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蛰雷 > 第一百章 无线电侦测车

第一百章 无线电侦测车


  能赢?

  石熠辉懒得和这坐庄的解释,魏定波的身手他心知肚明,看似势均力敌可能就是在等着他下注。

  下注结束庄家准备封盘便问身边之人是否还有下注的,只见不远处走来一身材高挑丰满具有异域风情的女人,石熠辉借机往后退了两步混在人群之中。

  “下注一万。”此女子上前说道。

  “一万!柳小姐当真好兴致。”

  “给郑老板您捧捧场。”

  “多谢柳小姐赏光,要压谁?”

  “自然是谁好看压谁?”柳尼娜话语娇柔轻笑而道。

  开设盘口之人心中暗道,小白脸就是招女人喜欢。

  此时场中窦勇越战越急,他往常都是三板斧,一招比一招凶狠迫使对方避之不及他便趁势而起,可魏定波与他僵持,这不是窦勇喜欢的状态。

  越打越急,越急越乱,越乱越慌。

  一个不甚被魏定波找准机会一肘击打在下巴位置,也好在窦勇身体素质不错,换个人可能下巴当场脱臼。

  得势不饶人,魏定波双手势大力沉连绵不绝,窦勇步步后退防守不及,背后靠在桌边止住颓势,刚要反击迎来魏定波手掌化刀,冷风拂过停在窦勇咽喉之处。

大家好 我们公众 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 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 年末最后一次福利 请大家抓住机会 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掌风吹动窦勇脖间每一根汗毛,若是方才魏定波不收手,他知自己必死无疑。

  “我输了。”窦勇认输倒是干脆,帮派之人面子最大,能输却不能输不起。

  周围之人一阵躁动,有人欢喜有人愁,明明是魏定波赢了却没有受到多少关注,反观众人将开设盘口庄家围得水泄不通,好在这人实力背景都不俗,不至于跑路。

  将手掌拿下来魏定波说道:“承让。”

  “技不如人输的心服口服,今日我给众位道歉。”窦勇自身带着一股草莽之气。

  “不必了,走吧。”魏定波言罢回身拿起自己的衣服。

  窦勇一听不用,当下道了声谢便带人离开,不在此处逗留免得丢人现眼。

  看到窦勇要走陆征鸿急忙带人冲上来问道:“怎么就让他们这么走了?”

  “那你去叫他们回来。”

  “我……”

  魏定波自然不会为了陆征鸿就随意与人交恶。

  “你可是收了钱的。”

  “我赢了,你的钱没白花。”

  就在陆征鸿还打算说些什么,却看到一女人走上前来,他急忙说道:“柳小姐好。”

  柳尼娜却并不理会陆征鸿,而是对后面的魏定波露出笑容说道:“魏先生好身手,今日借着魏先生的光,赢了不少钱。”

  美艳丰腴成熟之感扑面而来,且面容异与常人五官立体深邃,穿着大胆暴露让人望之失神。年纪应比冯娅晴还要大上几岁,却是完成不用的两种风格,魏定波心里认为冯娅晴更胜一筹。

  与冯娅晴朝夕相处这些日子,怎么可能在面对柳尼娜时失神,魏定波笑着回答:“是柳小姐下注手气好,与我无关可不敢居功。”

  言罢魏定波便想要离开,这柳尼娜是谁他不认识,也不想认识。

  可柳尼娜并未有让路的打算开口说道:“魏先生客气,赢了钱自是要感谢一番,我请魏先生吃饭应该不会遭到拒绝吧?”

  恐怕能拒绝柳尼娜的男人很少,但魏定波确实不想与她共进晚餐,毕竟石熠辉还在一旁等着。

  “今日没胃口。”

  面对魏定波的回答,陆征鸿意想不到,他都想要开口主动陪柳尼娜去吃饭。

  “那就明日,明日我去招待所找魏先生,不见不散。”说完不等魏定波拒绝,柳尼娜扭着婀娜的腰身离开,高跟鞋踢踏作响。

  “她能进招待所?”魏定波对陆征鸿问道。

  “柳小姐也是76号的人,自然能进招待所。”

  “同事?”

  “那是自然,且资历比我们老的多。”

  “奇怪。”魏定波觉得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找自己吃饭,难不成真的是帮她赢了钱?

  “她在76号负责什么工作?”魏定波再问。

  “在优待室负责色诱被捕的抗战要员。”

  “优待室!”魏定波心里犯嘀咕,这女人莫不是看上自己这张英俊的脸,长得帅气也成了麻烦。

  眼看石熠辉先行离开魏定波便打算出去,陆征鸿此时也不能阻拦,毕竟麻烦都解决了,再坐下来一起喝酒显然是不可能了。

  陆征鸿他们今日是胜者自然不用早早灰头土脸的离开,要留下来享受胜利者的狂欢,也算是安抚刚才被打的张力等人。

  魏定波私下小心跟随石熠辉一前一后来到一处民房,他主要担心柳尼娜会有所察觉,好在他离开时对方还在喝酒,确保无人跟踪监视魏定波敲门进去,此时也就不需要暗号了。

  “赢了多少,别忘了给我分钱。”魏定波进门便说。

  “什么赢了多少?”

  “少装蒜,你下注我可是看的真真切切。”

  “打的热火朝天还有功夫看我呢?”

  “尽在掌握,游刃有余。”

  “时间紧说正事。”

  “你转移话题转移的很成功,那就说说今日为什么要让我对付窦勇。”魏定波心中对这件事情充满好奇。

  石熠辉邀两人坐下方说道:“此次前来上海,也是肩负重任。”

  “有任务?”魏定波之前可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我也是在出发前才收到消息,便没有通知你,打算在上海见面之后再说。”

  “什么任务?”

  “汉口宪兵队向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申请引进一批无线电侦测车,便于他们侦破抗日情报机关在武汉地区的无线电台。”

  “机场空袭事件之后,日军这是打算报复。”

  “不错,他们想要以此为突破口,进而彻底摧毁我们在武汉的情报网。”

  “可为什么任务在上海?”

  “无线电侦测车是从德国订购,经陆路运往意大利南部港口塔兰托,在塔兰托装船途径地中海、苏伊士运河、印度洋、马六甲海峡和南中国海最后到达上海。”石熠辉将运输途径一一道来。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无线电侦测车在上海?”

  “整个行程大概需要两个月,从上面掌握情报到现在,算算时间相差不大。”

  “军统上海站怎么说也是甲种站,这任务不交给他们,交给我们两个途径上海的人,你觉得我们能完成吗?”

  “我也是如此问上面的,得知上峰并不是让我们在上海完成任务,而是另有打算。”

  “另有打算?”魏定波思索,这无线电侦测车是要运去武汉的,难不成是在汉口行动。

  可若是要在汉口行动,那何必此时告诉他们这些,等到无线电侦测车到了武汉,那时他们二人也回去武汉再说不迟。

  除非是……

  “想要在半路下手?”魏定波认为只有这一种可能。

  “你反应的挺快。”石熠辉肯定他的猜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