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0092、忍下来了?

0092、忍下来了?


    “我希望你们能搞清楚一点,我是你们的经纪人,是胡亮不惜巨资,把我从京都请过来,专门来包装推广你们的,你们应该走什么样的路线,唱什么样的歌,形成什么样的风格,在我心里都有一个全盘的考虑。你们可以提意见,但最终当我做出决定的时候,我希望你们服从,毕竟我是为了大家好,OK?”

  程宫说完这番话,环视一周,道:“我过半小时再进来,我希望我再来的时候你们能给我一个统一的声音,要么以后都听我的,咱们团结一致,劲儿往一块儿使,要么我回京都,咱们好聚好散。”

  程宫最后的目光深深看着苏乙,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不是,宫哥,我们没别的意思,别走啊你……”胡亮放下吉他就急忙追了出去。

  剩下的人在排练室里各自沉默,一时竟鸦雀无声。

  两分钟后,胡亮满脸无奈走了回来,一摊手道:“他说乐队必须只有一个声音。”

  “抄别人是不对的……”乔美希小声嘀咕道。

  “小孩儿不懂别瞎说!”胡亮瞪了他一眼,“这叫致敬,致敬懂吗?就是向经典学习!”

  胡亮挠挠头:“我觉得,不行咱们就唱呗?人家宫哥免费把歌给咱们唱,咱也不能挑肥拣瘦不是?”

  没人回应他。

  胡亮左看看,又看看,最后看向杨双树:“老爷子,这儿你最大,你说句话!”

  “唱吧。”杨双树沉声道。

  “好,两个同意唱,希希你呢?”胡亮看向乔美希。

  “我?我不知道哎……”

  “希希弃权。”胡亮没有纠结,“建国,你呢?”

  丁建国看了眼苏乙,然后道:“其实我是来散心的,不是来搞事情的,歌儿合不合适,whatever?不过,我反对。”

  “你这弯儿转的,容易拉胯都……”胡亮郁闷道。

  “我、杨叔同意唱,希希弃权,建国和十一反对唱,二比二打平,僵局!”胡亮一拍巴掌,“好么,分裂吧!”

  “我同意唱。”一直没说话的苏乙突然笑了笑,抬起头来,“胡亮,去叫程宫吧,告诉他我们统一了,现在就可以排练《都选C》。”

  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苏乙。

  “好好好!十一兄弟,你果然深明大义!没说的,算哥欠你一把,你等着哈,咱日子还长!”胡亮很高兴地道。

  苏乙微笑道:“去找他吧。”

  “好好好,好哥们儿!”胡亮兴奋过来抱了一把苏乙,然后急匆匆就往外跑去。

  “这算什么?”丁建国满脸不爽地盯着苏乙,“我站你这边,你自己却倒戈了,耍我啊?”

  苏乙叹了口气道:“真二比二僵着,那就咱俩走人了。”

  这是明摆着的事情,现在的乐队,苏乙和丁建国俩人加起来的份量,在胡亮的心中都不如一个程宫重,毕竟胡亮在丁建国身上已经预付十万定金了,而苏乙和丁建国是免费上门服务的。

  所以程宫坚持的话,胡亮不用说,肯定站在他那边,最后只能是苏乙和丁建国因为和乐队“理念不合”,和平分手。

  “走就走,你怕呀?”丁建国一挑眉毛。

  “不是怕,而是不能这么不懂事儿。”苏乙诚恳道,“杨叔重出江湖拿起吉他,很不容易,他现在最大的愿望是重返舞台,咱们走肯定耽误他;希希能出来弹琴也是冒着很大危险,咱们走,等于是让她的冒险毫无价值;还有胡亮,乐队是他攒的,程宫是他花钱请的,咱们走,其实最为难的是他。咱们不能让大家都陷入尴尬境地吧?”

  “哦,程宫可以一拍屁股回京都,凭什么要求我们要懂事儿?”丁建国气乐了,“再说了,凭什么就都得听他的啊?组个乐队而已,连原则也可以放弃,把命都给他好不好?”

  可以,这很丁建国。

  苏乙在心里暗暗给他点了个赞,表面却无奈笑道:“没那么严重,一点意见分歧而已,我退一步,大家海阔天空。”

  丁建国还要再说什么,杨双树说话了。

  “其实我支持唱《都选C》,不只是因为我不想折腾。”他道,“还因为咱们几个都是来者,来者是客,客随主便,咱为了咱们的原则喧宾夺主,不好。”

  “杨叔透彻!”苏乙竖起了大拇指。

  “你小子少来!”杨双树笑道,“心里指不定怎么怪我呢吧?”

  “不能够,我也是识大体的。”苏乙道。

  “玩儿摇滚的有几个识大体的?”杨双树斜眼道,“识大体的谁会跑来玩儿摇滚啊?”

  两人对视一眼,忍不住齐声笑了起来。

  门背后,胡亮若有所思离开。

  十分钟后,程宫回来了,他双手插在裤兜里,神色淡然,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冲大家点点头,道:“那就开始排练吧。”

  夜里十一点,各自散场,苏乙开着丁父的加长林肯,载着丁建国回到了别墅。

  丁建国上楼之前,想了想还是问道:“今天的事情,你真打算就这么着了?”

  “不是已经结束了吗?”苏乙故意装糊涂。

  “程宫今天就差没指着鼻子骂你了,这你都能忍?”丁建国一挑眉毛。

  苏乙笑了笑:“怎么感觉你唯恐事儿不大,在挑事儿啊?”

  “我只是感觉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丁建国道。

  苏乙道:“日久见人心。”

  丁建国脸顿时红了,上来照着苏乙的小腿就是一脚。

  “臭流氓!”

  然后咯噔咯噔上楼了。

  苏乙疼得抱着小腿直叫唤。

  “丁建国你丫有病啊!”他恼怒骂道,“你踢我两脚了,你给我等着!”

  楼道里的丁建国嘴角勾起,心情愉悦地哼着歌进了卧室。

  刚一闭门,她就眉头一皱,嘀咕起来:“不对啊,我之前踢他一脚他都还记仇,怎么可能程宫这么对他他反而能忍下来?肯定有事儿!”

  楼下,苏乙径直来到了车库里,到加长林肯里一阵搜寻,找到了一张名片。

  “还好,不用太费劲。”苏乙松了口气,然后拨通了上面的号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