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影帝的诸天轮回 > 1050、带你飞

1050、带你飞





苏乙吃了几个叉烧包,就着昨天买的矿泉水,算是用过了早餐。

然后他就出了门,悠哉向陈友家走去。

走出楼道的时候,他碰到梅姨搀扶着冬叔要去电梯那边。

“咦?钱先生这么早啊?”梅姨笑着打招呼。

“冬叔梅姨早。”苏乙礼貌打着招呼,没有要多交谈的意思。

“钱先生结婚了没有啊。”梅姨没有要走的意思,似乎是想停在这里和苏乙聊一聊。

“走啦!没看到人家不想跟你说话吗?”冬叔依然拉着张臭脸冷哼道,“一把年纪了还不长眼力,活该被人看不起,还被人骗!”

“友哥约了我,有些赶时间。”苏乙解释一句。

不管怎么说,明面上还是要和气一些的。

“没事没事,你去忙,你去忙!”梅姨连连摆手笑呵呵道,“我和老爷就是去散散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年纪大了嘛,睡得少,每天多醒一会儿,都是赚到的时间……”

“废话这么多,要不要沏杯早茶你们坐着慢慢说?”冬叔道。

“好啦好啦,不说啦,钱先生你去忙吧,去忙吧。”梅姨急忙笑着对苏乙摆摆手,搀扶着一脸不爽的冬叔往电梯那边走去。

苏乙面无表情继续走。

走了一截就看到燕叔从陈友隔壁的隔壁开门走了出来,手里还提着一个保温杯。

“燕叔早啊。”苏乙笑着打招呼,“这么早?”

“早?不早咯。”燕叔笑呵呵道,“我不在这里睡,我睡下面门房的,上来吃早茶而已。老伴每天五点半做好早茶等我回家,不回来她会骂人的,哈哈哈……”

“燕叔也很辛苦啊。”苏乙道。

“哪里哪里,就是个看大门的而已。”燕叔摆摆手,“钱先生,昨晚睡得好吗?”

“还不错。”苏乙道。

“那就好那就好。”燕叔笑道,“你年富力强,百无禁忌,看来是我瞎操心了。你这是去哪儿?”

“找友哥有点事。”苏乙道,“那燕叔您忙。”

“好啊,你也去吧。”燕叔笑呵呵让路,两人错身而过。

路过燕叔家门的时候,苏乙看到他家门口边上放着一个食龛,里面有一个空盘子。

苏乙知道燕叔一直很照顾杨凤母子,他猜测燕叔应该经常都会在这盘子里放一些食物,专门留给杨凤母子。

陈友的家门是大开的,苏乙到了门口,一眼就看到了阳台上正对门的那面镜子。

这次镜子里只有他自己,没有其它东西。

苏乙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等我会儿!”卧室里传来陈友的声音。

苏乙走到客厅里四下张望着,最后走到挂在墙上的那个罗盘跟前,仔细查看着。

这罗盘绝非凡物,苏乙看了会儿,那种让他压抑恶心的感觉再次生出。

他偏过目光,突然注意到在立柜的一角,居然竖着一把带鞘的长剑。

苏乙心中一动,上前拿起了这把剑。

这件有些分量,看样子是真家伙。

剑鞘和剑柄一看就是现代工业的杰作,十分华丽的样子,还带着一些二次元风格。

仓啷……

苏乙拔出长剑,露出一截剑身。

剑身很薄,不过看样子没有开刃。

苏乙有些失望,这就是个现代工业的装饰品。

不过磨一磨的话,用它杀人足够了。

“喜欢这把剑啊?”身后传来陈友的声音。

苏乙回头,顿时眼睛一亮。

陈友换上了一件看起来很新的长衫,上面还绣着九宫八卦的图桉。

说它是道袍吧,不太像。

只能说是类似道袍的长衫。

下半身换上了紧身裤和长靴。

这扮相搭配他本就玩世不恭的气质,还真有几分得道高人的卖相。

“帅!”苏乙对陈友竖起大拇指。

“呵呵,待会儿要第一次腾云驾雾,我得穿得有仙气一些。”陈友很亢奋地道,“待会儿我衣袂飘飘、仙风道骨的样子,一定很靓仔!”

