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三十六章 刺激的夜晚

第三十六章 刺激的夜晚


  
闸南,苏家垃圾场内。
苏天御带队,孔正辉,白宏伯,以及苏天北等家族核心子弟,全部集结完毕。毕竟这是第一次干活,大家还是蛮上心的,可谓是全主力出动。
众人研究好了接货路线后,就准备一块出发,但他们临走前,晚上没回家的大熊,却单独找到了苏天御:“小……小御哥……今晚有工开……是吧?”
大熊这个人平时就不爱回家,即使晚上下班早,没什么事儿,他也愿意在垃圾场待着,有的时候还在这住。
苏天御扫了他一眼:“你听谁说的?”
“中午的时候,听三姐说的,嘿嘿。”大雄憨厚一笑:“你……你带我一个呗?”
“这活有点危险,是在海上接货。”
“我……我没事的……你们能干,我就能干。我不怕累,我想多赚一点钱。”大雄很主动地回道:“你就带我去吧。”
“你怎么那么愿意赚外快啊?”
“……我……我得养活自己……攒钱买……买房子,娶老婆。”大雄很实在地回道。
“行吧,那你跟着吧,听指挥哈!”苏天御嘱咐了一句。
“好,我听话。”大雄重重点头。
二人谈完,孔正辉摆手喊了一句:“走吧,都上车。”
……
深夜,11点半左右,距离闸南区民用港大概三十多公里外的一处浅滩旁边,苏天北,白宏伯带人将三艘快艇推到了水里,并且用苫布盖好,防止金属在月光下反光。
苏天御吸着烟,站在滩头的礁石上,凝望着海面,低头扫了一眼手表。
“还没来啊?”孔正辉走过来问道。
“没呢。”苏天御有些疑惑地看着孔正辉问道:“你说上面真罩得住吗?这么多货进来,一旦被海警摁住了,那踏马够蹲到六十岁了。”
“兄弟,你说现在干啥活是没风险的?”孔正辉反问。
苏天御沉默。
“咱就活在这个时代,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孔正辉也看着海面回道:“机会来了得能抓住。”
苏天御笑了笑:“也是。”
冷风吹拂,众人躲在礁石后面,静静等待着。
一晃一个多小时过去,苏天御正想催促一下余明远,他兜里的新卡电话就响了起来:“喂?”
“下水吧,这边我安排完了。”唐柏青的声音响起。
“好勒,好勒!”
“你们动作快点哈,一个半小时就要退水。”唐柏青催促了一句。
“明白。”苏天御点头挂断手机,回头喊道:“推船,下水!”
一声令下,二十多号人掀开苫布,动作利落地跳上了快艇,负责掌舵的人第一时间拉动柴油发动机,紧跟着马达震耳欲聋的噪音就响了起来。
苏天御坐在最前头一艘快艇上,不由得感慨道:“玛德,老子堂堂参谋学院出来的,没想到也要干这种鸡鸣狗盗的事儿。”
“别逼逼了,赚钱还是要脸?”白宏伯蹲在快艇内催促道:“快快,走了!”
“嗡嗡嗡!”
马达声澎湃,三艘快艇离开滩头,直奔外港方向驶去。
海面上,冷风呼啸,浪花翻滚。
三艘快艇冲刺了大概有半小时左右,就来到了内港边缘,见到了一艘载重量八万吨左右的运输船。
苏天御扭头看向四周,隐约还能见到海警的巡逻艇,巡逻船的灯光。
“打号,快!”苏天北吩咐了一句。
话音落,有三人拿出手电筒,冲着货轮打起了光线暗号。
大约半分钟后,货轮的二层甲板上,有人用手电筒回应。
“靠过去。”苏天御摆手招呼着快艇。
三艘快艇绕到货轮左后方,用自备的绳索拴住了船壁上挂的铁锚,随即船上负责供货的水手,开始用绳索往下放货品。
一箱箱密封的货物从上面落下,众人在下面动作利落地将货物整整齐齐码放,节省空间。
这期间,苏天御一直注意着远处的海警巡逻船只,但却见到他们根本不往这一侧移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价值大概四十几万的货物,全部被码好在三艘快艇上,而这时众人的活动空间几乎都没了,只能坐在货物上。
这是第一次走货,主要以趟路为主,所以货物的数量不大,但即使这样,初次利润也至少在一半左右。
