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美漫大镖客 > 第573章 终究还是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第573章 终究还是一个人扛下了所有


  酒店餐厅。
  瑞雯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连头发都还是湿漉漉的模样。
  她低头用力地切割着牛排,餐刀与餐盘摩擦发出的声音让人忍不住起鸡皮疙瘩,不少人都诧异地看了过来。
  洪非:“你再这么切下去,盘子就要碎了。”
  瑞雯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继续自顾自地用力。
  洪非摇头不已。
  这个女人看起来非常记仇, 而且还很很小气,看起来以后得小心一些,不能让她给自己倒水,否则他也不确定对方会不会往他的杯子里吐口水。
  眼看服务员快步走来,洪非直接以心灵之力控制了她的身体。
  那令人牙酸的声响戛然而止,瑞雯也保持着动作一动不动。
  等到其他人都回过头去之后, 洪非才道:“如果我放开你之后你仍然继续的话, 那我就让你保持这个动作知道明天太阳升起。”
  说罢,他撤去心灵之力,瑞雯瞬间抬头。
  她的惊讶完全写在脸上:“你居然还有心灵之力?”
  “是的,不过这也不奇怪吧?我记得白皇后艾玛也有钻石形态和心灵感应两种能力。”
  “你还知道她?”
  “当然,等我找到她以后,我们的X学院里肯定也有她一位。”
  另外,洪非也很想知道,当她转化为钻石形态之后,敲下来的钻石会不会重新变成肉身。
  瑞雯不再对他的自信出言讥讽,只道:“艾玛的钻石形态的确很强,但是她的心灵感应能力却要弱了很多,在变种人里只能算是中上游的水准,可你刚才却能够直接让我觉得自己的反抗没有产生任何效果,这种情况, 只有我很小的时候才在查尔斯那里体验过。”
  洪非笑着说:“那也许是我天赋异禀?”
  瑞雯低头不说话了。
  片刻后, 两人回到房间。
  坐下以后, 瑞雯开门见山:“说吧,还有什么事?”
  洪非也不绕弯,直接将自己与罗根来到这個时间的前后因果讲得非常清楚。
  而瑞雯在听的过程中也是神色几度变换,最终的表情显得异常复杂。
  她沉默着思考了许久。
  “所以,你是来阻止我的?”
  “不是。”
  瑞雯眉毛一动,眼中蓦地浮出疑惑之色。
  洪非却笑了起来:“你应该知道有句话叫做条条大路通罗马,虽然我们的目的都是为了逆转未来,可这并不代表我和他们一定要走同一条路。”
  “什么意思?”瑞雯目光闪动,心头豁然一跳,仿佛预感到了什么,眼神慢慢地充满了期待。
  而洪非,从不让人失望。
  “这个世界上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出现过真正以和平贯穿始终的斗争,所以我认为,斗争一定是要流血的,如果我们不让对方流血,那最后流血的也就只能是我们了。”
  顿时,瑞雯脸上笑容绽放。
  “不过……”
  洪非一个转折,直接牵动着瑞雯的表情。
  “……我对你的行动却不是特别的满意。”
  “为什么?”瑞雯迫不及待地追问。
  “因为你虽然一直在做事,可你做的事情却总是不大不小,就好像明明手里拿着的是一根木棍,你既没有挥动它去敲对方的脑袋,戳对方的眼睛, 而是只捅他全身上下肉最多最厚的地方。”
  瑞雯紧紧皱眉:“我不理解,你可以说得更加直白一些。”
  “好吧,说得简单点,就是你做的事情并没有真正击中他们的要害,反而使得他们因此而心生愤怒,愈发警惕。这就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如果你没有把握能够真正清除掉你的目标与威胁,就不要在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做现在不该做的事。”
  瑞雯眉心沟壑更深。
  洪非继续:“你觉得,你杀一个玻利瓦尔·特拉斯克有什么用?”
  瑞雯当即就好像回想到了什么,她咬牙切齿、眼神凶厉异常地说道:“他害死了我们不知道多少通报,就连他们的尸体都没有放过!”
  洪非伸手直接没入虚空,取出一叠文件放在桌上:“你说的是这个?”
  看到这份资料的时候,瑞雯忍不住身躯一震。
  她伸手想要翻看,但中途蓦然停止。
  “我看过了,我记得,我根本无法忘记他们的惨状,忘不了他们的尸体上那一道道狰狞恐怖的伤口……我甚至还能想象到他们在死前的哀嚎,可我更加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想象到他们真正遭受的痛苦……”瑞雯把头埋了下去,双手插入未干的头发,共情后的悲悯让她自己也倍觉痛苦。
  但是,很快,她又抬起头来。
  纵然眼眶中闪烁着晶莹光芒,可她的言语却变得无比坚定。
  “我一定要为他们报仇!如果不杀死他,那莪今后的日子可能每一天都睡不着觉!”
