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十六章 铁血战士为何走失了?

第十六章 铁血战士为何走失了?


  
斗殴结束大约半小时后,苏家垃圾场内外已经是人满为患了。
周围看热闹的群众,苏家的工人,以及闸南区警务司来的二十多名警员,还有数十名消防司的救火队员,都在院内干着各自的事情。
门口处,孔正辉的汽车停滞,他扫了一眼院内的情况,冲着后面跟着的某大型私媒采访车点了点头。
采访车上下来五人,两名摄影,两名帮工,还有一名男性主持人,他们架上设备,轻车熟路地录起了厂内外的情况。
“今日晚上八点四十分左右,龙城闸南区一垃圾厂公司内发生恶性打砸放火事件……。”男主持人话语流利的开始配合摄像录着素材。
……
垃圾场内。
苏天北正接受警务司的问讯,而在此之前,苏天御把要说的话,都已经跟他交代得非常明白了。
“对方有多少人?”问话的警务人员,正是那天跟陆丰喝酒的二毛警长。
“大概能有二三十人吧,都拿着凶器,进厂就打砸,还在我家公司的仓库放了火……。”苏天北皱眉说道:“我们伤了五名工人,目前已经送医院了。”
“你确定是打砸人员放的火吗?”二毛有些不信地喝问道。
“警官,这是我自己家公司,火不是他们放的,还能是我自己放的吗?”苏天北皱眉反问。
“在斗殴过程中,他们有说什么吗?打完后,人从哪儿里跑的?”
“他们说了,如果苏家的工人再闹罢工,那就要我们的命。这群人打砸完,跳围墙就跑了,我听值班的工人说,外面有车接应他们。”苏天北回道。
“你们这里有这么多工人,匪徒一个都没抓到是吗?”
“当时都吓坏了,我们哪敢还手啊!”苏天北应对如流:“大部分的工人都是后来的。”
“你们这里有监控吗?”
“有,但前几天停工,我们正好要换一下系统,所以只有正门和几个货区的监控是好使的。”苏天北回。
……
天北在录口供的时候,苏天御已经迈步走出了院子,找到了大哥和孔正辉:“哥!”
苏天南回头:“你没在主楼录口供啊?”
“没有,二哥在录。”苏天御再次戴上了很斯文的眼镜,指着孔正辉说道:“我过来跟孔哥说两句话。”
孔正辉从上次捅陆丰的事里,就已经看出来苏天御这小子不是个善茬,而且对他印象很深,所以主动问了一句:“怎么了,兄弟?”
“孔哥,我不建议现在就找舆论关系介入。”苏天御直言说了一句。
“为啥啊?”孔正辉没懂。
“火候还没到,咱要给长清积案。”苏天御跟外人说话时,从来没有一个字的废话。
孔正辉皱了皱眉头:“长清现在已经一屁股屎了啊,还用再等吗?”
“我大哥还在跟警务署的关系聊,”苏天御低声说道:“还是再等等。”
孔正辉斟酌一下:“也可以,什么时候可以掀牌了,你通知我一声。”
“行。”苏天御点头。
孔正辉笑了笑,扭头看向苏家的垃圾场,摇头说道:“陆丰真就是个傻B!你说你杀鸡儆猴,就杀鸡儆猴呗,放火干啥啊?现在这事咱就是不主动往外捅,那明天闸南区的人也肯定知道,长清公司为了抢地盘,都敢杀人放火了。呵呵,这事瞒不住。”
“是的。”苏天御附和了一声后,立即说道:“孔哥,你待一会,我跟大哥说两句。”
“好!”孔正辉点头。
兄弟二人闻声走到光线阴暗的围墙旁边,苏天南才主动问了一句:“咋了?”
“大哥,你马上约一下王道林,就现在。”苏天御回。
“这都几点了,约他干什么?”
“听我的,你现在就约,直接给他开条件。”苏天御趴在大哥耳边,思路清晰地说道:“你就跟他说,陆丰这回是真想要咱家人的命,你害怕了,所以……。”
……
闸南区,福林街尾部有着一处小型赌档,这个地方是专门服务于穷人的,规模小,环境差,进门的胡同周边全都是尿骚味。但就是有不少连吃饭都成问题的赌徒,一宿一宿地过来玩牌,没钱了宁可在桌旁边看热闹,也不舍得回家去睡觉。
赌档二楼的一间破旧保安房内,陆丰坐在沙发上,挑着眉毛喝问道:“你们也算是个拿刀吃饭的?!十几个人一块去,哪怕就是没打过,那他妈也不应该连自己人是不是全跑出来了,都不知道啊?”
“丰哥,当时真的太乱套了,对方人多,我们都被打懵了,都是分散着往窗口,往走廊里跑,咱真的没注意阿明哥他们在哪边。”一名身上刀口还没缝合的男子,胡乱用一整包餐巾纸堵着刀口,可怜兮兮地回了一句。
“废物!”陆丰骂了一句,拿着电话拨通了警务司二毛的手机:“喂,说话方便吗?”
