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八十一章 贼

第八十一章 贼


  
梁峰家中,一名码帮的马仔扭头冲着徐二说道:“我也感觉这事有点怪,咱们刚打完电话,这还不到十个小时他就来了。二哥,你说这小子会不会在照片里看出了什么?他们几个有的脸上有伤啊。”
“能看出个几把,你以为这是照相馆呢?拍全家福还得搞成一排,一个个坐直流的?!”徐二摆手:“摆拍的,他看不出来啥。”
梁峰思考一下,插嘴回道:“我……我觉得他应该不知道我家,因为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共同的熟人,他想打听也费劲。”
“他知道你在这个村,想打听你还难吗?”徐二绝对是个老江湖,他斟酌半晌后,立即吩咐道:“让虾狗一个人开车过来,接上梁峰去见面地点。其他人在周边趴好,我等一会从后门出去,跟上你们。”
“好!”马仔点头。
……
五分钟后。
一台普通越野车停在了梁峰家门口,司机掉头之后,冲着小院门口按了按喇叭。
过了一小会,梁峰独自一人走了出来,弯腰坐上了汽车。
司机扭头看了一眼梁峰:“旁边,你家里都有人,千万别耍花样,不然你知道后果。”
“是!”梁峰乖巧点头。
司机面无表情地开着车,赶往见面地点。
楼上,徐二撩开窗帘一角,眯眼看着离去的汽车说道:“一会这边留两个人,防止那小子跟咱玩路子。”
“好!”
梁峰家所在的这个生活村规模并不算大,所以老黑约他见面的地点也很近,大约只有不到三公里的距离。
汽车开了五六分钟,梁峰已经到了见面地点。他掏出手机给老黑拨打了一个,但对方却没有接。
梁峰思考半晌,懂事地冲司机问道:“我再给他发个简讯?”
“你就发,你已经到这了。”司机回。
梁峰闻声照做。
……
生活村内,老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目光充满了狡诈。他目前的种种行为,准确地讲并不是聪明和智商的体现,而是一个老贼经验的体现。
干老黑这个行当,那一个不留神,脑袋可能就要搬家。再加上老黑这个团队,并不是那种极为专业的固定团伙,它的人员构成很复杂,基本靠的是人找人,人介绍人,每次干活的成员都很分散,不固定。有的钱赚够了,就彻底退出了;有的新进来的,你也不清楚对方到底是啥性格。
正常来讲,老黑是绝对不会在自己手下马仔身上接活的,因为上线不认识自己,风险性就会增加很多,更何况梁峰跟他的时间还不算太长。
不过目前老黑手里很缺钱,他是没办法,才决定过来试一试。
灯光昏黄之处,老黑低头扫着电话,也没有回梁峰简讯。
大概又过了五分钟,梁峰等得很急,再次给老黑打了一个电话,但对方依旧没接。
与此同时,徐二待在梁峰家里,感觉时间上差不多了,这才孤身一人从二楼后窗跳了出来,随即向四周扫了一眼,见到周围没啥异常,这才翻墙离去,快步走向见面地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梁峰坐在车里等的汗都下来了,他皱眉看着司机问道:“我……我表现得没啥反常吧?”
司机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你再给老黑发个简讯,直接问他,到底来不来,如果不来的话,咱就走。”
“好!”梁峰拿着手机,再次编辑起了简讯。
“滴玲玲!”
简讯还没等发出去,梁峰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立马按了接听键:“喂?大哥!”
“你在那儿了?”梁峰问。
“在啊,刚才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接啊!”
“十字路口有几个牌匾灯还亮着?”老黑低声问道。
梁峰扫了一眼四周,见到有几家门面店还在亮着灯,随即回道:“五个牌匾还在亮灯。大哥啊……你不信我啊?”
老黑稍稍停顿一下:“咱吃这碗饭,不小心点就要掉脑袋,这样做,对你,对我都好。”
“是。”梁峰附和一句。
“行了,你回去吧,这几天我在找你。”老黑说话慢条斯理的。
梁峰懵了:“什么意思啊?”
“我今天就没过去,家里有点事儿,走不开。”老黑轻声回道:“我一个锡纳罗的朋友去了,他看见你的车了,给我发简讯了。”
“你这……!”梁峰有些无语。
“还是那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啊。这两天我带人过去,如果事可以的话,咱们马上就走。”老黑皱眉说道:“电话别关机,我到了,会联系你,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他咋说?”司机问。
“他说他没来,但他一个朋友已经看见咱们的车了。”梁峰回。
“妈的,这个老油条还不好钓啊!”司机骂了一声,拿着电话拨通了徐二的号码:“大哥,人没过来。”
“啊?”
“对方说,他是让一个朋友过来的,看见我们的车就走了,但本人没到,说晚几天会联系梁峰。”司机解释了一句。
“艹!”徐二闻声骂道:“那我都出来了啊!”
“你看我们怎么办?”
“……!”徐二思考一下:“这小子挺贼的。这样,你们原路返回,把梁峰放在家门口,然后你把车开远一点,别回蹲坑位置。”
“好,明白了。”
二人结束通话,汽车再次返回梁峰家,而周围埋伏的码帮兄弟,也各自撤掉了。
生活村,一处阴暗的胡同内,老黑步伐很快地离开了梁峰家周边,并且第一时间给一个朋友打了电话:“喂!”
“咋了?”
“……我手下一个马仔,好像要钓我。”老黑一边走一边说道。
“钓你?你什么意思?”
“这个马仔之前跟我干过几次活儿,但都是小路面买卖,事很小。”老黑低声回道:“他要是出事的话,很可能是海上那次。”
对方听到这话怔住。
“你确定吗?!”
“我不确定。”老黑声音沙哑地说道:“我原本在家过年,这小子说有个大活要介绍给我,我觉得有点突兀,因为他和我在一块时间不长,但我手里缺银子就来了。我是当天接的电话,当天就到了。进了村,我给他打了电话,他刚接起来,家里三间屋的灯就都亮了。而且大过年的,他家院里连鞭炮,烟花箱子啥的都没有,我觉得有点怪,就没和他见……。”
……
再过五分钟,白家。
苏天御摆手示意众人先别说话,自己接通了手机:“喂,远哥!”
“妈的,有点急事儿,上次海面上的活,好像被人摸到了。”余明远的声音响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