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六十六章 一波接一波的进攻

第六十六章 一波接一波的进攻


  
中午。
稽查署的问询室内,唐柏青虽然没有被戴上手铐,也没有被锁在铁笼子里,但他身上的手机,证件等私人物品,则是全部被搜走。而且问讯他的人,还在室内装了两组执法录像仪,并且严格按照传讯规定,派了记录员,主问询员,以及监问员,对唐柏青进行问讯。
这个架势是非常正规的,那些被撸掉下马的干部,在临被关押之前,几乎面对的都是这样的问讯。
唐柏青此刻说不紧张,那绝对是扯淡。
昏暗的问询室内,主问询员面无表情地看着唐柏青:“从现在开始,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要正面回答问题,不能回避,不需要解释,明白吗?”
“明白。”唐柏青点头。
“案发当天,你是几点进港的?”
“按照规定,我是下午四点半进港的。”
“好,你进港之后,是什么时候上的海警巡逻舰?”
“晚上八点,交班的人回来了之后,我和其他队员才上巡逻舰的。”唐柏青额头冒汗地回道。
“我看了你们内部的排班表,案发当天,原本当值的队长应该是黄志成,他当天为什么和你换班了?是你主动提出的,还是他主动提出的?”问询员又问。
唐柏青犹豫了一下:“是我主动提出的,因为我原本今天有事,所以想串一天班。”
“你们是整个小队进行了轮换,也就是说,除了你之外,你们队的其他海警警员,也都进行了调班。”问询员皱眉继续问道:“你今天有事,你小队所有成员也有事吗?”
唐柏青攥了攥手掌:“……海警队夜间巡逻,需要很细的分区,我和老黄的人不熟悉,也没什么默契,所以才整队调班的,这样便于工作,而且在海警部门也并不少见。”
“你确定,你不是蓄意调班,没有其它目的?”
“没有!”
“为什么你巡逻的区域,一再避开4号巡逻海域?一艘肉眼可见的走私渔船,从正面进港,你们提前就没有一丁点发现吗?你是怎么做巡逻区域划分的?你考没考虑到,你的巡逻计划是有漏洞的?”问询员咄咄逼人。
唐柏青来之前是有心理准备的,但面对稽查人员不停地问话,心里多少是有一些慌乱的。
再牛B的谎话也是会有漏洞的,更何况唐柏青面对的还是专业的稽查人员。这帮人可能连署级干部,探长干部都收拾过,又怎么会对唐柏青束手无策呢?
二十多分钟的问讯下来,唐柏青身上流出的汗水,已经浸透了衣衫。
……
下午三点多钟,唐柏青被稽查部门的人暂时释放,但对方让他签了近期不准离开龙城,以及随时接受传唤的通知。
唐柏青离开稽查署后,立马返回了单位,找到了自己上层的海警中队长。
办公室内,唐柏青关了门,低声冲着秃头的中队长说道:“玛德,稽查署的人给我拽过去一顿问讯,还让我签了近期不能离开龙城的通知。老汪,我觉得这事儿有点大了。”
中队长抬头扫了他一眼,脸色阴沉的没有吭声。
“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咱能不能让码帮的人咬死了,就说船上的金砖是另外一批匪徒放的,这是嫁祸,让他们只承认自己走私了普通货物?”唐柏青问。
“你没脑子啊?!”中队长皱眉回道:“将近四百公斤的金砖,匪徒是怎么在短短几分钟内,全部运送到渔船上的?指纹又怎么解释?!还有,如果匪徒现场留有视频影像,咱们要这么说,他们在哪个平台上一公布,海警队这边马上就会被锤死,而且事情会变得更大!”
唐柏青斟酌半晌,非常急躁地继续说道:“那这样行不行,我给码帮的人打电话,让他们推冯海出来顶缸,就说他是串通了咱们这边的部分海警,偷着进行走私的。这样会把咱们摘出去,案子搞到他们这就结束了。”
“你现在还想着把自己摘出去?”中队长不可思议地问道。
“不然呢?!”唐柏青反问。
中队长咬着牙站起身,从自己办公桌上拿出了两份通知,直接塞在唐柏青的怀里吼道:“还想着自己能不受牵连,你在梦游吗?!他妈的,你和我都要站出来承担责任,明白吗?!”
唐柏青低头一看,见到手里的两份通知,分别是命令他和中队长的停职审查通知,这个命令是海警署直接下达的。
唐柏青懵了:“啥意思?”
“先不说你是否串通了码帮走私,贩犊,就光走私船明晃晃地进了内港,并且冲进了入海口这一条,你和我就有着不可推卸的渎职嫌疑!你是干啥吃的?你是海警啊!船进来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说得过去吗?”中队长同样心态爆炸地吼道:“将近四百公斤的金砖啊,这是多大的事啊?你爸出事了,你都不能让它出事啊!”
唐柏青看着勒令他停职的通知,大脑气血上涌,心里的负面情绪在不停地攀升着。
从失手打死那个女的开始,唐柏青就没遇到过一件顺心的事儿!
……
龙口,码帮总堂口内。
魏相佐坐在那名年近六十的老头旁边,低着头,一言不发。
徐虎从外面走进来,先在关二爷面前上了香,才冲着那名老头恭敬地喊道:“师傅!”
“我就进了三百公斤的货,为啥最后查出来有将近四百公斤?”老头插手问道。
徐虎低着头,一时间没有回话。
……
晚上八点多钟,广济岛微风徐徐,星辰耀眼。
一群年轻人围着定点燃烧的篝火,坐在铺垫上,正在进行着联欢活动。
“今天爬山,我是最后一名,我没啥说的。”白宏伯没少喝,拿着连接着电脑的麦克风,摆手喊道:“我给大家唱一首歌吧!”
“蠢得跟猪一样!”娃娃噘着嘴,极其无语地骂道:“别人都到山上了,我俩才刚到山脚。”
“有请娃娃女士伴舞!”苏天御起哄喊道。
娃娃不情愿地站起身,从自己的小箱子拿出一根管子,马上调整好情绪,站在白宏伯身边说道:“我跳舞一般,算了,我给大家吹个箫吧。”
“……!”白宏伯听到这话有点吃醋:“我个人建议你,还是晚上给我独奏比较好。”
“滚尼玛哒!”娃娃啐骂了一句,摆着小手喊道:“兄弟姐妹们,嗨起来呀!”
……
一区某地,两台印有战锤LOGO的越野车,通过了检查站后,立马直奔龙城方向。
车上,一名黑人兄弟皱眉啐骂道:“码帮就是一群蠢货,我们就差用核航母给他们护航了……但货依然出事了……我简直无法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