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医路坦途 > 第十七章 老巴坐不住了

第十七章 老巴坐不住了


  K县不喝酒,巴图也没喝几杯,回去的路上巴图问道:“你会开车不。”他也是想了半天才问的张凡,康桦不愿意去医院,又不想让人知道她身体出毛病了,宾馆离医院三公里的样子,大冬天天黑的早,县城里的出租车早早的回家休息了,让张凡自己走着来不现实,他倒是愿意天天在康桦面前露个脸,可康桦肯定会不高兴。

  “不会开,巴院你要给我配车吗?”那个男人不爱车,除非没钱。

  “你小子想多了,本来想借个车给你开,结果你还不会开。这样,明天去报个培训班,抓紧时间学,学会了就给你借个车。见天的给你当司机也不是个事。”

  “最快也得一个月才能拿到驾驶证吧?而且学费好像挺多的。”张凡大学舍友报过驾校,他听了一耳朵,要好几千。

  “让老周教你吧,驾驶证你不用操心,只要会开就行,三天就应该学会了吧?”老周是医院的120司机。

  “得一周吧。“从来没摸过方向盘的张凡有点发怵。

  “简单的很,一学就会,我都没学过,上手就会开。”今天事情顺利,巴图有点得意忘形,开始吹牛了。

  李辉最近几天过得焦头烂额,好久没去宿舍的张凡,去宿舍串门发现李辉萎靡的厉害,就说到:“兄弟,要节制,以后的路还很长,年纪轻轻的就掏空身子,等过几年,你会望鸟空流泪的。”扔给李辉一根烟后,就准备在原来的床铺上趟一会。他的床铺现在归李亮了。

  “哎,丢人啊。人丢大了。无颜再见江东父老啊。”李辉也想找人倾诉。

  “哈哈,那就说吧,说出来让我高兴高兴。”张凡幸灾乐祸的说道。

  “不说!死一边去。”

  “能的你,我等会去问王莎。”

  “别,我还是说了吧,这几天她正在火头上呢!”

  “到底怎么回事。”

  长长的吸了一口烟,李辉说道:“我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可他娘得我还没来得及犯呢,就被发现了。”张凡有了兴趣,“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哈哈,活该。”

  “你听不听!再落井下石。爷不说了。”

  “听,您继续。我不说话了。”

  “我们科室的一个小护士,见天的找我聊天,大前天我值夜班,正好她和我一个班,我们就在医生值班室坐一起聊了起来,谁知道怎么的就抱在一起了,还没干什么就发现王莎推开门站在办公室门口了,当时我就吓痿了。王莎到现在还不理我。”

  “哪不还有小护士吗。”

  “别提了,王莎走后,人家对我说就当我是个朋友,结果我还对她动手动脚的。我那个气,都冲了天灵盖了。”

  “哈哈,笑死我了。”趟了一会,留下继续萎靡的李辉,张凡找老周练车去了。

  最近几天张凡中午练车,下午下班还得给康桦康复,弄的他连轴转。中午练完车回科室后,发现除了吐逊不在,其他人都在,连失踪好久的老努尔都出现了,“今天发工资吗?”张凡打趣的问道。

  “高主任明天要回市里了,我们准备今天欢送一下高主任,就等你了。”石磊笑着说道。他已经知道张凡下班后有特殊任务,把张凡的情况和高主任一说,老高就做主把欢送宴会订在了下午。

  “主任怎么这么快就走,不是说一个月吗?”张凡诧异的问道。

  “科室里面出了点情况,医院打电话让我回去,这里有我没我都一样,你们工作开展的很不错了。”

  张凡有点舍不得老高回去,老高经验丰富还很耐心,只要张凡询问,他都仔细的讲解给张凡。“这样啊,可惜啊,还有好多问题还没来得及请教呢,主任下次啥时再来啊。”

  “以后来的机会就少了,我这次回去就要进正高了,要不你跟我去市医院吧,我专门带你。到时候天天都能提问了。怎么样。”高世军戏虐的看着张凡,众人觉得诧异而又觉得理所当然,除了杨成明带着恨不得吃了张凡的眼神,其他人都有点羡慕张凡。一个三甲医院的预备主任发出的邀请,脸得多大啊。

  “呵呵,哪我以后休息了就去找您,就怕您烦我。”张凡暂时不想去,他在大医院实习过,没有执业证就是有主任看顾着也不自在,时间长了老高也不好做人。

  高世军还要说话,就听到石磊说道:“高主任都等你半天了,你看努主任酒瘾都压不住了,赶紧走吧,酒桌上慢慢聊。有的是时间,”这话一说,高世军也不好再说,就和大家出发了。

  “你们先走一步,我去弄两瓶好酒犒劳犒劳高主任。”石磊让大家先走,他噔噔噔的去了院长办公室。平时没事的时候,他都每天在院长办公室露露脸,现在有人要挖院长的心头肉,哪肯定得去汇报。

  “有这事”惊怒的巴图都站了起来。张凡一看就是搞技术的料,而且年轻医生谁不向往去三甲医院,平时巴图也不会有这种表情,你说刚给K县治疗几天,效果还不错,张凡一个闪现去了市区,他怎么和领导交代,他可扛不住一个常委的怒火,虽然排名靠后,也不是他能招惹的。

  “你做的很对,你先赶紧去,别让他们有机会聊这个事情,一旦张凡开口答应就麻烦了,等开菜后,你抽空给我打个骚扰,我打电话把张凡叫回来。毕竟高主任的面子也要照顾。”石磊一边走一边寻思,“院长这样的在乎,目的肯定不单纯,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前三杯张凡就喝了一杯,三杯全喝他就得醉,他还准备给高世军解释一下。老努尔作为科室主任讲话端酒没几分钟,张凡的电话就响了,一看是院长巴图的,“张凡你在哪,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院长,我们科室在欢送高主任呢。”张凡的意思就是,不着急的话就先等等。

  “哦,高主任要走,把电话给高主任。”

  也不知道巴图给高主任说些啥,反正就见高主任笑哈哈的说:“不用、不用。”挂了电话,高世军把电话递给张凡后,说道:“你先去找你们巴院长,我们的事情完了再说,记得一定联系我。”

  “高主任,哪我就不好意思先走一步了,我有空就去找你。”

  巴图打完电话,坐在老板椅上沉思,张凡还很年轻,一个常务副县长的分量,他还不懂。如果他真的醉心技术,懂与不懂关系好像没啥区别,这就没办法拿捏。得哄着来。他无法确定张凡会不会离开,可做为一个干了长达十年院长的人物,他觉得张凡会走,所以为了安张凡的心,必须一下就把他镇住。

  如果张凡没系统,他肯定走,有大佬赏识,还不赶紧上赶着抱大腿,可有了系统以后,张凡有自己的思量和打算,没考试之前是不准备离开的,老巴也是杞人忧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