“友哥,腾云驾雾那是神仙手段,轻功是轻功,不一样的。”苏乙无奈一笑。

“那我不管!”陈友道,“总之,你待会儿让我好好体验一下飞的感觉。”

“对了,这把剑你要喜欢,送你了。”陈友接着道,“这是之前一个去世的老街坊送我的,他把我当成天师,花了两千多块买了这把剑送给我。但其实我根本用不到。我用的剑是桃木剑,真剑我要来干嘛?”

苏乙想了想,没有拒绝陈友这份礼物。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友哥。”苏乙笑呵呵道。

他感觉自己应该会用得到这东西的。

“咱们怎么走?”陈友满脸期待地问道,“要不要我开窗户?还是去楼顶?”

苏乙吓了一跳:“干嘛?要跳楼啊?”

“不是说用飞的吗?”陈友道。

“友哥,轻功没那么神奇的……”苏乙无语道,“要是从24楼跳出去……就算摔不死,咱们也一定会摔得很惨。”

真当轻功就是和鸟儿一样自由飞翔啊?

“老老实实走电梯吧友哥!”苏乙道。

陈友有些失望:“真的不能直接飞走?”

“友哥你真不怕我带着你跳楼啊?”苏乙无语道,“你就这么信我?连命都交给我?”

陈友笑呵呵道:“相信你还不行啊?算了,我也是太激动了。不过哪个男人不想飞来飞去的?记得年少修道时,我做梦都想飞天遁地。这个梦一做几十年,到现在依然还在做。”

“飞天遁地做不到。”苏乙道,“不过飞檐走壁,腾空而行,还是没问题的。待会儿出了楼,找个没人的地方吧,免得惊世骇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苏乙没想到,陈友居然还有这么不稳重的时候,果然是男人至死方少年。

苏乙本来不想带着这把长剑的,但陈友却建议他拿着。

“你要是会耍剑,就带着吧。凡铁沾了修行人的血,照样可以斩妖除魔。你有武艺傍身,带着它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耍剑?

老实说苏乙最擅长的是刀,是枪,剑法一般。

但这只是相对来说的。

武功到了高深境界都是殊途同归,十八般兵刃在苏乙看来也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实在不行,他就用剑使刀法。

“这次去的地方很危险吗?”苏乙问道。

两人已经出了门,在电梯间等电梯了。

“对你来说不算危险。”陈友摇头,“你待会儿主要是辅助我,抓住时机出手就可以。但对我来说,还是要承担一定风险的。”

“不过斩妖除魔,有风险是一定的。更何况这次的动作其实我早有计划,只是一直在推迟罢了。”

“我很少想要主动对付鬼物,这次若非这个鬼太过分,而且还害了我一个朋友的亲孙子,我也懒得理它。”

“你放心,为了这次出手,我做了万全准备,只是一直都没有成行罢了。本来我一个人就有把握的,现在加上你,更是万无一失了。咱们这次只是很轻松地做个试验,完全不会有人和危险,放心吧!”

苏乙听着陈友大立flag,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按照事情的常规发展来说,这次极有可能会非常危险,甚至一不小心就会连小命都丢掉。

叮冬。

电梯到了一楼,陈友笑呵呵率先走出电梯。

苏乙摇摇头跟了上去。

硬着头皮上吧,总不能稍有风险就退缩吧?

这座大厦本就地处偏僻山区,绕过大厦沿着公路走了大约七八百米,陈友就带着苏乙钻进了一边的密林之中。

“从这儿沿着小路走十多分钟,那里有一条河,咱们要去的地方就在那里。”陈友看着苏乙,期待问道:“这里现在没人了,要不……”

苏乙笑了笑,把长剑换到自己左手上,上前道:“友哥,我架着你的胳膊,待会儿你可别乱动啊。”

“等等!”陈友激动道,“我要不要先准备一个姿势?”

“什么姿势?”苏乙一怔。

“这样……”

陈友摆出类似“向前进”的动作。

“或者这样……”

又做出铁臂阿童木的姿势。

“第一个吧。”苏乙道,“看着正常些。”

谁能想到友哥沉稳的外表下,藏着一个中二的灵魂?

