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奇门仙道 > 第098章 若有缘来生再见

第098章 若有缘来生再见


“小子,不要以为破了我一式神通就自鸣得意,看我七星剑!”辰星脸上的不屑和嘲讽毫不掩饰。

“这小子说的没错,辰星真的有病,不,基本上很多这种伪善之人都有病,战斗就战斗,还废什么话磨磨唧唧的,只管杀就是了,杀不了就跑,战场上哪来这么多心思?还是我们黄泉阁比较直接!”

暗影都有些看不过去了,他就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伪善之人随时随地都要找点优越感,即便是在战斗中也不例外,似乎他不嘲讽两句,他就没有优越感。

况且他现在并没有什么优越可言,从头到尾,他都奈何不得云十三,反而是吃了点小亏,暗影实在想不明白他哪来的优越感。

在身为杀手的暗影来说,战斗就是战斗,认真的战斗解决对手,那才是最重要的,像辰星这样,一点都不尊重战斗,不尊重对手。

“有病,病的还不轻!”

暗影摇摇头,看向正准备接下七星剑的云十三,眼中露出一丝赞许之色,自言自语道:“还是这小子不错,对我胃口,不知道你这一次又如何应对,我期待呀!”

而云十三,神色凝重,全身绷紧,他能够感受到这七星剑比起前面的星河倒卷更为强大。

“这七星剑不像是神通,看似剑招但却又像是一个阵法,这应该是一个剑阵,虽然没有全面的星河倒卷那般声势浩大,但却要比星河倒卷更强大!”

“如果六丁六甲真的能够被动现身,我今天性命无忧,如果不会被动现身护主,今天必定陨落,但无论如何也要拉上星辰!”

云十三目光冷厉,今天被逼到这份上,他同样在赌,赌自己的命,用六丁六甲被动护主赌自己的命,但在这之前,他同样不会轻易放过辰星。

看着七剑向着自己杀来,突然抬起刀鞘反手就是一刀,这一刀不是劈向七星剑,而是劈向他自己。

“这是要自裁?”

云十三的动作不但让辰星一愣,就连暗影都有些疑惑,不过想来不应该是自裁呀!

然而,随着云十三一刀劈向自己胸膛,一道雷光从刀鞘上迸射,瞬间将他全身笼罩。

“嗷~”

云十三忍不住发出一声高亢的龙吟,下一刻就见到一道道雷芒化成一条雷龙将他全身包裹。

雷龙威武不凡,牛头大嘴中一根根獠牙如同一柄柄利刃,闪烁着逼人的寒芒,长须如鞭,摆动之间雷芒闪烁,一双龙眼烛照万古!

头顶双角如鹿,修长的身子如长蛇盘旋,一身龙鳞闪烁着一道道雷芒,全身散发着“滋滋滋”的雷电交感声,龙爪如鹰,锋芒毕露。

在这雷龙之中还有着一股浓郁的青木之气,这不仅仅是一条雷龙,更是雷木之龙。

“没想到勾陈刀竟然真能对自己使用,很好!”云十三感受着身上那磅礴的力量,那是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没错,云十三对自己使用的正是奇门八刀中的勾陈,在他的奇门遁甲阵盘中,勾陈处于震卦,雷木属性,其中又有蛟龙之魂,位于东方,取代青龙之位。

虽然这雷龙只是将他全身包裹,但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如同真正的雷龙一般,如臂指使。

这一切都只是发生在石火电光之间,就在这时,七星剑已经向着他笼罩而下。

云十三心念一动,整个身子在雷龙的包裹之中腾空而起,雷龙腾空,灵活地在一柄柄长剑中蜿蜒盘旋,直接避开了七剑向着辰星疾射而去。

辰星看着向着自己疾射而来的雷龙,有些诧异的说道:“竟然能够避开我的七星剑阵,真是不可思议,不过那又如何?天冲剑!”

辰星眼中凶光爆射,不管你这是神通还是化龙,那今天就屠龙,如似这般想着,手腕轻轻一转,长剑一挑就要向着云十三刺去。

然而就在这时,云十三右手在龙爪的覆盖下,举起奇门刀一刀向着辰星劈去,说道:“晚了,奇门八刀——太阴!”

一道白光闪烁,白光如寒冷洁白的月光,月光如水,柔和又苍凉,白光闪烁!

刀芒如同弯月,但如果仔细看的话,在这弯月中间还有着一抹金光,这正是太阴金。

“雕虫小技!”

