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九十九章 一路相送

第九十九章 一路相送


  八匹战马开路,赵巍虎一路北行,领着七台破车就跨上了边界桥。
奇卡山两侧,码帮数百号人让开了道路,不敢回去,更不敢拦着。
徐虎站在人群中央,双眼充满怨恨,双拳紧握,内心憋屈到爆炸,但也没敢喊一嗓子,让码帮众人跟尺军碰一碰。
这可是边境线外啊,尺军穿上军装,可以说是部队,但脱了军装,那就是最猛的匪! 
码帮在城内呼风唤雨,人多势众,但到了锡纳罗地区,他们终究只是一股地面力量而已,想跟靠打仗吃饭的尺军碰一下,那纯属作死。
这帮人急眼了,可不会管你什么区内总协会,什么码帮堂口,一言不合,直接架起机枪突突,真打死你几十号人,谁也没办法。
八匹马越过边界桥后,二马上的副官立即提醒了一句:“首长,咱还往前走啊?过了境,海军部队那边要真找茬,咱也挺麻烦的。”
赵巍虎牵着缰绳道:“呵呵,驻军那边给我打电话了,海军就过来两卡车的人,他们想留住我有点难啊。但要是让我跑了,老子让龙城四大港一天消停日子都过不上!”
“也是。”副官闻声点头。
……
边境线内。
海军,海警,海关缉私部门的人聚在一块,脸色都非常难看。
领头的军官拿着电话,低声冲着上层领导说道:“驻军找了赵巍虎,他们把人送到线内了。码帮的人说奇卡山上,至少有一百多台尺军的武装皮卡,他们没过线,就在山坡上。”
电话内的领导咬牙沉默。
“怎么办,要从港内再调部队过来吗?”
“那还能来得及吗?更何况过去了,你动尺军有啥用?”领导破口大骂:“赵巍虎最近给锡纳罗的一支官军干活,算是半个正规军,你搞了他,闹不好还是踏马的外交事件。”
领头军官无言以对。
“……狗日的驻军玩脏的!说好两边自行码牌,他们却找区外力量介入。”领导很恶心地骂道:“撤了吧,堵在那儿没用了。”
“是!”
……
早晨七点二十分左右,赵巍虎等人牵马立于龙江沿岸,放眼望去,已经能见到龙城市中心的景象。
不远处,驻军的三台卡车迎面行驶而来,停在了十字路口。
赵巍虎扭头看向余明远的车内喊道:“就到这了,你们走吧。”
“谢谢你,赵长官!”余明远冲着赵巍虎喊了一声。
“不用谢,该给的东西给我就行了。”赵巍虎笑着回道。
“一定!”余明远回了一声后,才扭头冲司机说道:“走吧。”
话音落,车队再次启动,跟在了驻军卡车后面,直奔龙城方向。
苏天北坐在车里,还是忍不住回头看向骑马的赵巍虎:“八个人就敢进线内,八匹马望龙城,真特么爷们啊,我都看硬了……!”
孔正辉用纱布堵着伤口,低声回道:“那你去区外跟他混吧。”
“……我还真想去。”
“你去个屁!你不活啦?”苏政才皱眉喝骂了一句。
苏天北一听见亲爹的骂声,当场就决定结束自己的军旅生涯。
车继续往前开,老黑突然反应了过来:“卧槽,你们进城了,老子跟过来干啥,自首啊?赶紧停车啊!”
苏天御闻声抓住了老黑的手腕:“哪都别去了,回家坐坐吧。”
“别跟我搞这些花里胡哨的,”老黑斜眼说道:“不然我拉雷了。”
“留个联系方式吧,”苏天御直言说道:“以后多交流。”
“我跟你交流屁啊!”老黑掷地有声地说道:“我再接你们的单,我是孙子!就给一趟活的钱,老子前前后后打了几百发子D,命差点都搭上。”
“停车!”苏天北喊了一声。
“你自己好走吗?”苏天御问。
“没有你们,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老黑跳下了车,非常果断地迈步就向路边山野走去。
苏天御喊:“真不留个联系方式了?”
“有缘再见吧!”老黑摆了摆手,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他那个团队,就他还行。”孔正辉评价了一句。
“是。”苏天御表示认同。
……
早晨八点钟左右,驻军的卡车将众人带到闸南区城内,见到余锦荣等人出来迎接后,这才调头离去。
余锦荣亲自下车,迈步来到车队旁边,冲着白大彪,苏政才等人说了一句:“人进城了,就没事了,各自回去安顿一下,回头咱们再聊。”
白大彪情绪非常低落, 只冲他点了点头,而苏政才则是竖起大拇指回道:“讲究!”
“走吧!”余锦荣摆手。
车队进城后,各自离去,各回各家。
……
余明远上了自己父亲的车,脸上的血迹还未干涸,脖子上,脸上都有轻伤。
车内,余锦荣一言不发,只插着手,看向路边。
“爸,我让您为难了,但这事……我不后悔。”余明远率先张嘴说道。
余锦荣插着双手,轻声回道:“你知道让赵巍虎跑这一趟,咱得付出多大代价吗?”
余明远沉默。
“驻军晚上就得把答应尺军的军火送过去。”余锦荣低声说道:“人情欠得不少啊。”
余明远还是没有接话。
“明远啊,跑江湖要讲人情世故,做生意也可以在必要的时候性情一下,但要搞政治,你就必须足够冷静。”余锦荣回头看向他:“……你成年了,有自己的想法,我可能多说一句你都烦。今天这话到此打住,以后你干啥我都不会在多问,在拦着,我能做的就是给你当后盾,解决你的任性和不冷静。”
余明远听到这话,头皮发麻,内心温暖,他看着父亲沉吟许久后回道:“我……我知道了。”
“回家吧!”余锦荣不再多说。
……
上午。
苏天御在家里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又用医用胶带啥的处理了一下外伤,这才走出家门,准备去白家看看。
白宏涛停尸家中,连棺材都要现打。
丧事马上就得张罗,苏天御理当应该过去看看。
苏天御在家里跟二叔打完招呼后,迈步就走出了大院,去了自己停车的那个胡同。
“滴滴!”
苏天御用钥匙按开车门锁,伸手就要拽门。
“小……小御哥……!”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苏天御的耳朵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