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蛰雷 >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动摇的中岛健太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动摇的中岛健太





“你想表达什么?”中岛健太问道。

你说军统早就知道盛白被跟踪,背后的东西是什么?

“队长果然料事如神。”魏定波先拍了一个马屁。

后才说道:“我和林区长的事情,军统肯定也知道,那么有没有可能,军统在发盛白被跟踪之后,他们有足够的把握将盛白撤离。

可是又不甘心就如此撤离盛白,军统想要弄点事情出来,刚好我和林区长的事情,军统觉得可以利用。

所以故意带着武汉区的眼线,盛白和冯亚晴见面,其目的就是为了对付我。”

听到魏定波的说法,中岛健太还真的没有这样想过。

可是现在听起来,好像也说得过去。

利用你武汉区内部的矛盾,故意让你们狗咬狗。

也就证明了,为什么盛白撤离,不管冯亚晴的死活。

冯亚晴就是留下来,对付魏定波的。

但中岛健太显然不会如此轻易,就被魏定波说服,他转而说道:“你调查过暗探,有没有可能军统得知盛白被跟踪的消息,就是通过你。”

魏定波大呼冤枉。

他解释说道:“队长,我怎么可能是抗日分子,我做的那些事情,在抗日分子这里,足够杀我十回的,就算冯亚晴是,我都不可能是,怎么会是通过我得到这些消息。

而且属下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消息,我虽然调查了暗探,却没有深入调查,退一步讲,就算是我深入调查,了解到这些事情。

那么我应该做的不是撤离吗,为什么要冒险留下来,赌一个结果吗?”

“队长,我不敢赌,因为没有任何因素是对我有利的,胜率太低代价太大,撤离才是最好的选择。”魏定波不厌其烦的为自己辩解。

没办法,现在一切都对自己太不利了,你如果不为自己辩解的话,等待你的下场是什么?

中岛健太和魏定波的谈话,确实是让中岛健太有了一种新的想法。

那就是军统利用武汉区的内部矛盾。

中岛健太最开始,第一时间事情就是想要解决武汉区的内部矛盾,为什么这件事情在第一位?

那是因为中岛健太认为这件事情,对武汉区的工作影响最大,果不其然,军统也可以利用。

毕竟你们的不合,不是秘密。

军统随便打听一下,就能打听出来。

那么为什么不能利用吗?

如果军统真的早就知道盛白被跟踪调查了。

从军统撤离盛白来看,好像是真的早就知道,不然做不到悄无声息。

现在的中岛健太,确实有些动摇了。

魏定波的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既然如此,魏定波又加把劲说道:“队长,林区长和我的恩怨,这一次体现的很明显,他确实是想要公报私仇。”

这一点中岛健太不能反驳,林沧州确实有这样的打算,大家都能看出来。

“私人恩怨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调查抗日分子,可是林区长已经本末倒置了。


还有就是第二局给的情报,林区长这里总是出问题,两次都是如此,那么第一次被敌人利用,森田大悟队长牺牲。

第二次被敌人利用,可能就是想要我们窝里斗。”魏定波提起来了森田大悟。

森田大悟为什么死了?

不就是被敌人的情报给骗了吗?

那么现在呢?

敌人有没有可能,还是如此。

魏定波没有说林沧州是抗日分子,毕竟第二局派来的人,你现在这样说意义不大。

可是工作能力,魏定波总能说的吧。

两次都出问题,工作能力肯定要被质疑的。

既然质疑工作能力,那么军统早就发现武汉区调查盛白,这也就说得通了。

而且抗日分子就喜欢利用这些东西,第一次利用除掉了森田大悟,现在没有直接撤离盛白,反而是利用他对付魏定波,说得过去吗?

说的过去。

这才能显得抗日分子,有点想法。

而且还有一些线索,中岛健太了解。

那就是冯亚晴说,盛白见她是想要追求她。

可是盛白是军统的人,怎么可能随意追求别人。

如果冯亚晴和盛白都是军统的人,在知道盛白身份暴露的情况下,不可能想一个这样的理由,这样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

那么是不是可以看做,这是盛白接近冯亚晴的一个理由,是军统随便想的一个,其目的就是借刀杀人。

借林沧州的刀,杀魏定波。

这些疑点林沧州能看出来吗?

中岛健太现在觉得,不管能不能看出来,林沧州可能都会忽视,毕竟除掉魏定波,也是借刀杀人。

军统的目的,和林沧州是一样的,除掉魏定波。

难不成真的冤枉他了?

中岛健太看着面前的魏定波,心里不由去想。

过了片刻之后中岛健太问道:“你为什么说,抓回来的人没有军统的人,就算盛白是早就知道被跟踪监视,但是最开始的跟踪监视,也起不到效果吗?”

你能发现跟踪监视,肯定是在有跟踪监视之后。

中岛健太的意思就是说,从最早的跟踪监视,到盛白发现,这中间他见过的人,有没有可能是抗日分子。

毕竟这个时间段内,盛白还不知道自己被跟踪监视了。

魏定波说道:“抗日分子寻常情况下,不会和自己人见面,很长时间都没有接头是正常的。”

魏定波认为,最早的跟踪监视,盛白虽然不知情,但是盛白也没有联系过军统的人,所以监视没有起到作用。

为什么现在魏定波要这样说?

因为他很清楚,林沧州抓到的人,里面没有军统的人。

那么到时候就算是有人承受不住酷刑开口了,你也提供不出来任何消息,你怎么证明你是军统的人?

因此现在他干脆直接让中岛健太认为,抓到的人全都不是,这反而是合理一点。

盛白接触了这么多人,大家都可以不是,为什么冯亚晴就不能。

冯亚晴就非要是军统的人?

再说了,冯亚晴也确实不是军统的人。

说白了这一次就是林沧州的工作失误,安排的伟文耀早早被盛白发现,反而被军统利用了一次。

这就是魏定波现在表达的意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