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风起龙城 > 第三九五章 奇怪的藏身地点

第三九五章 奇怪的藏身地点


  大约两分钟后。
老黑在车上接通了苏天御的电话:“喂,我们去哪儿?”
“我一会用新电话给你发个地址,你们直接过去就行。”苏天御立马嘱咐道:“你和他们一块藏住了,千万不要出来。”
“现在跑,跑不出去吗?”老黑问。
“不可能跑出去了,保龙集团死人的消息,肯定已经扩散出去了。胜利区警务司,市警务署,以及监管会,都会死挺保龙的,人出去了,一旦被抓住,那咱就完了。”苏天御解释了一句。
老黑有些担忧:“不出城,被憋在城里,那就只能等着人家查了。我们完全没有主动权,你懂我意思吗?”
“一会你去了那个地址,就会明白我的意思了。”
“好吧。”老黑说完自己的想法后,见苏天御依旧坚持,也就没有再反驳。
“就这样。”
二人结束了通话,苏天御斟酌半晌,冲着孔正辉等人说道:“跟我去一趟天鸿港。”
……
市政大楼,市长办公室内。
黎明笙背手站在窗口处,双眼凝望着璀璨的夜色。
李源迈步上前,有些搞不懂地问道:“领导,咱们接人,这会不会……?”
“不接也是有风险。”黎明笙轻声回道:“谁都清楚,我很照顾苏天御,同济会一旦出问题了,那就是我出问题了。”
李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在区外有人想杀我,在区内有人想让我下台。此次矿工事件,一旦有失控的趋势,那工会站不住,火就一定会烧到这间办公室。”黎明笙扭头看向李源:“狗六子现在也不好做,你出面去找他一下,既给他吃一颗定心丸,也给他的合作方看看,我是支着同济会的。”
李源一点就透:“我明白了,领导!”
“去吧,我一会回家。”黎明笙摆了摆手。
“好!”李源应了一声,快步转身离去。
黎明笙看了一眼他的背影,突然喊道:“一会见完苏天御,你回我家。”
“好!”
李源回应后,离开了办公室。
灯光昏暗的房间内,黎明笙低着头,漫步行走,双脚踩得地板泛起吱嘎吱嘎的声响。
掌握一区核心权力的,共有两大派系,分别是共和谠,以及民政谠。这两大派系的博弈和斗争,已经持续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从纪元年开始,双方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而大部分的执政领袖,也是从这两大派系中诞生的。
中途可能会发生些许意外,但那也是博弈过后,双方妥协的结果,傀儡领袖不在少数。
近些年,龙城逐渐崛起,并且它还拥有部分自治权利,所以两大派系的斗争,也辐射到了这个背景极为复杂的自治区内。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黎明笙被空降到了龙城,接任了市长的位置,而背后支持他的势力,就是民政谠派。
民政谠对黎明笙的要求是非常简单的:一,他们希望老黎能在任期内,削弱共和谠对龙城的控制;其二,也希望老黎能在任期内干出一些成绩,巩固民政谠在龙城的权力地位。说白了,就是要扶持自己势力,在关键位置,安排上自己的人。
这个条件看似很简单,因为老黎是市长,他想搞倾向于自己派系的人事调动,那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但事实上,这俩条件是很难达成的。因为共和谠本身对龙城的掌控力就要更强一些,很多市政主要位置上的人,全是这个党派的。再加上老黎头上还有个权力滔天的监管会,所以他来龙城之后,基本上是举步维艰的局面。
想干点什么事,都要被遏制,被限制,被共和谠的各方势力绞杀。
即使这样,竟然还有人希望黎明笙死在区外,由此可见龙城的政治环境有多复杂。
对于老黎个人而言,他是心怀理想抱负和野望的,他并不甘心自己的政治生涯,最终以傀儡的角色画上句号。但他也清楚,自己目前的能量很弱,是在夹缝中求生存,所以他要等待时机。
此次矿工事件的发酵,出现了诸多意外,老黎在等待机会的同时,也发现自己退无可退了。
监管会逼迫得太狠了,他们的种种动作,都是奔着自己来的。
老黎有些不甘心,有些愤怒,甚至他苍老扁平的血管里,还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黎明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走了许久后,突然停下脚步,扫了一眼窗外,伸手拿起自己的外套,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三分钟后,黎明笙乘坐市政的配车,离开了单位。
……
胜利区。
老黑等人在确定自己已经摆脱警员的追击后,立马选择了弃车,重新步行跑路。
走了一段距离后,众人稍微换了一下衣服,拦了一辆出租车,又赶往了第三地点。
几经辗转后,众人来到了一处静谧的小区门前,老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地址,又看了看小区门口的大牌子,瞬间懵圈:“卧槽!我终于知道为啥狗六子说,来这就安全了……!”
……
深夜11点半。
苗子维面见了监管会的领导,而徐劲波,刘昌明,也都在胜利区警务司,审讯刚刚被抓捕回来的工人。
一间关了监控录像的提审室内,徐劲波疯了一样的在殴打一名二毛的兄弟:“老子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他们俩到底跑哪儿去了?!”
办公室内,心里比较上火的刘昌明,突然接到了署里的电话:“喂?领导!”
“署里的技术部门,通过监控网,甄别了匪徒最后的弃车地点。”
“在哪儿?!”刘昌明立即问了一句。
“在龙口区,宝光大道。”对方回。
刘昌明闻言立即让一名技术警员放大墙壁上的地图,皱眉看了好半天,突然说道:“龙口区?!他们没往市外跑啊,反而往中心跑,这是什么意思呢?”
“你让人马上去现场侦查。”
“好!”刘昌明点头。
……
天鸿港内。
苏天御在码工协会分部,见到了魏相佐的几名兄弟。
“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都理解了吗?”苏天御问。
“明白!”众人点头。
与此同时,码工协会龙口区分部内,顾佰顺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说道:“……那个女的跑了吗?”
“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