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三十一章 偏爱

第三十一章 偏爱


  
龙城初建,划地面积约有9万平方公里,共分十三个行政区,以及数百个乡镇,初始人口大约三百五十万左右,多以军人,军眷,以及海外华侨为主。
近五年开始,原亚盟七,八,九三大华人生活区,已经完成整合,取缔了七八九的大区头衔,以及大区独立政F,彻底融合为一,统称为华人大区。
华人区自一统战争后,经济,科技,军事等领域都已进入全面复苏阶段,再加上气候转暖,时局稳定,逐渐崛起之势已然不可阻挡。在这种背景下,流入海外经商的人口也越来越多。
龙城的政治环境特殊,并且民众多以华人为主,所以对于那些想在海外找机会的资本家,野心家,以及愿意出门闯荡的人来说,这里无疑是龙兴之地,并且在生活中也更好融入。
再加上最先入驻这里的那些华人,也都在故乡有亲属,有朋友,他们安顿下来后,也形成了一股寻亲热。不少在老家混得不如意之人,或是想外出找机会的人,也都投奔过来。所以近些年龙城的在册人口激增,已经有近六百万人的规模,这还不算黑户。
人口的增多,给龙城带来了很多经济潜力,所以这两年开始,龙城也在向外扩展,又建新区,又搞什么填海工程,总之这座城市看着充满了希望。
……
余家住在龙口区,但余锦荣的大儿子,余明远的公司却是在闸南区的茂林大道。
茂林大道是闸南区为数不多能拿得出手的商圈,因为这里的整体民生建设,以及经济水平什么的都跟龙口比不了,那里的人习惯管闸南区叫贫民窟,烂仔房。
人的优越感总是很莫名其妙,都是一个城市的,都是一个种的人,也踏马逃不过地图炮,鄙视链无处不在。
早晨九点多钟,室外风和日丽,阳光明媚,苏天御乘坐出租车来到了茂林大道的天虹大厦写字楼,上了十三层,找到了余明远公司的办公区域。
这家公司的名字简单粗暴,就叫明远贸易有限公司。
苏天御礼貌的向前台接待说明了来意后,就被对方带进了余明远足有四十多平米的办公室。
“哎呦,你就是小苏吧?”余明远大概三十五六岁,不到一米八的身高,身材中等,长得不算好看,小眼睛,尖下巴,瞧着有点像我爱我家里的梁天。不过这男人一有钱了吧,外人就会不自觉地给他身上加光环,所以余明远瞧着也还挺有气质的,皮肤很白,戴着个黑框眼镜,看着斯斯文文的。
“对,苏天御,您好,余总!”苏天御礼貌地冲着对方伸出了手掌。
“你那天去我家的时候,刚好我有事儿不在,不然我还想和你二叔聊聊呢,呵呵!”余明远拍着苏天御的肩膀,体态随意地招呼道:“来,随便坐。”
“好。”
二人一同走到沙发旁边,弯腰落座。
“来,喝茶。”余明远主动给苏天御倒了杯茶水。
“不客气,余总!”苏天御笑着回道。
余明远将茶杯推给苏天御,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问道:“我听我爸说,你是军校毕业的。”
“是,我是在陆军参谋学院毕业的。”苏天御整个人的状态也很松弛:“上次喝酒聊天的时候我还说呢,我学的专业可能跟你的公司不对口。”
“这没事,排兵布阵那么复杂的东西你都能学好,做点生意不难,呵呵。”余明远顺嘴问道:“我爸说你想考公职?”
“嗯,有这个打算。”
“小苏,上次你们去家里吃晚饭,我爸挺开心的。他跟我说,自己刚进管理会,人生地不熟的,以后还得靠环卫下属部门的这些老户捧着,而且他也挺喜欢你二叔这个人的。”余明远很健谈地说道:“有了这层关系,你在我这儿就不是外人。”
“是。”苏天御点头附和。
“好好在我这儿上班,明年公职开考,考试你自己来,考过了关系我帮你找。”余明远一句点题:“我公司刚开始运转,总共开了不到三个月,现在也没啥事儿,以后你就跟我身边跑业务。”
苏天御咧嘴一笑:“男秘书啊?”
“哈哈,秘书我有了,女的,你暂时就按照总经理助理入职吧。”余明远轻声说道:“先熟悉熟悉公司环境。”
“好勒!”苏天御立即懂事儿地说道:“要喝咖啡嘛,老板?”
“哈哈,适应得快,不愧是参谋学院毕业的,但端茶倒水的活,肯定不用你干。这样,你先办个入职手续。”余明远抬头喊道:“琳达!”
门开,一位一米七十多,肤白美貌的姑娘走进来,笑着问道:“什么吩咐,老板?”
“苏天御,公司的总经理助理,你带他入职一下。”余明远吩咐了一句。
“好的,苏总,这边请……。”女秘书立即做了个请的手势。
“千万别叫总,咱们随意一点,叫我天御,小苏,都行。”苏天御起身冲着对方伸手。
“好的,这边请。”女秘书笑吟吟地招呼道。
“那我先去了,余总。”
“去吧。”余明远点头。
苏天御闻声就要跟女秘书出门,但刚走两步,余明远突然喊了一声:“你等一下,小苏!”
