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二十七章 二叔回家(盟主更)

第二十七章 二叔回家(盟主更)


  
宝乐一号游轮上,苏天南有点被天御说的热血沸腾,甚至真的很认真的想了一下,自己后半生就是要替家里打理好这一亩三分地吗?
二人在外面聊了一会,吸了几个烟后,就一块返回了包厢,而这时白宏伯已经表演了多个绝活,比如模仿舌探草丛什么的,总之引起了苏天北等人络绎不绝的欢呼声。
一直玩到凌晨两点多,宝乐一号也快下班了,众人准备撤退,临走前白宏伯还在喊:“想带走就带走,钱我掏了!!”
能说出这样话的人,那都是真正仗义的人,苏天北当即选了两个,准备也回去做一下康复运动,但没想到三姐再次打来电话,说老爷子已经到家了,这个消息直接吓到苏天北扬痿,他表示让大白给他留下这俩名额,抽空他在把事办了。
大白对这事不在乎,愿意嫖的人在他眼里,那都是生死兄弟,可以托妻献子的那种,所以一口答应下来后,就立即好爽的喊道:“来吧,今天就到这,大家举杯,咱们共同喝一个!”
东道主张罗了起来,众人自然得卖面子,大家纷纷倒满了酒,听着白宏伯发言:“同学们,走私案这个事,告诉了我们一个道理!一根筷子容易折,五根筷子把命搏!!咱们在闸南的体量都很小,那就必须抱团才有生存空间!福满楼一战,将了李洪泽,干碎了陆丰,这就是我们要开始牛B的起点!以后我希望各位同学,要多交流,多走动,咱们在生意上互帮互助,在床上也可以做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战友!”
白宏伯的文化水平也就能支撑他说这些话了,虽然听着有点糙,但意思肯定是对的,并且很有亲和力,所以苏天南也率先相应:“白哥的说对,以后抱团干!”
“来干了,敬我们在福满楼留下的几公斤鲜血!!”白宏伯吼了一嗓子。
众人举杯相撞,一饮而尽。
自此开始,白家苏家孔家的走动开始变得频繁了起来,而苏天御来到龙城之后,也算正是认识了一群朋友。
……
当晚只有白宏伯出去做康复运动了,熟不知他爸也是今晚放,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白宏伯的电话早都没电关机了。
其他人里,孔正辉喝到吐白沫,而苏天御等人则是乖乖回了家,准备见老爷子。
闸南区,苏家大院内。
二叔苏政才送走了王道林后,就坐在院中央吃着晚饭解馋,他这段时间真的是遭了不少罪,刚开始进去的时候,年轻的罪犯根本不给他面子,老爷子脾气又臭,在里面没少干架,在加上李兴也故意针对他,不让他家里存监币,所以老爷子吃的都是普通嫌犯的伙食,非常差,搞的前一周老头大便都便不出来。
众子弟进院后,苏天北龇牙喊道:“我的父亲,你回来了?”
苏政才斜眼瞥了他一下:“你这个智力,果然是随你妈啊!!”
二婶在旁边听到这话,顿时起身骂道:“随你妈!!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玩应,你们聊吧,我睡了!”
“我也睡了。”三姐打着哈欠起身。
苏政才指着天北继续骂道:“明天我在跟你算买枪,找人的帐!去,滚回去睡觉吧,我和天御聊两句!”
苏天北看见爹安全回家,心里早都乐开花了,巴不得先回去睡觉,免得挨骂:“行,那你们聊,我先走了!”
“那我也先回去啊?”苏天南问。
“嗯,你回去吧,有事明天说。”二爷对大儿子还是很客气的,语气平常的点头应了一声。
“完了,你这一回来,我们全没父爱了。”苏天南调侃一句,拍了拍天御的肩膀:“你们爷俩聊吧,我先进屋睡觉了。”
“哎!”苏天御闻声坐在了凉亭的水泥墩上,龇牙冲二爷问道:“行啊,你这小老头看着挺精神的!”
苏政才抬起胳膊,啪嗒一声打在了苏天御的脑袋上,随即上下打量了他许久后,才满意的点头说道:“狗六子,行啊,成才了!我没白供你念书!”
“嘿嘿。”苏天御一笑:“在里面没遭罪吧?”
“刚进去的时候,里面的小炮都有点不服,我干了两个,棍立住了就好了。”苏政才掏出烟盒,扔给了天御一根。
“哈哈,多大岁数了,还立棍呢?!”苏天御之所以跟二叔说话没啥顾忌,那就是他知道这个人非常有意思,说话很江湖,活像个没正事的老混子,但实际上二叔早些年也是扛过枪,上过前线且当过基层军官的,只不过后来一区的华人兵团大规模裁军,他才退下来。
“咱苏家的爷们,到哪儿都得是条龙,让人扒拉着脑袋过日子,那肯定不行。”苏政才吸了口烟,扣了扣眼屎叹息道:“唉,不过说真的,这次这个事儿啊,是我糊涂了,把长清公司给看浅了,他妈的,这个亏吃的有点没数了,但不冤啊!”
“是。”苏天御很赞同二叔的看法。
“王道林跟我说了很多,你大哥前两天给我打电话,也聊了你很多。”苏政才拍着天御的肩膀,歪脖说道:“爷们,这件事里,你看着有脑子也有魄力!!那我现在考考你,事情到这儿了,咱家下一步咋办?”
苏天御抬头看着星空,吸了口烟回道:“依我看啊,咱家还没到站着挣钱的时候!跟长清弄了一下,只是短暂的站起来了,收尾,那还是得跪下!”
“放尼玛的屁!!!”苏政才骂了一句:“你咋这么没种呢?”
“你咋骂人呢?”
“你说错了,我还要打你呢!”苏政才瞪起了眼珠子。
“我说的都是实话啊,咱家在行业里关系太薄了,虽然这个事让咱跟王道林搭上了关系,但真正掐命门的是环卫管理会啊!你不跪下怎么办呢?!”苏天御摊手回道。
“去个屁的,老子苏政才,从来没有跪下吃饭的时候!!!爱咋咋地!”苏政才非常硬的摆手回了一句。
第二天中午。
余锦荣家里的宴会厅内,苏政才,苏天南,苏天御,苏天北等四位硬汉,全部跪坐在榻榻米上,端着酒杯,点头哈腰的龇牙看着余锦荣,以及管理会的另外两个领导。
从侧面看,苏家这四位忠烈之士,跪坐的姿势可以说是非常标准了,挑不出一点毛病。
二楼,一位大眼美女冲着一位青年问道:“那些都是什么人啊?”
“都是搞环卫的,过来跟我爸拜拜山头!”
“……那就对了!”
“什么对了?”青年反问。
“妈妈的,他们有一个人砸了我汽车!!还给我维尼熊开瓢了呢!”大眼美女磨着银牙说道:“我记起来了,就是他,他叫陆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