“数对上了吗?”孔正辉冲着苏天御问了一句。
“够了。”苏天御点头。
“打号,撤了。”孔正辉吩咐了一句。
话音落,快艇上的人再次晃动手电筒,给对方打了信号。随即苏天北他们摘下拴着大船船壁的铁链,众人迅速撤离接货区。
回去的路上,快艇乘风破浪,众人坐在货物上面色凝重,谁都没有吭声。
其实大家心里都很紧张,谁都知道这东西来钱,可也明白一旦被抓住了是什么后果。
很快,滩头的景象浮现在众人眼前,当快艇驶回停泊地点时,饶是心理素质爆炸的孔正辉,也是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玛德,可算回来了,这一个多小时过得跟一个世纪似的。”苏天北骂骂咧咧地下了船:“我跟陆丰打架的时候,心里都没这么哆嗦。”
这话一点不假,有的时候胆量这个东西是很奇怪的,有的人可能在打架上是个亡命徒,但你让他去偷东西,他还不敢,没那个心理素质。
众人下了快艇,又将上面的货物搬运到了三艘脏帮专用的货车内,随即苏天御出言喊道:“走吧,撤了。”
“快快,上车!”白宏伯也招呼了一声。
“留下几个人,把快艇整回三楼,清理一下尾巴。”孔正辉吩咐了一句。
“我……我留下。”大雄似乎很在乎这份外快工作,全程表现得十分卖力,不吭声,专干活,可以说是非常奈斯的员工了。
“行,你跟着收尾哈。”苏天御拽开车门,轻声回道:“其他人先把货弄走。”
话音刚落,众人即将准备上车离去之时,左侧的荒野路面上突然泛起了马达声响。
苏天御抬头看向远方,见到有两台汽车的大灯光芒扫了过来。
“我日尼玛,海警,快跑!”白宏伯吼了一嗓子,就准备开溜。
“艹,别扯淡,海警不可能就两台车。”苏天北骂了一声:“你慌个毛!”
白宏伯听到这话停下脚步,躲在汽车旁边,向路口看去。
两台车匆匆而来,停在了货车前侧。
大灯光芒刺眼,七八名壮汉从两台越野车上走了下来。领头一人一米七五左右,寸头,国字脸,浓眉,面相很有英气,身材极为壮硕,步伐沉稳地走了过来。
“还真是脏帮的车。”国字脸扫了一眼货车,走到白宏伯身前,语气平淡地说道:“兄弟们,踩线了吧?”
“你谁啊?”白宏伯一看对方不是海警,而且也就七八个人,所以气势立马就上来了。
“路面上吃饭的,踩海上的买卖,连个招呼都不打,有点没规矩吧?”国字脸旁边的一名青年,背手笑着说道:“货留下,人走吧,回头让你们老板过来提。”
“你谁啊,你就要扣货?!”白宏伯再傻也能明白过来,眼前这帮人肯定也是混路面的,过来肯定是吃拿卡要来了。
“我说了,货留下,人可以走。”青年再次重复了一句。
“我留下尼玛啊!”白宏伯见对方人少,根本就没在乎他们,只迈步向前道:“起开!”
话音落,白家的两名子弟,从怀里掏出匕首,就围了上去,而苏天北,孔正辉等人也迈步上前。
“你还要动手啊?”青年斜眼看着白宏伯喝问。
“我让你起开!”白宏伯阴着脸,伸手奔着那名寸头男子推去。
“啪!”
寸头男子抬手打开白宏伯的手腕,动作极快的一脚踹在了白宏伯的腹部。
“咕咚!”
体重起码一百八十斤往上的白宏伯,竟被一脚就蹬倒了。
“干尼玛!”左侧的白家子弟,拿刀就捅向了寸头男子。
“啪!”
寸头左手没动,只侧步一闪,右手扣着白家子弟的腕子,嘎嘣往下一掰,一个提膝直接撞在对方腹部。
“咕咚!”
拿刀的青年斜着倒在了地上。
寸头男子肢体动作连贯,只退一步,躲开另外一人的身位,右臂成肘,动作凶悍地干在了白家最后一人的侧脑上。
“咣当!”
小伙被打的双眼冒金星,后背撞在汽车上,没有倒下。
苏天北等人愣了一下,抄起家伙就要往前冲。
寸头站在原地没动,他旁边的青年掏出一把漆黑锃亮的手枪,直接顶在苏天北的脑袋上,语气平常地说道:“CNM的!瞎了你们的眼,知道他是谁吗?这是闸南码帮,坐堂魏相佐!在这你们还敢动手,活腻歪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