过了一小会,二毛才出言回道:“方便,我在现场呢。”
“妈的,我有几个兄弟没回来啊!刚才我打了电话,他们也没接,人是不是被对方扣住了?”陆丰直言问道。
“我问了苏家的人,他们说你兄弟打砸完,放完火就跑了啊?”二毛声音很低地回道:“人根本没被堵住。”
“放屁!我的人是挨打的,他们刚进去就被苏家的人堵大厅里了,我怀疑是公司有人往外漏风了。”陆丰再次追问道:“你吓唬吓唬苏家的人,问他们是不是把人扣住了,然后不承认。”
“这话我咋问啊?我是警务司的公职人员啊,丰哥!”二毛很无语地回道:“不过我刚才已经警告过苏天北了,他们要把人扣住了不交,肯定算非法拘禁,所以我觉得他们不应该扣人了,这么干没意义啊!”
陆丰也懵了:“那就奇怪了,我兄弟哪儿去了呢?他们干完活,不可能不接电话啊!”
“你再找找吧。”二毛站在大厅外面,扭头看了一眼四周叮嘱道:“不过我跟你说丰哥,这次你搞的事可不小,不光打砸还放火了。这可是垃圾囤放区,一旦引起大火灾,你知道是啥后果吗?你下面的兄弟太冲动了!”
陆丰一听这话也急了,直接起身骂道:“我踏马又不是开火葬场的,我放个几把火啊?这是有人在整事。”
二毛沉默了两秒,也没争辩,只反问了一句:“丰哥,先有罢工,后有工人被砍,今天又有人冲击了苏家的垃圾场,并且还着火了。我可以信你说的,但……别人能信吗?这事的根本不在于是谁放的火,而是你的人冲进了货场,明白吗?警务署那边也怕麻烦啊!”
陆丰无言以对。
“我先处理现场,回头再说。”二毛率先挂断了电话。
陆丰咬了咬牙,叉着腰正在琢磨怎么办的时候,屋内的马仔全都站起了身,看向楼梯口喊道:“大哥!”
“李总!”
陆丰一回头,见到李洪泽带着两个人,脸色极为难看地走了过来。
“大哥!”陆丰叫了一声。
“你怎么搞的啊,有准备还能让人给反打了吗?而且你让人放火干什么,炼丹啊?!”李洪泽心态爆炸地喝问道。
“不是我放的!!”陆丰瞬间破防了。
……
深夜11点左右。
苏天南的汽车停在了闸南区光明路一家很火的粤菜馆门前,推开车门,他整理了一下衣衫后,才冲着同行的家族子弟说道:“你在车里等着就行。”
“好勒。”开车的青年点头。
苏天南快步走进粤菜馆,顺着楼梯来到了三层,进了一间雅间。而这时饭店正对面的一处胡同内,一名男子戴着鸭舌帽,粗略地扫了两眼苏天南的汽车。
粤菜馆三层的包厢内,一名五十岁左右的男子,穿着白衬衫,插着手说道:“小南啊,你家工厂的事我听说了,怎么样,家里人还好吗?”
说话这人叫王道林,是龙城警务署的一名司长,很有实权,并且他跟苏天南的父亲是战友。之前天御还没回来的时候,苏家曾给他五万块钱,求他帮忙在中间周旋一下脏帮内斗的事。
苏天南见到王道林,脸色极为凝重地说道:“叔,你现在要不帮我,我命可能都要没了!”
王道林听到这话沉默。
“罢工是为了救我爸,纯属无奈之举,但效果还没出来,工人就被砍残了两个,直接导致下面的工人不敢跟我们一块抗议了。”苏天南弯腰坐下,一边给王道林斟茶,一边轻声叙述道:“这气还没等喘匀,今天工厂就又被打砸放火了,我家又伤了五个工人。王叔,您看在我爸的份上,再帮一下苏家吧!”
“之前我就说过,你家的事,我不好插嘴。”王道林叹息一声:“更何况,你也很难抓住长清公司的把柄,我之前建议过你破财免灾,但你不听啊。”
“把柄我有!”苏天南突然说道。
王道林怔了一下:“什么把柄?”
“砸工厂的主要马仔,我能交给您。”苏天南直视着对方说道。
王道林目光惊讶地看着他,没有接话。
“人我给你,陆丰就有口难辩了。”苏天南低声说道:“孔家,刘家,白家也会在外围用力,把这事儿烘托起来。我相信,警务署上层一定是不希望看到这种持续性的负面舆论,所以只要您稍微用力周旋一下,长清公司一定服软平事,我爸自然能出来。”
王道林右手放在腿上,手指轻敲,思考半晌后,缓缓摇头:“小南啊,这个事情,我恐怕办不了。”
“叔,只要您愿意牵头帮我们给长清公司一点压力,那我不会让您白忙活的。”苏天南压低声音说道:“另外三家公司也不会。”
王道林闻声皱起眉头。
……
苏家工厂内。
警务司的人还在调查现场,而苏天北则是找了个机会去了主楼后院,打开自己的车门,伸手摸向了车座子底下。
今天圈陆丰,苏天北是带枪来的,因为他怕出现意外,但此刻这东西显然用不上了,他准备拿走藏起来。
右手伸进车座子下面后,苏天北却当场怔在了原地。
枪,没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