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四十一章 还有一个方向

第四十一章 还有一个方向


  
凌晨,四点四十分左右,苏天御,白宏伯,张浩等人开车抵达三楼仓库,这时室外的暴雨还没有停,三楼仓库屋里屋外还有几名警员在现场取证。
车内,苏天御拿着电话,拨通了余明远的号码:“喂,我们到了,但我看仓库里还有警员啊。”
“先不用进去,他们一会搞完现场会贴封条,等他们走了你们再弄。屋里的其它设备不要动,把后院的快艇什么的清理干净就行。”余明远心里其实挺烦的,觉得自己摊上了不必要的麻烦,但还是克制着情绪,吩咐苏天御等人收尾。
“行,我知道了。”苏天御点头。
二人聊了一会,就结束了通话。
“这个唐柏青真的是闲的,玩女人还至于玩出人命吗?好好爱不就完了吗?”白宏伯实在不理解为啥美好的男女关系,最后会搞成血色事件,他也很心烦:“你说这事儿会不会影响到咱的买卖啊?”
“应该不会吧,”苏天御点头:“这是两个事。”
“唉,这明天就要接新货了,今晚却踏马出人命了。”白宏伯点了根烟:“烦死了。”
苏天御刚才还没想那么多,但此刻一听白宏伯的话,突然反应了过来:“卧槽!唐柏青在仓库惹的祸,那……那大熊呢?”
众人听到这话,全都一愣。
“他在这里住,估计让人当目击证人给带走了吧。”白宏伯试探着回了一句。
……
正常来讲,唐柏青的案子是警务署直接出警的,那他和大熊理应被带回署里问讯。但副司长老杨却没有这么安排,反而是让下面的警员,把人带回了闸南区刑事案的办公楼。
室外的暴雨还在下,唐父的商务车停在了闸南区刑事案办公楼的对面,打着火,关着灯,车里坐满了人。
“老唐,你打打电话,找找关系啊!”唐母很着急地催促道:“不能就这么干等着啊。”
“你脑子不好啊?”唐父皱眉回怼道:“老杨那边还没有给信呢,我现在找关系有什么用?怎么说?说你儿子杀人了?!”
“那怎么办啊?”
“等着,老杨那边不给信,就先不要节外生枝。”唐父摆手回道。
唐母抽泣着,没敢犟嘴。
此刻刚刚清晨,警司的人还没有上班,刑事案的办公楼内非常空旷。
唐柏青被带回来之后,人就一直在三楼的警员办公室待着,没人对他进行问询,更没有人对他采取管制措施,反而是大熊被警员问了两次,都是一些案件基本情况。
三楼的刑事案办公区内,老杨坐在靠窗的座椅上,正在低头看着被害人资料,以及唐柏青,大熊的资料。
“唐柏青说那个女的怀孕了,是事实吗?”老杨翻着资料问道。
“不是事实,法医检查了,她没怀孕,估计是吓唬唐柏青的。”旁边的警员喝着茶水回道:“但她扎针的事被证实了,这对唐柏青有利。”
“那还行。”老杨点了点头,眯眼打量着大熊被问出来的个人情况:“这个吴士雄的家在土房街啊,家里还有两个兄弟?”
“对,他自己填的表。”警员附和着回道:“我提了一下这个小子,他好像还有点弱智,说话结结巴巴的。”
“啊?”老杨抬头:“他还有智力缺陷啊?”
“我听他说话像。”警员轻声提醒道:“头儿!如果这小子真的有智力缺陷,那还麻烦了呢?!回头咱要按照这个女的扎针,先动手,唐柏青正当防卫的方向做,那吴士雄如果被判定有智力缺陷,他的证词检方够呛能认可。但如果没有第三证人的话,光靠唐柏青的口供和搞出来的证据细节……检方和法院这两关,也难过。”
老杨在龙城警务署刚成立的第三年,就在这里担任警员,他虽然级别不是特别高,但处理刑事案的经验非常丰富,只粗略扫了一眼资料,心里就对这事大概有了想法。
“走,去看看这个吴士雄。”老杨起身。
“你还审他啊?没啥用吧?”警员也跟着站了起来。
老杨没吭声,只迈步走出了办公室。
五分钟后,问询室内,吴士雄见到老杨进来,立即站起身:“长……长官好!”
“呵呵,没事儿,你坐你坐。”老杨笑着摆手:“抽烟不?”
“不了。”大熊摇头。
“你笔录我看了,这事跟你没啥关系。”老杨坐在问讯桌内,很有亲和力地说道:“早上回了警署,你签完字就可以走了。”
“啊,麻……麻烦了。”大熊点头。
“我看你笔录里写,你家里还有两个兄弟啊?”
“对……对,我还有两个大哥。”
“他们都工作了吗?哎,你家也是当初从夏岛那边转过来的吗?”老杨一句正经话不问,反而跟大雄聊起了家常。
一直搞到早上六点半左右,老杨才走出闻讯室:“快上班了,你们收一下尾,咱们八点回警署。”
“好。”警员点头。
“我出去一趟。”老杨拽了一件外套,快步离开了办公楼,顶着小雨,上了唐父的汽车:“别在这儿停着,往前开开。”
司机闻声照做。
“怎么样,老杨?”唐父立即问了一句。
“老唐,这个事说复杂也复杂,但说简单也简单。”老杨很矛盾地回了一句,搓着手掌叙述道:“柏青和那个女的都扎针了,但这一点咱可以做,可以改。不过按照之前定的思路,现场那个目击证人可有点棘手……他有智弱,目前还没有测出来到底弱成啥样,不过他要是有严重智力缺陷的话,那他的证词在检方那的作用就不大了。”
“啊,你继续说。”
“我想了下,这个案子其实还能往另外一个方向带。”老杨趴在唐父的耳边,轻声说起了自己的想法。
……
早晨7点刚过,闸南区港口附近的一家早餐店内,魏相佐吃着豆浆油条,瞧着胃口极好。
“坐堂,你听说了吗?”
“什么?”
“昨晚海警队的唐柏青好像出事了。”一名青年低声回道。
“什么事?”魏相佐问。
“好像是死人了,就在海燕坑的那个仓库。”青年冷笑着骂道:“昨天咱帮带还想找他呢,没想到今天连人都见不到了。”
“找他干啥啊?”
“还能干啥?唐柏青和脏帮整的那个买卖,让大家伙不乐意了呗。刚开始没多少量,卖个面子也就卖了,但他们现在越整越大啊,上面不乐意了呗。”青年反问了一句:“坐堂,你咋看这个事?”
魏相佐喝着豆浆,没有吭声。
与此同时,苏天御处理完三楼仓库的尾巴,立马和白宏伯,张浩二人开车去了闸南警司门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