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六十五章 一边喜洋洋,一边丧丧丧

第六十五章 一边喜洋洋,一边丧丧丧


  
露营地内。
余明远见四人走来后,立即出言问道:“都安排妥了?”
“嗯,安排妥了。”孔正辉率先回应道:“不过,我们和那帮雷子分开之前,他们那个领头的,要让咱多加十万块钱。”
余明远皱了皱眉头:“为什么?”
“他们说推船进入海口是计划之外的,这无形中增加了这次活的风险性,所以他们要让加钱。”孔正辉弯腰坐下:“我身上没带那么多现金,就没给。”
余明远斟酌半晌:“行了,那你甭管了,我让人把钱给他们。”
苏天御拧开一瓶水,站在遮阳伞下面问道:“这批人是谁找的?”
余明远看向他:“怎么了?”
“挺一般的,干活有点慢。”苏天御低声说道:“而且也不担事,不然我也不会自己去开船。”
白宏伯听到这话,立马在旁边插了一句:“我觉得这帮人挺猛的啊,下手黑,而且看着挺专业,刚开枪就上船了,这还慢啊?”
苏天御没有跟他争辩,只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远哥,以后做海面生意,这什么样的人咱们可能都会用上,不能总是现用现找。”
余明远缓缓点头:“嗯,这批人是一个部队朋友介绍的,回头我让中间人安排吧。”
苏天御喝了口水,没再吭声。
“你觉得下面怎么办?”余明远抬头看着苏天御问。
“还能怎么办?咱们该旅游旅游,该潇洒潇洒啊。”苏天御笑着回道:“码头的事儿,跟咱有啥关系?”
“呵呵,对,再待两天。”余明远也觉得这个提议好,立马起身说道:“我补个觉,你们玩吧。”
就在这时,安七七,娃娃等人走了过来。
“你们昨晚到底干啥去了?”娃娃也很好奇地问道。
“都跟你说了,我们饥渴难耐,找地儿拼刺刀去了。”白宏伯有点急眼地回道:“你咋就不信呢?”
“切,撒谎!”娃娃见他不说,也就没有再追问。
安七七戴着鸭舌帽,穿着运动衣,直接岔开话题:“有一块登山骑车的嘛?”
“好哇,正好我也想去山上看看。”苏天御也不知道是想骑车,还是想骑人,总之对方一提议,他立马就响应了。
白宏伯一听这话,也提出了建议:“为了让男同胞对这个运动提起兴趣,我建议咱们选双人自行车骑,一男一女组成搭档,搞个自行车马拉松。最后一名到山顶的,今晚吃饭的时候,给大家表演个节目。”
“呵呵,好呀!”安七七笑着应道。
“咱俩一组呗,娃娃。”白宏伯是个非常会搞气氛的人,有他的带动,男生和女生之间的关系,一直在持续拉近着,并且这种距离可能最终会变成负数,只是不知道谁能先到达这个点。
娃娃扫了一眼白宏伯:“我得脑血栓成什么样呀,才会选择跟你一组?就你这个体重,往车上一坐,我估计就蹬不动了。”
“我底盘稳啊,托你没问题!”
“手心手背分组吧。”安七七笑着喊道。
“来吧,来吧!”白宏伯冲着男同志使了个眼神。
“我不去了,我也睡一会儿。”孔正辉没啥兴趣。
“走,一块呗!”苏天北站在他身边邀请了一句。
孔正辉撇了撇嘴,非常鄙夷地看着姑娘们说道:“一群大学都没毕业的毛头孩子,馒头可能还没有白宏伯的大呢,天天腻腻歪歪地凑一块有啥意思?还不如睡会觉呢!”
“你不喜欢青春有活力的啊?”苏天北问。
“我喜欢夕阳西下的。”孔正辉扔下一句后,直接钻进了帐篷。
就这样,苏天御,白宏伯,苏天北,还有余家的二公子等男士,一块跟姑娘们进行了手心手背分组,随即租了双人自行车就上山了。
男同胞都很有默契,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要拉什么屎,所以最后的分组是:苏天御和安七七,白宏伯和娃娃,苏天北和一位长相文静的姑娘,而余家的男孩,则是跟安七七,娃娃的同学搞到了一块,总之分得特别明白。
……
余明远团队正在气氛欢愉地进行着露营旅游时,码头那边已经彻底乱套了。
首先,有了媒体和闸南警司的介入,渔船上的货和被抓的冯海等人,几乎第一时间就暴露了。徐虎在码头的关系再硬,也不可能把他们摘干净了。
早上九点半左右,龙城市警署召开了专案会,经过一系列讨论后,最终决定由刑事罪案处,与缉私处共同来侦办这起案件,负责人分别是李兴和王道林。而最先进入现场的闸南区警司,也要起到协查,配合的作用。
这个专案组的构成,肯定是经过一系列桌下运作的。但在这一点上,余明远并没有私下过多打点,而是王道林自己想吃这个案子,所以是他私下找了人,把自己弄进了专案组。
王道林刚刚介入这个案子,就不知道收到了多少关系的电话。这群人的目的只有一个,他们想让王道林抬抬手,给码头那边行个方便,但后者都以自己刚接手案子为由,暂时不了解情况给回绝了。
王道林这个人很贼,他这么干的目的,一来是可以卖余明远人情,后续对方也一定会私下安排他,同时又可以卡码帮一道。案子掐在手里,对方是一定会求他,安排他的。
只不过王道林现在并不急着伸手拿东西,而是要观望案子走向,再做决定。
……
警务署成立了专案组之后,龙城市的多家媒体,都对昨晚的海面枪击案,走私案进行了报道。海关海警那边扛不住压力,只能开了个案件发布会,介绍了一下案件情况。
船上发现的金砖,约有七百多斤,除此之外,走私的平板电脑,手机,手表等货物,价值也高达五六百万。
如果单纯只是走私被抓,那整个事件的轰动性,还不至于被推到各家媒体都跟风报道的程度。可这个案子里有两个非常敏感的因素。
一,涉嫌贩犊,数额巨大。
二,匪徒在海面上拿着自動步扫射,并且海警还多次进行开枪,甚至连直升机都调动了。
这两点,才是让这个案子的关注度持续升高的原因!
……
上午十一点半,正在单位不停打电话的唐柏青,突然见到四名穿着西装,胸前戴着工作牌的男子走了进来。
“稽查署的,我们有点情况找你了解。”领头人员面无表情地冲着唐柏青喊了一声。
完了,芭比Q了!
稽查署的人这么快就找来了,那说明海警队的上层关系,也够呛能压住这个事了。
与此同时。
徐虎坐在车内,拿着电话吼道:“你不要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我就问你,每回走货你拿没拿钱?!现在出事了,都踏马推卸责任!老子十几个兄弟被摁住了,一千多万的货都被扫了,我怎么跟总帮那边交代?!”
码帮总堂口,一名快六十的老头皱眉喝问道:“这次货一共就三百公斤,为什么船上发现了七百多斤?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