“怎么了,老板?”
“呃,今天晚上,你跟我出去一趟,参加个晚宴。”余明远想了一下说道。
“好。”苏天御应了一声。
……
大约一个半小时后,苏天御办理完了入职手续,被分配到了总经理左边的独立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有二十多平米,有落地窗,有一间很小的独立卫生间,这在同等规模的公司来讲,行政级别是仅次于老板的。  
实事求是地说,苏天御不是什么脸皮薄的人,他来这个公司也没打算从什么底层文员干起,因为那样的话,他觉得是在浪费时间,有那工夫还不如在家看看书,备战明年公考呢。
再加上,余锦荣对苏家的招揽之心是很明显的,所以苏天御来之前就预料到了,对方会给他安排一个轻松的职位,既不会白养着他,也不会让他干太苦的活,就算是走了份情了。
但苏天御万万没想到,余明远会给他安排个总经理助理的职位,因为这个位置在正常公司来讲,那可是总管家的角色,算是绝对领导人之一。
可现在苏天御连踏马公司业务都不知道是啥,对方就给他安排了这么个职位,这有点太反常了。
不过苏天御没想到的是,余明远对他的特殊对待,还远没有结束。
接下来的几天内,苏天御拿着每月三千的高薪工资,天天屁事不干。白天就看女文员大腿,喝着茶,补着觉;晚上就跟余明远参加各种交际应酬,见了不少体制内的人,以及搞商贸的老板。
余明远的朋友圈特别杂,什么海关的,警务司的,保障协会的,部队的人他都认识,并且似乎跟他关系都不错。
……
一晃半个月的时间过去,时间来到了十月份。
苏天御终于熬不住了,因为余明远对他太好了,太宽松了,都有点不正常了。
这天中午,苏天御从女秘书手里抢来一份销售报表,强行送进了余明远的办公室:“远哥,你看一眼,这是销售部的客户拓展表。”
“这东西还用你送啊?”余明远已经跟苏天御混熟了,而且主动让他称呼自己为远哥:“你让琳达送进来就行,你主要还是得养精蓄锐。”
“我真的养得挺好了,天天喝茶,吃海参鲍鱼,整得直窜鼻血啊,远哥!”苏天御笑着说道。
余明远抬头一笑,暧昧地看着苏天御回了一句:“晚上有安排,公寓趴,我有几个一区来的朋友都在,还有会跳舞的小姐姐,你跟我一块去哈。”
“……天天跳,我腰受不了啊。”
“所以说,我让你养精蓄锐嘛。你现在的主要工作就是把酒喝好,把舞跳好。”余明远自己是挺忙的,公司大小事他都很上心:“行了,你先回去吧,要走的时候我叫你。”
“远哥,除去工作关系,咱俩算不算朋友?”苏天御问。
“以你的智商,怎么能问出这种话呢?你看公司有谁敢管我叫哥的?”余明远抬头回道。
“不是,你这样整,我很不安啊!你弄得我……一度以为咱俩有啥血缘关系呢。”苏天御含蓄地说道:“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
“滴玲玲!”
就在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余明远顺手接了起来,当着苏天御的面打起了电话。
大约三四分钟后,余明远挂断电话,起身冲着苏天御说道:“我临时有点事,要出去一趟。哎呀,你别废话了,赶紧回去上班吧,晚上我来接你。”
苏天御有些无奈:“行吧。”
“呵呵,下午可以小睡一会,晚上得搞挺晚呢。”余明远拍了拍苏天御的肩膀,迈步就往外走。
苏天御跟在后面,也准备返回办公室。
“哎,对了!”余明远走到门口突然回头:“你住的地方离公司多远啊?”
苏天御怔了一下:“我在靠近郊区那边呢,大概有个十公里?”
“那你平时怎么上班啊?”
“坐公交车啊。”
“那太折腾了,咱公司上班早。”余明远重新返回办公室,拽开抽屉在里面挑了一把车钥匙:“昨天追款抵账要回来一台车,老牌福特大越野,你开着吧。”
说完,余明远将钥匙塞在了苏天御手里。
“啊?”苏天御懵B地拿着车钥匙:“还……还配车吗?”
“你这个级别够了,呵呵。”余明远转身离去。
苏天御绝对不是一个蠢人,相反他很聪明,所以他真的有点不安了,他感觉余明远看自己的眼神都有点不对。
……
晚上下班。
苏天御坐在家里的小凉亭内,左手托腮,斜眼看着过来喝茶的大白问道:“你说一个男的,要是无尺度的对另外一个男的好,你说图啥呢?”
“图你能给他养老送终呗。”
“……你说人话!”
“踏马的,这咋不是人话?除了你爹,谁能无尺度的对你好?!”大白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也不对,也可能是他看上了你的屁咽眼。”
“那他有这个诉求,他倒是说啊!他不说,我就很不安。”苏天御没脸没皮地回了一句,站起身说道:“跟我玩这个?你看我怎么让他主动露屌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