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二十章 齐聚福满楼

第二十章 齐聚福满楼


  
傍晚五点多钟。
苏天御,苏天北,白宏伯,孔正辉,以及刘老二等人,一块去了龙口区,在那里一家很高档的饭店宴请了余锦荣。
其实在吃饭聊天之时,余锦荣并没有跟众人多说什么,因为他总共在包厢内停留了也就不到二十分钟,只跟四家公司年轻一辈的人认识了一下后,就找了个借口率先离去。
不过这个饭局看似很匆忙,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谈话,但对于苏刘白孔四家来说,却是绝地的转机,因为余锦荣能露面过来,已经是向他们传达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管理会这边,他在不影响自身的情况下,一定会支持这四家。
这是环卫管理会内部的权利博弈,如果四家公司没有搞出声势,那余锦荣今天绝对是不会露面的,但在王道林中枪之后,以及罢工,重伤工人,打砸苏家垃圾场的事情持续发酵后,长清公司那边已经是疲于应对了,这样才能引出来管理会内部不满他们的权贵,也跟着痛打落水狗。
所以,一切转机的到来,都是四家抱团抗争的结果,而非什么幸运和巧合。
苏天御在吃饭期间总共说了不到三句话,但却一直打量着余锦荣,他注意到这个人外表儒雅,但做事却雷厉风行,寥寥几句话看似很平常,却又向众人委婉的传达了自己的态度,应该是个城府很深的体制老油条。
……
闸南区,长清公司内,李洪泽坐在老板椅子上,脸色阴沉的拿着电话,皱眉问道:“你直接说,什么意思?”
“我找了郭副署长,他找了王道林,但没谈妥。”李兴直言说道:“现在的情况是,你不退一步,王道林就要进攻,严查打砸纵火案,重伤工人案,以及粤菜馆的枪案。陆丰的马仔已经被拘了,我现在是有劲儿使不上,你懂我意思吗?”
李洪泽沉默。
“如果王道林咬着这事不放,事情只会越搞越大,最后舆论起来,咱长清公司无论如何都会被打上一个暴力垄断的黑标签,因为你已经被推到明面上来了。”李兴继续说道:“……所以我的意思是先松一口,让事过去吧。”
李洪泽非常心烦,没有接话。
“你觉得呢?”李兴追问。
“郭副署长的意思是,桌下谈?”李洪泽问。
“对的!”
“行,我知道了。”李洪泽直接挂断手机,心烦意乱的点了根烟。
其实就在二十分钟之前,管理会的郑福安也给李洪泽打过电话,并且语气中充满了埋怨。
今天早上管理会一开例会,余锦荣就炮轰长清公司,声称他们在搞行业垄断,破坏了环卫系统的稳定,甚至是引起了很大的负面舆论,而这一系列的指责,批评,其实都是冲着郑福安来的,因为他是力挺长清公司的领导。
这样被动的局面,让刚刚上任的郑福安很难受,而余锦荣的开炮也是有理有据的,因为长清公司的马仔都被抓了,证据确凿的在搞暴力垄断,所以即使有近亲郑福安的人,也不好在会上做出反驳。
这样一来,郑福安只能把压力转加给李洪泽,让他赶紧善后,把事件平息。
李洪泽吸着烟,心里又想到了舆论风向,他知道最近孔正辉在找媒体,而对方之所以还没有行动,应该就是为了给和谈留有余地,不然的话工人重伤事件,以及纵火案的事,早应该都被煽动出舆论效应了。
李洪泽坐在沙发上,仔细斟酌半晌后,才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苏天南的号码。
“喂?”
“小苏啊,咱们坐下来谈谈吧。”
“行啊!”
“晚上十点,福满楼,我等你们四家过来。”李洪泽扔下一句,就挂断了手机。
……
晚上七点多钟。
苏天御,孔正辉,苏天北,白宏伯,刘老二,以及各家的核心子弟,全部聚到了人民医院,在病房内跟苏天南商量了起来。
病床旁边,苏天御坐在椅子上,皱眉冲着天南说道:“你给王司长打个电话,先问他的意思,然后再说自己诉求!”
“什么诉求?”苏天南反问。
“不光要人,还得拿钱。”苏天御回。
“这是不是有点过了?”苏天南很稳的问道。
“搞成现在这样,你还能跟长清公司当朋友处吗?”苏天御很冷静的说道:“已经得罪他了,那还怕他个毛?”
苏天南点了点头:“我一会也跟你们去吧。”
“你不用去,地方是李洪泽约的,你去了有啥用?”苏天御轻声回道:“我们去就行了。”
“我怕陆丰会狗急跳墙,你毕竟和他……!”
“大哥,你不用管我。”苏天御笑着回道:“我家破人亡,在外面流浪了四年都没怕,我还怕他个什么闸南第一刀嘛?呵呵!”
“我……!”
“没事,你还是给王道林先打个电话。”苏天御催促了一句。
苏天南缓缓点头,拿着电话拨通了王道林的号码:“叔,李洪泽约我了。”
“那就去呗,该怎么谈,就怎么谈!”王道林回。
“除了人,我还想要钱。”苏天南直言说道。
“这没必要吧?拿了钱,你不好走的。”王道林提醒了一句。
“不拿钱,我也得罪他了。”
“……这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谈的时候,我和李兴都不会管。”王道林直言说道:“谈完再说!”
“行,我明白您意思了。”
“就这样!”
二人结束通话,苏天南扭头看着天御说道:“今晚一定注意安全。”
“没事儿,呵呵!”苏天御咧嘴一笑。
……
晚上九点半,闸南区长风街的福满楼饭店内,坐着起码不下三十名长清公司的壮汉。
饭店街道两侧,王道林和李兴手下的警员,也各自来了十几个人。
与此同时,郑福安坐在管理会办公室内,还没有下班,只抽着烟,等待着电话。
龙口区的别墅内,余锦荣看着新闻,翘着二郎腿说道:“让人听听风,看看福满楼那边是怎么谈的!”
“好。”旁边的中年点头。
九点四十分左右,七八台汽车从道南侧行驶过来,警务署的警员伸手拦了一下车队。
苏天御降下车窗,笑着说道:“什么吩咐,阿sir!”
“谈归谈,别闹事哈!不然收拾你们!”警务署的人阴着脸说道。
“是,阿SIR!”苏天御笑着敬礼。
车队继续前行,停在了福满楼门口,苏天御,苏天北,孔正辉,刘老二,以及白宏伯等十一个人,迈步一块走进了饭店大厅。
屋外冷风吹徐,天空阴云密布,似乎注定这是一个不平凡的夜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