他真是特别期待自己能飞啊……

“好!”陈友很激动摆出第一个姿势,深深呼吸,“阿豪,我准备好了!”

苏乙二话不说一把从他腋下架住他的手臂,脚下一蹬,整个人便腾空而起。

他整个人瞬间拔高,一跃三四米高。

陈友喉咙里发出急促短呼声,显然吓了一跳,身子也瞬间绷直。

眼看苏乙力竭,但攀升到顶点之时,苏乙脚下再次一蹬,两人的身体顿时违背物理规则地再度升腾而起,再度拔升!

这是武当梯云纵的功夫,是苏乙所掌握的三门轻功之一。

陈友的脸已经涨得通红了,身体僵直,苏乙甚至明显感觉他的心跳急促跳动着,整个身体都微微颤抖,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吓的。

此时两人的高度已经到了密林之上,树冠之顶。

放眼望去,但见绿波起伏荡漾,整个山峦一览无余。

苏乙施展蛇形步,脚点树冠,每一步都跨出丈余远,带着陈友飞速前行。

山风在两人耳边呼啸,苏乙架着陈友在密林之上风驰电掣。

原本需要十多分钟才能到达的路程,苏乙用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就轻飘飘降落在了湍急的河流边上。

两人刚落地,陈友的双腿一软,就差点瘫软在地。

苏乙急忙接着架住他:“友哥,没事吧?”

陈友的脸色通红,刚才整个飞行过程,他全程都保持安静,这很难得。

要是换个人,早就吓得哇哇大叫了。

“没事,我没事!”陈友深深呼吸了几下,满脸激动地看着苏乙,眼神亮得吓人,“阿豪,你说的,你要教我的!我什么都不学,就要学轻功!太靓仔了,真的太靓仔了!我年轻时要是会这一手,现在怎么会是这副鬼样子?”

苏乙忍不住笑道:“友哥现在也很有高人风范啊。”

“高人个屁!”陈友激动道,“会武功,会轻功,这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高人风范!我们抓鬼抓僵尸,算什么高人?”


“普通人看不到鬼,只看到我们和痴线一样对着空气发神经,就算我们拼了命,他们也怀疑我们是不是骗子!”

“但你就不一样了!你只要显露出一点本事,他们就一定会当你是高人!”

“阿豪,能不能教我轻功?你觉得我现在学,还学不学得会?”

陈友很激动,拽着苏乙的手不肯松开。

“教友哥轻功当然没问题。”苏乙道,“学不学得会就不一定了。毕竟练武和修道一样,都是需要天赋和悟性的。”

“那就一定没问题!”陈友斩钉截铁道,“我最不缺的,就是天赋和悟性!”

苏乙笑了笑道:“好,只要友哥你肯学,我肯定不会藏拙。我也很期待,武功和法术结合,会有多不可思议的力量。”

“哈哈,只可惜现在是末法时代,咱们要是早生个一百多年,一定是世间无敌的组合,咱们一定会名留青史的!”陈友很亢奋地道。

苏乙环顾四周,看着眼前的河流:“友哥,你带我来这儿,该不会是来捉水鬼的吧?”

“就是水鬼。”陈友笑容微敛,深吸一口气,把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河流上。“这条河水流湍急,水也很深,距离公屋不算太远,小孩子经常到这里来玩,出事的不少。”

“水本就是阴气滋生之地,死的人一多,时间久了,这里就成了冤魂野鬼聚集之地。”

“大约半年前,这里出了一个厉鬼,把所有淹死在这里的水鬼都吃了。”

“不过这事情引起了阴差的注意,阴差来了一趟,把那只厉鬼收走了。”

“这个地方我一直都暗中关注,所以我才知道得这么清楚。”陈友道。

他指着不远处立着的一块木牌道:“看到那块牌子了吗?那就是我在两年前立的。”

苏乙顺着陈友的手指望去,只见河对岸的确立着一块大木牌,上面用红漆写着——此处已淹死48人!



三个血红色的感叹号,十分触目惊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