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十四章 你敢打我?

第十四章 你敢打我?


  
星空璀璨的夜晚,三台面包车乘着晚风而来,停在了距离苏家垃圾场不足三百米的路面上。
花衬衫带队下车,没有蒙面,只拿着手机冲陆丰问道:“大哥你说,怎么搞?什么尺度?”
“人不用整死,但弄得越惨越好。”陆丰话语简洁地回道:“苏家不是愿意带头吗?那就往死了整他们。先整服了,在坐下来谈。”
“明白!”花衬衫点头。
陆丰挂断手机,体态慵懒地继续跟公司里的人打着麻将。
有人或许很奇怪,说为啥长清公司这么大的家业,还要搞这些打打杀杀的事儿,难道用文斗的方式解决问题不好吗?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先不说目前这个时代比较混乱,龙城的政治格局比较复杂,咱就说纪元年前的时候,天下太平,时局稳定,但依然有很多体量庞大的公司、集团,最终被查出来与各种恶劣的刑事案有牵连,从而被彻底收拾。
那问题来了,你都完成原始积累了,为啥还搞这些事呢?
因为往往违背规则、法律,使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是短时间内最能见利,最有效的办法,但同样可能付出的代价也是最高的,死的也可能是最惨的。
陆丰要不迅速去搞工人,罢工能四天不到就结束吗?带头的工头能害怕吗?虽然他手段恶劣,也没啥人伦道德,但短时间内确实有效啊!
不然你去好好跟工人谈,跟四家公司扯皮,那得搞到什么时候事情才能结束啊?李洪泽能拖得起,但刚上台的郑福安却拖不起啊!
对于陆丰,长清公司这种带有字头性质的组织,他们早都习惯了用简单粗暴的方式解决纷争。
你不服,我就整到你服,谁当出头鸟,我踏马就打谁。
苏家一直挑头,那肯定就弄你们了。
所以花衬衫他们来了,三台面包车,十几个不知道从哪儿找的黑户大圈仔,注定要在今晚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
垃圾场外,花衬衫戴上绒线手套,面无表情地命令道:“分刀。”
十几个马仔闻声从车内拽出锃亮的砍刀,削尖了的钢管,迅速聚集在了一块。
“干!”花衬衫带队,步伐急促地走进了苏家垃圾场大院。
同一时间,三姐苏苗苗从主楼内拿了自己遗落在这里的私人物品,准备出门回家。
主楼大厅中,今天也在值班的大雄主动问了一句:“三……三姐……天不早了,我送你吧。”
“你又不会开车,你送什么。”三姐笑着回了一句:“你值班吧。”
“外面天……天黑……,你……你注意点。”大雄本身就有结巴的毛病,而他一看见三姐,结巴就更严重了,说话的时候脸都憋红了。
三姐拎着自己的东西往外走,大雄不自觉地跟了出来,站在汽车旁边叮嘱道:“慢……慢点开,这边路灯坏了……。”
二人正在说话间,花衬衫等十几个人已经冲了进来,一名守夜值班的工人抬头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花衬衫没理他,只继续往前走,而旁边的两名男子直接手持凶器冲向了守夜工人那一侧。
工人一看事不对掉头就跑,扯着脖子吼道:“来人了,拿刀了!”
“宝哥,她是苏家的人,是苏天南的妹妹。”一名长清公司雇佣的大圈仔,指着刚要上车的三姐吼了一声。
叫宝哥的花衬衫男子,闻声立即喊道:“砍她!”
一声令下,十几个人亮出凶器,奔着三姐就冲了过去。
三姐这时才刚拽开车门,还没等坐上去,现开车跑肯定是来不及了,所以第一时间冲着大雄吼道:“快跑,进主楼!”
大雄听到喊声,立即甩开两条大长腿,就奔着主楼大厅冲去。但他的体格实在太大了,身高一米九十多,体重至少二百四五十斤,整个人跑起来显得非常笨重,且速度不快。
花衬衫等人扑上来,其中一名马仔拿着钢管嘭的一声砸在了大雄的后脑:“没你事儿,蹲下!”
大雄挨了一棍子,扭头向两侧看去,见到对方十来个人已经全都追上来了,就没敢乱动,非常乖巧地蹲在地上:“别……别打我……我……没钱看病。”
马仔听到这话都懵了,正常人谁会说别打我,没钱看病这种话啊?
“艹,是个傻子!”
众人没再搭理大雄,步伐极快地冲进了苏家主楼大厅。
室内,七名守夜工人听到喊声全都冲了出来,但一见对方这么多人且全拿着凶器,顿时有些心虚。
“都给我靠墙蹲下!”花衬衫拿刀指着工人吼了一嗓子,随即抬头命令道:“砍那个女的,狠点剁!”
冲苏家垃圾场的目的不是搞工人,而是要弄疼苏家子弟,整残几个让他们害怕,所以花衬衫带的这帮马仔只盯着三姐就冲了过去。
大厅内的这帮工人一看他们要打三姐,本能还想迈步往前冲一下,但对方三名马仔拿着大刀一过来,这帮人立马乖巧地蹲在了地上,根本没有反抗。
“带头是吗?!老子划花了你,还得让人在里面天天揍你爸!”一名男子抓住三姐的胳膊,扬刀就要砍。
三姐也不是善茬,她力量虽然没有男人大,只扭头冲着对方的胳膊,一口就咬了下去。
“啊!”马仔鬼叫着吼了一嗓子,抬腿一脚将三姐踹倒。
与此同时,花衬衫冲过来,举起手臂对着三姐的脸就要抡刀。
“嘭!”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把门口放着的值班椅子从空中飞了过来,正好砸在了花衬衫的后背。
花衬衫被砸得往前趔趄一下,猛然回头,见到傻雄竟然冲了进来。
“别……别打女人!”傻雄迈步冲了过来。他刚才自己挨打没敢还手,但三姐挨打,他却想也没想的就跑了过来。
“你个傻种,还敢踏马砸我?!”花衬衫举刀就要跳起来坎大雄。
与此同时,苏天御穿着非常厚的军大衣从二楼跑了下来。往下冲的时候,他见到大雄正鹤立在人群中,双手抓着门口登记桌,竟直接举了起来。
这一幕把花衬衫也看懵B了,登记用的桌子虽然没有实木办公桌那么厚重,但起码也是一米半长,八十公分宽的桌子啊,而大雄就跟拎水桶一样轻松地将其举了起来。
“你敢打我……?”花衬衫迈步就要后退。
大雄舒展身体,宛若灌篮一般,将桌子直接扣在了花衬衫的脑袋上。
“嘭!”
“咕咚!”
一声闷响,花衬衫直接躺了。
“三……三姐快跑!”大雄笨拙地抡着桌子,扯脖吼了一声。
“噗嗤,噗嗤……!”
大雄喊话间被对方砍了三刀,但人没倒,只继续笨拙地继续抡着桌子。
苏天御冲下楼,侧身让三姐跑过去,自己卡在楼梯口,脸上的眼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摘了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