辰星不屑的冷笑,手中的天冲剑已经准备好,直接向着云十三劈去。

“咔嚓~”

天冲剑与刀芒相碰,刀芒与剑芒同时炸裂,只不过看情况刀芒似乎比起剑芒更惨一些。

“这小子要吃亏了,真是太鲁莽了,你用那诡异的遁术与辰星缠斗不是问题,即便辰星也奈何不得他,可是他却选择了硬碰硬……”

暗影摇摇头,他对于云十三诡异的遁术有些了解,对象高出自己三个大境界的悟道境,缠斗或许还有一丝希望,但那也只是活命的希望,而云十三却选择了硬碰硬,他并不看好云十三。

虽然他不看好云十三,甚至他可以预料到云十三会陨落在这一剑之下,但他却没有要出手的想法。

“吼~”

就在刀芒破碎的那一刻,一声虎啸突然传入几人耳中,下一刻就见到原本处于弯月中的那一点金芒突然爆射而出。

金芒如同一头猛虎,直接向着辰星胸前原本已经破开的护袍轰去,云十三选择了同一个位置!

他知道自己的攻击力对上悟道境本来就不足,如果打在别的地方还有护袍格挡,会消耗掉不少的攻击力,所以直接向着原来破开的大洞打去,并且那里也是心脏之处。

“咔嚓~”

肋骨断裂声从辰星胸口处传出,而就在这时,辰星那一朝已经有些破碎不堪的天冲剑也落在了云十三胸口。

云十三受到这一击顿时被轰飞出去,重重的砸断了一棵碗口大的大树,然后跌落在地上。

“噗~”

云十三张口喷出一股鲜血,用奇门刀杵着地面极力的挣扎爬了起来,他感觉目光都已经有些涣散,但还是努力地集中焦距看向辰星。

“噗~”

云十三又是一口鲜血吐出,鲜血顺着嘴角落下染红了衣襟,辰星那一剑虽然已经残破不堪,但也不是现在的他能够承受的。

如果没有身上的这一件极品灵器护袍,加上里面的下品灵宝内甲,他现在恐怕已经站不起来了,说不定都已经气绝身亡。

“噗~”

辰星瞳孔瞪大,一大口鲜血从口中喷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胸口,心脏处已经出现了一个大窟窿,那里彻底被一击洞穿。

“你、噗~”

辰星想要说话,但话没说出来,又是一大口鲜血突出,尔后身子便向后面倒去。

辰星到死都死不瞑目,眼睛瞪得老大,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死的?

但无论如何,辰星死了,带着他的疑惑,带着他的不甘,陨落了。

云十三看着辰星倒下之后,艰难的抬起头看了一眼青莲剑派所在的方向,气若游丝的说道:“小月亮、婉晴,别了,下辈子有缘再见!”

转过头看向马车处,说道:“好兄弟,好兄弟,别了,暗影,我记得你叫暗影,要杀就动手吧,记住你的承诺,保全我兄弟!”

“砰~”

云十三说罢仰头倒下,他只感觉眼前一黑,然后,再也没有然后了……

青莲剑派中,正在水月阁顶层炼丹的莫婉晴突然感觉莫名的一阵揪心,下一刻控制不当,炼丹炉顿时炸开。

“轰隆隆……”

一股强大的气浪瞬间爆开,上层的整个阁楼被掀飞,莫婉晴在这一股气浪的冲击下,虽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再也不见了往日的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漆黑。

不过,她现在没有心情理会被掀飞的房顶,更没有心情理会自己的脸蛋黑成了什么样,揪心之后就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心痛,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或者重要的人正要离自己而去。

就在这时,云彩月飞掠上来,恍然大悟的说道:“诶呦,吓死我了,突然感到一阵心痛,我还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原来是嫂子炼丹炸炉了!”

“你也感觉到了?”莫婉晴转过头紧盯着云彩月,问道:“那现在还有没有那种感觉?”

“嗯!”

云彩月点点头,说道:“还有,好像还越来越强烈。”

“我也是因为有这样的感觉炼丹才炸炉的,到现在那种感觉还不曾消退,你我同时出现这种感觉,我们之间唯一的一个纽带就是十三,十三出事了!”

莫婉晴知道云彩月与自己有着同样的感觉,她第一个念头就是云十三出事了。

“我哥他……”

云彩月脸上顿时浮现一抹担忧之色,说道:“肯定是我哥出事了,我与我哥是龙凤胎,双胞胎之间有着特殊的感应。

传言两个相爱之人之间也会有着特殊的感应,既然你我都有这种感觉,肯定是我哥出事了!”

“不行,我要去找他,我要去找我哥!”云彩月说着顿时就火急火燎的飞掠下水月阁。

莫婉晴顿时化作一道流光,追上云彩月说道:“等等我,我也要去,我们一起去!”

“好,我们一起去,我先去找妙玉说一下!”

云彩月虽然着急,但她也知道出去还是要跟妙玉说一下,她虽然可以直接走出青莲剑派的九宫八门阵,但如果她们突然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肯定会让整个青莲剑派都大动干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