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四十章 车内谈话(盟主更)

第四十章 车内谈话(盟主更)


  
“卧槽!”
唐柏青站在门口,呆愣几秒后,终于回过了神,立马跑到姑娘身边,捧起她的脑袋喝问道:“小颖,你没事儿吧?小颖!”
这一捧脑袋,唐柏青摸得自己满手都是鲜血,并且姑娘抽搐得更为明显了,口鼻之中也在喷着唾液与鲜血混合的沫子。
唐柏青被吓得脸色煞白,费力地扶起姑娘,扭头冲着大熊喊道:“还愣着干什么?帮忙啊!”
门口处,大熊早都懵了,瞠目结舌地看着唐柏青问:“怎……怎么了?!”
“别踏马问了,快点!”唐柏青吼了一嗓子。
大熊见到人伤成这样,也没有再追问,立即扔下食品袋,从兜里掏出了干活用的呢绒手套,先戴上,然后才冲到姑娘身边,抬起了她的双腿。
“快,快上车!”唐柏青催促了一句。
二人合力抬着姑娘,顶开房门就要冲出去。但就在这时,一直抽搐的姑娘,口鼻中突然泛起明显的抽气声,紧跟着身体就僵住了,瞪着的双眼也不动了。
唐柏青和大熊一直在抬着姑娘,她最后身体明显僵硬的那一下,二人都能感知到。
“咣当!”
大熊的后背已经将门顶开了一条缝隙。
“别……别动!”唐柏青突然喊了一声。
“她……她没气了。”大熊用的是肯定的语气,而不是疑问句。
唐柏青咽了口唾沫:“先,先把人放下。”
大熊没有争辩,也没有多说话,配合着唐柏青就把人放在地上了,并且立马走到室内边角处站着,一动不动。
唐柏青蹲在地上,双眼惊恐地扫了一眼周围,这才见到自己刚才拿起来打人的家伙,是敲打快艇固定栓的特殊小锤子。
“妈了个B的!”唐柏青咬着牙,猛然起身,抬头看向大熊说道:“帮我给她抬出去,扔海里。”
大熊没动:“我……我……不能扔。”
“妈的!”唐柏青红着眼珠子冲大熊走去:“我让你过来帮我!!”
大熊依旧没动,习惯性地靠着墙壁蹲了下来。
唐柏青气地踹了大熊两脚,伸手拿起了锤子,看向了地上的姑娘。
挣扎,思考,唐柏青站在姑娘旁边,足足愣了半分钟后,才泄气地将锤子扔掉,转身走到里侧,掏出了电话。
“喂?”数秒过去,电话接通。
“爸……爸……我出了点事儿。”
“怎么了,什么事?”电话内的中年人问。
“我……我失手打死了一个人……。”唐柏青低着头,声音颤抖地回道。
中年沉默了足足三四秒后,才声音平稳地问道:“你在哪儿呢?”
“我在单位旁边的一个三楼,现场就我和……一个搞走私的工人。”唐柏青用余光瞄了一眼大熊:“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位置告诉我。”
“在海燕坑……。”唐柏青如实交代了位置。
“等着!”中年直接挂断了手机。
墙壁处,大熊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向唐柏青:“要……要报警吗?”
唐柏青扫了他一眼:“报警了,你踏马的也不要瞎说话。”
大熊乖巧点头,没再接话。
也就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唐柏青坐在室内足足抽了十几根香烟。
“吱嘎!”
终于三楼的房门被拽开,门外一名穿着西装的男子,站在阴影处冲着唐柏青摆手:“柏青,你出来。”
唐柏青闻声立即起身,迈步冲出了房间。
大熊见唐柏青出去后,有些惊惧地看着地面上的尸体,不自觉地走到了房间窗口,靠近电灯开关的位置。
门外,暴雨依旧在下,唐柏青猫腰冲上了自己父亲的汽车。
车内,除了唐柏青的父亲,还有一名穿着睡衣就过来的警员,年纪很大。
车外,司机站在雨中等待着。
“爸,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挠我,我就打了她一下,就一下!”唐柏青极力解释着。
“啪!”
唐父一个耳光抽在儿子的脸上,眼中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玩女人,都能玩出人命,你踏马的猪脑子!”
唐柏青脸颊红肿,没敢吭声。
“老杨,这事能办吗?”唐父扭头看着穿着睡衣的男子问了一句。
男子想了一下,抬头看着唐柏青问:“她找你的时候,有人看见她了吗?”
“有,我们在打牌!”唐柏青点头。
“屋里还有人?”男子又问。
“对,还有一个干……干走私的工人,他就在这儿住。”唐柏青知无不言。
“就打一下?”男子目光如炬的喝问。
唐柏青立即点头:“我真就打一下,杨叔!”
“你们的关系,知道的人多吗?”
“挺多的,我们是在聚会上认识的,朋友圈里有几个人知道我们在一块!”
男子搓了搓手掌,扭头看向唐父:“不经官,可能越描越黑!这女的来的时候被人看见了,出发前也可能有人知道她来找柏青。”
唐父沉默。
“被挖出来,反而被动。”男子很委婉的说道:“私下处理,最后被人挖出来,和互殴失手造人死亡,那是两回事,你懂我意思吗?老唐!”
唐父咬了咬牙,趴在男子耳边说道:“我儿子有前途的,经官人就毁了。”
“我的建议是这样,风险最小。”男子想了一下说道:“警署有我这边,不会搞的太严重。”
唐父攥着拳头,目光阴郁的看着自己儿子,思考许久后点头:“行,按照你说的办吧。”
“那个工人你能安排明白吗?”男子冲唐柏青问。
“他老板我认识,我能说通!”唐柏青点头:“他应该不会瞎说话,而且我也没干什么啊。”
“我们来了,他不能说!”男子皱眉提醒一句。
“懂,我懂!”唐柏青点头。
“老唐,那你先回去?我重新接个警?”男子问。
“好!”唐父点头。
……
晚上11点左右,警笛声响彻海滩,六七台警用车停在了三楼门前。
随即唐柏青和大熊两位当事人,被警员带上了汽车,而女尸则是被放在警用面包车运走。
唐柏青坐在警车内,大脑一片空白,他的心很乱,似乎已经预感到了自己的结果。
前途尽毁,牢狱之灾!
……
凌晨四点多钟。
余明远的电话打到了苏天御的手机上:“你赶紧起来去一趟三楼,那里出事了,你把船什么的都重新安排一下,在早晨八点半,警署上班之前运走,快!”
苏天御猛然坐起:“什么事儿啊?”
“唐柏青扎针,嗨大了,在哪儿打死了一个人!”
“……这尼玛不是闲的吗?”苏天御无语地骂了一句,起身就下了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