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0074、苏乙的活儿

0074、苏乙的活儿


  好在第三首歌不叫《地球:爸爸再艹我一次》,不然苏乙得当场疯了。

  三首歌过后,乐队齐齐鞠躬答谢观众,退场。

  到了后台,小辫儿搂着苏乙的脖子道:“哥们儿,活儿不错啊,可能是跟你投缘吧,跟你合作,感觉节奏特舒服。怎么样,要不要以后一起玩儿?”

  苏乙强忍着没有翻白眼。

  废话,能特么不舒服吗?

  主唱、吉他手和贝斯手一上台全嗨得没边儿了,就靠他一个鼓手拼命挽回,不动声色不断变换节奏,来配合他们,这才没让三首歌彻底沦为噪音。

  毫不客气地说,如果今天不是苏乙,这场演出的效果绝对不可能这么好。观众也不可能这么嗨。

  因为节奏都乱了的话,观众还怎么律动?

  “辫儿哥,你们平常演出都这样吗?”苏乙问道,“什么旋律、节拍、音准、技术……都不在乎的吗?”

  小辫儿看了苏乙一眼,道:“我知道,你们玩儿技术的都看不起我们玩独立摇滚的,觉得我们活儿脏,没台面。但是,摇滚玩的不特么就是一种态度么?我们根本不屑于去搞太多技术上的东西,内特么一点儿也不摇滚!”

  小辫儿叹息着,搂着苏乙的肩膀道:“哥们儿,你是根本就不懂我作品的真谛啊!”

  “真特么什么谛呀?”苏乙也忍不住爆了粗口,“真谛就是艹翻地球?”

  “多牛逼啊,对不对?”辫儿哥一本正经问道。

  苏乙竟无言以对。

  小辫儿特别遗憾,因为他真的觉得跟苏乙一起合作很舒服,可以信马由缰肆意挥洒,不用担心乱成一锅粥的问题。

  但他心里很清楚,但凡有点追求的鼓手,都不会留在他们蓝色隔路乐队,因为真的不需要太好的技术,够嗨就行,这也是一直以来他的乐队成员都很难固定下来的原因。

  “刘儿,谢了,你答应好的啊,今天让这哥们儿上,完了你连给我打三场,说死了啊,不准反悔!”小辫儿再三叮嘱大刘儿。

  “一口唾沫一个钉,你放心,我要是骗你,我就是孙子!”大刘儿信誓旦旦赌咒。

  但等两人一出门,大刘儿就狠狠啐了口唾沫:“嗬——忒!”

  “我特么宁可当孙子,也不来这儿赚这吃屎的钱!还等我来?下辈子吧您呐!”大刘儿很是嫌弃地骂骂咧咧。

  “刘儿,你这背过河不认干爹,不地道啊。”苏乙笑道。

  “比起这帮玩儿脏摇的孙贼,我特么地道多了!”大刘儿道,“就是这帮孙子,打着摇滚的旗号艹粉睡果儿吸独烂交,到最后屎盆子全扣到咱们头上来了!”

  “还特么说摇滚是一种态度?态度个**!他就是没技术,所以只能靠这些身外之物包装自己,不然怎么办?你拿掉他手里的吉他,要思想没思想,要个性没个性,要技术没技术,他还摇特么什么滚啊摇!什么摇滚?就特么土嗨!还自以为很牛逼!”

  大刘嘟嘟囔囔骂着,满肚子怨言,似乎对这小辫儿这类摇滚歌手深恶痛绝。

  苏乙虽然也挺鄙视小辫儿,却没有这么深的感触。

  “但是观众好像挺认可他们。”苏乙道,“现场气氛很嗨啊。”

  “观众?观众知道个屁!”大刘儿不屑道,“观众就是出来找乐子的,他们几个把摇滚当成一乐子给观众看了,那观众还能不嗨?他那东西也就在酒场子上灵,他能拿到外面去演吗?你信不信,有商演找他他都不敢接,因为他知道会现眼!”

  苏乙似笑非笑:“那你还让我跟他们合作?”

  “你就说感觉怎么样吧。”大刘儿道。

  “不过瘾。”苏乙想了想,道,“再就是他们确实挺菜。”

  啪!

  大刘儿一拍巴掌:“哎,要的就是这效果!乙哥,你得知道,你现在的水平是什么样儿的,我不敢说把你现在的活儿有多牛逼,但我敢打包票,就全国的乐队,从上到下,就没有你玩儿不转的!你现在欠缺的就是跟顶级的乐队合作的机会!”

  “说实话,王炸的音乐也就那样,不太配得上现在的你。你要是去了,比在蓝色隔路的感觉强不了多少。”大刘儿诚恳道,“乙哥,你这仨月我是看在眼里的,是真特么难!你要是没个好前程,不去个好地方,我对这社会都会彻底绝望的!凭特么什么啊?对不对?”

  “这么严重?”苏乙失笑,“其实我真没觉得我打得有多好,我感觉我就会个基础,我还差得远。”

  “玩儿乐器玩儿到最后,拼的不就是基础吗我的乙哥?”大刘儿道,“就你这基础,是真瓷实,半点儿都不虚!所以我说你走哪儿都能玩得转,我敢这么说,肯定是有道理的。”

  “我还是欠缺得多,”苏乙还是摇头,“乐理方面,我还差得远。”

  “那就需要时间的沉淀了。”大刘儿摊摊手,“这东西可不是练出来的,而是积累出来的。不过单纯作为一个鼓手来说,乙哥,你已经很牛逼了。”

  “好吧。”苏乙点点头,“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说。”大刘儿道。

  “什么是摇滚?”苏乙问道。

  大刘儿愣了愣,突然笑了。

  “那答案就多了去了。”他说,“批判性地来说,我发出尖叫,吵醒了别人,这就是摇滚;我发出尖叫,吵到了别人,那就狗屁不是!”

  “装逼地来说,有一天世界爆发了核战争,在变成废墟的城市里只剩下一个幸存者,然后这孙子发出了叫喊,这就是摇滚。”

  “文艺点儿来说,撕破触女磨的那一瞬间,就特么是摇滚。”

  “骗外行的话,你就跟蓝色隔路那帮孙子一样,说摇滚是一种精神,一种态度。”

  “冠冕堂皇点儿来说,一台架子鼓,怎么打好它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话要说。”

  “但是现在你问我什么是摇滚,我只能说,摇滚是一种技术。没有技术就是土嗨!”

  “技术。”苏乙咂吧着嘴,不可置否笑了笑。

  “是不是对这个答案不满意?”大刘儿问道,“其实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什么特么的才是摇滚,但我知道,什么不是摇滚!”

  “那些批量生产的口水歌,那些先定题材再酝酿感情的东西,还有那些连歌手自己都不知道唱的是什么的东西,那些只为取悦而不对音乐负责的东西,一定都特么不是摇滚!”

  “我之所以说摇滚是一种技术,原因很简单,你也知道,咱们玩儿音乐的有个鄙视链,玩古典的看不起玩爵士的,玩爵士的看不起玩摇滚的,玩摇滚的看不起玩流行的,但是所有人都看不起玩嘻哈的。”

  “为什么这样?因为涉及到音乐专业本身,涉及到具体的技术,咱们拿掉歌词,只听曲子,你就会知道,谁特么在裸泳,谁特么尿在游泳池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