  她没有尝试说服洪非,只是铿锵有力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愿。
  对此,洪非只能以神情和点头的动作来表示自己的肯定。
  瑞雯的所作所为,寻根究底,并不是为了满足她个人,这不是因为她喜欢杀人,更不是因为她爱出风头,她的目标简单且纯粹:为死去的同胞报仇!
  哪怕这其中大部分人她根本不认识,或者对方也完全不认识她。
  但这有关系吗?
  没有!
  因为我们是同一种人,我们都是变种人。
  你死了,我给你报仇。
  仿佛这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换句话说,洪非在她身上看到的不单是她变成人类模样后的美貌,也不是她的变种能力可以随意模仿任何人,而是她身上凝聚着一种宛若与生俱来却又不被外人重视的侠气!
  而这种气息与气质,是当前仍处于初步斗争阶段的变种人所急需甚至必需的。
  宽容是一种美德,但过分的宽容最终等来的也许不是对方的同情怜悯或者幡然悔悟,更有可能是接连不断、得寸进尺的迫害。
  洪非记忆中的历史关于这样的记载简直数不胜数。
  “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洪非说出了自己的立场。
  瑞雯松了口气:“那你的意思究竟是什么?”
  洪非看向窗外,即使深夜,这座都市仍然喧闹繁华。
  “特拉斯克的结局绝对不是被人类送进监狱关押,那样做的话,以他的专业能力和之前积累的人脉,说不定哪怕在监狱中照样可以混得如鱼得水,甚至比现在更加舒服。”
  “但我们不能让他过得舒服,否则就是对那些曾经惨死在他手下的变种人的漠视。”
  “可是如果真的一枪杀了他,那么过程恐怕太快了些,而且如果只死他一个,那么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逃脱应有的惩罚。”
  “我坚信特拉斯克一个人是无法对那么多变种人做活体实验的,他还有帮手,还有一整个大型生物工业集团。”
  “除此之外,他已经通过之前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的实验积累到了许许多多的数据。想象一下,人类对人类,尚且会有开发基因武器的说法甚至实践,那么这些来源于变种人的数据,其中或许也隐藏着针对变种人的密码,所以,它们必须也要同步消灭。当然我们可以将这些东西收归变种人自己所有,成为变种人自己的宝藏,同时悼念那些牺牲了的变种人同胞。但底线原则就是,即便我们失去它,也绝对不能让外人拥有。”
  “再有,如果我们开始行动,那么最好的方式就是速战速战,同时保证没有人可以破坏我们取得的成果。”
  “这一切,你确定你一个人做得了?你确定你真的准备好了?”
  洪非以询问结尾。
  瑞雯望着他微微张口,目光很快失焦陷入沉思。
  洪非却是站起身来:“夜深了,我该走了。你还有一整晚的时间可以思考,如果你想明白了,那么明天下午两点之后到查尔斯那里找我;如果你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那么我也允许你按照自己的方法去做,不管最后出现什么样的结果,我会帮你收尾。你可以把这视作你加入X学院收到的第一笔报酬。”
  说罢,他不等瑞雯回复,直接瞬移离开。
  返回泽维尔天才少年学校,罗根昏迷未醒,汉克已经回去继续搞自己的研究,只有查尔斯还站在外面的草坪上。
  他把双手背在身后,一步一步缓慢却又坚定地迈着步伐。
  洪非出现的地方正好在他面前。
  “哇哦!”查尔斯故作惊讶地感叹一声,“你去哪儿了?”
  “去浪。”
  查尔斯顿时笑了起来:“也许我能给你推荐一些知名的酒吧,不过我已经很久没去过了,不知道它们现在还是不是继续开着。”
  洪非撇嘴,道:“这么晚了,还在散步?”
  查尔斯俯身捏了捏自己的双腿,感慨万千地说道:“其实直到今天你把我彻底治愈的那一刻起,我才真正明白书上说的道理:只有当你真正失去过什么之后,才能彻底明白它的珍贵。”
  “大晚上的,少灌鸡汤。”洪非摆了摆手,蓦地笑了起来:“你们有没有把埃里克救出来啊?”
  “你这完全是明知故问。”
  “哈,我应该知道什么?早上不是你们自己支持罗根的计划吗?怎么,失败啦?”
  查尔斯苦笑:“是的,他晕了,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他要找的帮手是谁。听你的话,我想你真的不知道他晕倒的事情和原因。”
  洪非:“我当然不知道。不过,你们是真的菜啊,罗根晕了,你和汉克就不能想想办法?”
  “我们在等你,等了一整个下午,直到太阳落山以后。”
  “那真是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下午汉克特意做了一些糕点,他的手握滴管和试剂的时候就特别稳,糕点也做得栩栩如生,你要尝尝吗?”
  洪非白了他一眼:“就知道吃吃吃,一点小事儿都办不好,终究还是要靠我一个人扛下所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