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三十三章 趟雷之人

第三十三章 趟雷之人


  
苏天御抬头看着门口的青年,咧嘴一笑:“好几天没见了,孔哥!”
来人正式老闷炮孔正辉,他冲着苏天御点了点头:“日子过得不错啊,天御兄弟。”
“还阔以,远哥,天天带我山珍海味,夜夜笙歌。”
“好好干,打小我就看你有前途,是个捞偏门的好苗子。”孔正辉冷幽默的拍了拍天御的肩膀,弯腰坐在了沙发上。
“你们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哈。”余明远笑着看先苏天御,直言说道:“这事,孔家有一股。”
苏天御缓缓点头:“孔哥能看上的买卖,肯定不会差。”
余明远说话很干脆,它拿着茶海上的茶杯,按照自己的次序摆好后说道:“脏帮公司都有各自的地域性圈子。比如长清的福州会,沪上帮,潮州会,还有你们苏家的东北帮圈子,其实这都是隐形财富,如果能合作,我们铺刚开始的销售渠道,你们拓展的新的,如果能在自己的圈子里把铺货渠道打开,这个事躺着都赚钱。”
其实余明远不说,苏天御也考虑到了这一点,因为按照对方之前的说法,苏家充当的只是运货的脚力,以及协助销售,而这种团队的角色定位,是最下等的,因为换成任何一个敢捞偏门的组织,它都能干,完全不存在任何技术壁垒,所以余明远能找上苏家,肯定是冲着别的来的,这并不难猜。
三人坐在一块喝茶聊天,简单谈了谈这个买卖的轮廓后,就又有一名青年走了进来。
这人苏天御见过,他叫唐柏青,大概三十二三岁左右,身材瘦弱,长相帅气,只不过这个人整天都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好像身体不太好。
苏天御的记忆力很好,他记得余明远曾经跟他介绍过这个人,对方好像是海警单位的,具体职位当时没说。
“小苏,柏青你见过。”
“见过,你好,唐哥。”苏天御冲着对方伸手。
“你好。”唐柏清的脸色很白,他打了个哈欠,与苏天御握手后,就坐在了余明远旁边。
“柏青在海警缉私署工作。”余明远笑着说道:“咱们这个生意,离不开他照顾啊。”
唐柏清体态慵懒的躺在沙发上,左脚踩着茶几桌,插手回道:“你余公子照顾我才对啊,给我们这些小公职人员赚外快的机会。”
“相互拉帮,呵呵!”余明远咧嘴一笑,轻声有点了一句:“柏青的父亲跟我爸关系也不错。”
“原来是世交啊。”苏天御听到这里,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之前为啥余明远会天天带着他参加各种大趴,各种饭局?现在想来,那都不是无心之举啊,余明远这么做的目的就两个,让苏天御无形中看到自己庞大的朋友圈,并且之前给他介绍的人,也都是跟这个生意有关的。
想到这里,苏天御心里对余明远形象拔高了几分,觉得这个人做事很有章法,也很有耐心。
“小苏,回去跟你二叔商量商量这个事,你们要是有意思一块干,咱们就开始码盘。”余明远坐着跟大家闲聊了一会,一句点题:“别的我不敢保证,但这买卖风雨无阻的干上几年,你们苏家的身板肯定会不一样的。”
苏天御笑着回道:“我在家里就是个闲人,以后也肯定会报考公职,这事我插不上嘴,还得看二叔意思。”
“嗯,你回去跟他谈谈!”
“好。”苏天御点头。
唐柏清扫了一眼苏天御,声音很虚弱的说道:“小兄弟,你是有多想不开啊,去报考公职?一个署长一个月的工资才几千,有个毛的意思?你还是听明远的建议,一心一意的捞偏门吧,以后有钱了,直接买官当都行。”
“呵呵,是。”苏天御也没跟他争辩,只点头附和了一声。
……
几人聊完后,苏天御独自离去,乘车回到了家里。
晚上五点多钟,苏家一大帮人坐在院内开伙,苏苗苗一见苏天御立马喊道:“今天有个很漂亮的小姑娘来找过你。”
“啊?”苏天御懵了。
“狗六子你可以啊,刚上班没几天,就往家领女人了?”苏苗苗笑着调侃道:“你跟你二哥一个德行。”
“谁啊?”苏天御懵了。
“好像……好像叫什么七七,那会忙,我没记住。”
“卧槽!我忘了。”苏天御这才记起来,自己答应给安七七修车的事还没办呢:“算了,这两天再找她吧。”
“最近怎么样啊,六子,在公司还适应吗?”大哥问了一句。
“先吃饭,等一会我和你,还有老爷子,单独会晤一下。”苏天御端起饭碗就开吃。
晚饭结束,苏天御叫了大哥,以及二叔一块去了主楼偏方,坐在室内聊了起来。
苏政才听完狗六子的介绍后,眉头轻皱:“走私啊!这靠谱吗?”
“孔家已经准备干了,余明远的主要关系我也见了。”苏天御想了一下回道:“我个人觉得,余家有这个实力码盘。”
“上回枪的事,弄的我心里有点阴影。”苏政才别看外表大咧咧的,说话也很具有草莽气,但实际上他是个内心很细腻的人:“咱们干的是脚力的活,也就是说接货,送货都得自己来!这一旦出事,可不好平啊。”
苏天御仔细思考了一下:“叔,你的意思是……!”
“如果有人先趟趟路,试一下情况,那最好不过了。”
苏天御怔了一下,脱口而出的回道:“咱闸南区最大的文化人—白宏伯,能不能趟路?”
话音落,屋内的这损B爷仨,全都对眼了。
“能!”苏政才一拍大腿说道:“六子,你没白跟傻子玩!”
“白家有入局的本钱啊,背后是潮州会,有天然的销售潜力!这次余明远没叫他们家,估计他家还没反应过来呢,没拜明白门生帖。”苏天御立即起身说道:“这个好人我必须当了,我去找大白谈!”
“快去,不然等傻子反应过来,就麻烦了!”刚才在门外听到众人谈话的苏天北,立即走进来嘴损的说了一句。
半个小时后,白家的货场内,白宏伯斜眼看着苏天御问道:“你都跟余明远处的这么好了吗?”
“小处,小处。”苏天御低声说道:“如果你愿意干,我牵线搭桥,跟余明远提一嘴!”
“我有不少朋友在码头,这行确实来钱,我想干,但我不知道……我爸能不能同意啊!”
“你抓紧回家去问,我等信,OK不?!”
“行,我回家一趟!”
二人商定完毕,白宏伯开着自己的大越野,就赶回了家里。
……
白家书房内,白老头看着书,坐在椅子上骂道:“你长那个走私的脑袋了吗?你就要干啊。”
“我觉得是个机会,刚才……!”
“别瞎搞了,你把家里这点底打点好,我就心满意足了。”
“爸,苏家可是要干的,孔家也入局了!”
“……!”白家老头闻声猛然抬头:“苏政才那个老狗B,也愿意搞这行?”
“愿意啊!”
“那得干!”白家老头背手回道:“他都趟完雷了,那不干,不是傻子吗?!”
一句话,闸南区最有文化底蕴的家族,也彻底入局了,一场腥风血雨的斗争也悄然来临。
……
余家。
余明远拿着电话轻声说道:“刚聊,但我感觉事差不多,你们开始准备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