地颤声道:“这件事结束以后,我必取他性命祭奠玉衡师叔。”

  刘守稷没有接话,而是极其冷漠地说道:“就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七星道门这次,犯了大忌。”

  鄢雨颤抖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自家门派压箱底的东西都有些什么,但是他真的不能想象自己的师父,师叔能干出那样的事情来。

  “我会暗中调查的,在真相大白之前,希望你们不要声张。”

  刘守稷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仿若无意地说道:“听说七星主祭了十年寿命才炼出血丹让你突破立道?”

  鄢雨面上有些难看,但还是自嘲着说道:“是啊,他就像是父亲一样爱我,可我最后还是惜败给了张兄一招,让他失望了。”

  可鄢雨刚把话说完,旋即反应过来刘守稷暗有所指。

  “啪”的拍桌声响起,鄢雨的愤怒在透过发红的双眼显得格外骇人,他狠狠地瞪着面前这个没有任何表情的怪物一样的男人。

  “你没有得到过的东西,不代表这个世界不存在。要不是看在张兄的面子上,就凭你的推测,我就该把你这个。。。”

  看着刘守稷眯起了眼睛,没有任何畏惧的和鄢雨对视着,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杀机外露,让鄢雨硬生生把想说出口的“怪物”两个字给咽了回去。

  刘守稷当然知道他想说什么,那两个字对他来说就如同禁忌一般,日日夜夜都折磨着他。从他拜崔恺为师那天起,但凡敢在他面前说出这两个字的,没有一个活口。

  鄢雨不能忍受刘守稷光凭只有线索没有证据的推测,就把视自己为己出的七星主推到血祭邪魔的身份上去,但他也惧怕于那个曾经纠察天下,江湖朝堂无不闻风丧胆的绣衣御史的声威。

  喉咙“嗬嗬”了两下,终究是脸色难看地退了回去。

  “放心吧,不可能是我七星道门干的,如果事情真的到了最坏的那一步,我愿意以一死以谢天下。”

  “你一个人的命,可不够。”

  看着刘守稷如此笃定的模样,鄢雨冷哼一声,站起身来。

  “等你有了证据再说吧,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说罢拂袖而去。

  看着他那果断的背影,刘守稷侧着身子靠在窗边,看着重云厚积的天空,有些嘴里喃喃道:“难道,真的不知道?”

  。。。

  在台下女性们的欢呼声中,刀客走上了已经不成模样的擂台。

  手握鬼头刀的中年男人盯着眼前的青年,他不知道青年人能发挥出几成的实力来,但要想打败他,这可能是自己这辈子仅有的机会了。,更何况,这也是自己立功的好机会。

  “钟情,别说我欺负人,给你一炷香的时间休息。”

  钟情笑了笑,看着眼前来人。

  披风刀狂,

  披头散发,潇洒不羁,他是所有刀客对于江湖的完美向往,人到四十,帅气成熟而前途远大,他是建邺女性们心中的梦之一。

  “怎么?今天你们这群三皇子的狗要和我不死不休?”

  “江湖比武,和朝堂上有什么关系?怎么?你自己放的狠话,现在怕了?”

  “不好意思,我那可不是放狠话,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一炷香的时间对钟情来说聊胜于无,与其坐在那里不如刺激刺激眼前这个三皇子的走狗。

  一炷香的时间对于看热闹的众人来说不过很快就过去了,刘志祥在钟情杀死玉衡主时就已经让人联系了所有在建邺的通天剑派弟子。

  他焦急地思虑着到底谁能在今天替钟情挡住披风刀狂以及他身后代表着三皇子的源源不断的攻势。

  眼看着钟情已经做好了负伤而战的准备,陈伟龙松了一口气,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赢眼前这个通天剑主的传人,但自己作为第一个摆脱玉衡主之死所带来的震撼,还上了台的人。只要自己不死,那么等三皇子荣登大宝,自己说不定能混个绣衣司总执当当。

  “陈伟龙,你也配和我师弟一战?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人群中传来中气雄浑的声音,穿着黑色袍子的大汉拨开人群朝中心飞奔而来。

  陈伟龙扭头看着这个马上要登上擂台的汉子,眼神里带着冷冽的光芒。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更何况眼前这家伙断的不是自己的财路,而是自己的登天云梯。

  陆浑完全没有丝毫犹豫就直接冲上了擂台,看着眼前的钟情,眼眶不由得有些湿润,无视了陈伟龙杀人般的眼神,走到钟情身旁抱住他。

  “小钟子,一别两年,你。。。”

  陆浑话还没说完,就被钟情拍了拍后背打断道:“师兄,叙旧的话待会再说吧,你不是陈伟龙的对手,下去吧。”

  二人分开,陆浑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有些许陌生的少年。他早就做好了落败的准备,只要能给自己师弟多拖延一点时间。不管是等自家门派的高手到来,还是等钟情恢复的差不多。

  他才破军,哪怕作为行走,和钟情依旧有一定的差距,没有那种逆伐而上的才情。但声音却无比坚定地说道:“小钟子,你成长的太快了,我和孟尝已经渐渐追不上你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帮你拖延一阵子了。”

  看着无比坚定的陆浑,钟情张了张嘴,没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便下台去了。

  面对台下议论纷纷的众人,陆浑没有一丝紧张,声音雄厚而有力的传出。

  “玉衡主的死已经证明了钟情的实力,为了防止车轮战,接下来所有人想要挑战钟情,都先过了我通天剑派弟子这关再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