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0030、不期而遇

0030、不期而遇


    让一众悍匪有些奇怪的是,一向最看重专注和纪律的曹楠今天不但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还一直在摆弄手机。

  盲龙的话,他好像没听到一样。

  众匪徒面面相觑,却无一人敢说话。

  大家都知道曹楠在一个小警察手里吃了瘪,不但被咬破了手,还被扣在警局一晚,更是被当面羞辱,没人敢这个时候触曹楠霉头。

  一阵诡异的寂静后,突然,曹楠的手机接到一条讯息。

  他点开一看,顿时十分开心地笑了。

  曹楠这才悠然开口:“哪一辆最好玩?”

  最好玩的意思,就是能痛痛快快撒一次野。

  众匪徒用眼神交流,看来他们的大佬真的是被警察惹恼了,想要好好发泄一次。

  陶成邦向来负责在团队中制定计划,算是整个团队的大脑,他看了眼曹楠,道:“那就鰂鱼涌渣打。活儿最难干,但干好了,我们至少有十分钟撒野。”

  砰!

  曹楠猛地一拍桌子,让所有人的心都随之一颤。

  他呲牙一笑:“好,就是它!带点动静大的家伙,我有预感,这次一定会很好玩。”

  陶成邦开始讲自己制定的计划。

  若是吕明哲在这里,定会惊掉大牙。

  因为陶成邦得意洋洋讲出的计划,跟苏乙“预测”到的一模一样!

  匪徒们很快行动起来,两个负责打前阵的,当即就出发前往东区走廊C出口的立交桥工地。还有两个去搞定军火。

  而按照一直以来的团队惯例,陶成邦这个军师,还有曹楠这个首脑,两人不会第一时间参与行动,而是在暗处掌控全局,作为后手查遗补缺。

  “楠哥,下午三点我直接过去,有事先走了。”陶成邦安排好了一切,就要离去。

  他跟自己的女朋友说出来买菜,但已经快一个小时了。

  “下午的行动你不用去了。”曹楠却突然拍着他的肩膀道。

  “为什么?”陶成邦诧异道。

  “你的那份,照样分你。”曹楠道,“你得帮我去做一件事。”

  “什么事?”陶成邦一怔。

  曹楠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一张照片,把屏幕拿给陶成邦看。

  “看到这个小女孩了吗?”他笑着道。

  照片里,赫然是吕明哲找的那位救济署阿婶,领着唐娆娆的照片。

  陶成邦心中一沉,他已经猜到曹楠要他干什么了。

  “弄死她。”果然,曹楠笑呵呵地道,“就在我们行动的同时,记得做干净一点。”

  陶成邦沉默片刻,缓缓点头道:“好。”

  曹楠揉了揉陶成邦的后脑勺笑道:“你办事,我放心。”

  陶成邦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与此同时,观海楼B座二十八层,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笑呵呵把苏乙和司徒请进家里,道:“吕sir跟我打过招呼了,说是你们要借我家一用,我也不知道你们要做什么,不过谁让他救过我的命呢?只要你们不拆了我家,随便用。”

  “放心吧刘先生,我们只是借你家观察对面的情况,”苏乙微笑着道,“顺利的话,傍晚前就会结束。不过因为特殊原因,可能麻烦您要在家里一直陪着我们,直到我们这边结束。”

  儒雅男子耸耸肩:“ok,我懂你们的规矩,警民合作嘛,没问题,我可以在家办公。”

  “那真是多谢刘先生了。”苏乙感激道。

  望远镜警车里就有配备,苏乙已经带了上来。

  刘先生去了其他房间后,他立刻拿出望远镜,向楼下看去。

  果然,整个工地,以及最下面的停车场,尽收眼底。

  苏乙看了看表,现在是上午十一点钟。

  他拿出电话,又一次给吕明哲拨了过去。

  “吕sir,麻烦你安排人带着设备来。”

  那些悍匪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他不可能傻乎乎举着望远镜一直等,所以申请了那种带支架的大型望远镜,可以舒舒服服坐着监控。

  “明仔,你恐怕不能留在那里监控了,我会叫小Q过去替你,你得立刻回来一趟。”吕明哲在电话那头道。

  苏乙愣了愣,问道:“什么事啊吕sir?”

  “回来就知道了。”吕明哲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直接挂了电话。

  苏乙有些无奈,说实话他真不想在第二幕演出开始前再节外生枝,他宁愿老老实实待在这里监控,直到好戏开锣。

  但吕明哲是顶头上司,他没理由违抗命令。

  跟司徒叮嘱了一声,让他从现在就开始监控,苏乙便离开了。

  “平仔,车钥匙。”

  等电梯的时候,司徒追了上来。

  苏乙幽幽看着他半响,道:“不用了。”

  “那你怎么回去?”司徒不解。

  苏乙给他一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微笑。

  叮咚。

  正好电梯到了,他摆摆手,进了电梯。

  一个警校第一毕业的天才居然不会开车,这事儿跟谁说谁能相信?

  走出小区,苏乙直接叫了计程车。

  一路上,他都在暗自猜测吕明哲到底叫自己回去有什么事。

  就在车子在湾仔附近的一个路口等红灯的时候,苏乙无意间偏过头一看,突然发现旁边一辆白色轿车的司机,不是陶成邦是谁?

  陶成邦很敏感,立刻察觉到有人在看他,立刻回过头来,他也看到了苏乙。

  然后他的瞳孔猛地一缩,表情猛地一僵。

  显然,他认出了这个在监狱门口打得曹楠灰头土脸的那个警察。

  但他立刻装作若无其事回过头去,一只手悄悄从方向盘上挪开,从腰里拔出枪来,打开了保险。

  苏乙的心砰砰直跳!

  他几乎和陶成邦做出了同样的反应,先是装作不认识,然后悄悄掏枪。

  他的浑身紧绷着,随时准备趴下从另一侧车门逃走。

  但他忘了一件事情,司机可以从后视镜里看到他的一举一动!

  苏乙刚掏出枪,不巧司机就正巧看到了,顿时吓了个魂飞魄散。

  见苏乙没有注意他,司机悄然把手放在门把手处,然后猛地拉开车门跳下车去,边疯狂往路中间跑边惊恐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路中间的交警吃了一惊,立刻向这边走来。

  这司机的动作刺激到了陶成邦,他举枪向苏乙就射。

  砰!

  哗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