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霍格沃兹之幕后大boss > 第4章 喜马拉雅大雪崩

第4章 喜马拉雅大雪崩


  “呜~”会喷水的雪人首领仰头发出一声哀鸣,幸存下来的雪人一瘸一拐的朝他们的首领靠拢。

  雪人首领率领雪人们朝莫里亚蒂跪下,眼中满是感激,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双手在莫里亚蒂和雪人宝宝之间来回比划。

  洛哈特挠了挠头:“额,我想雪人是在感谢你救了他们的孩子。”

  莫里亚蒂冷眼看了一会儿就移开了目光,如果不是他拿走了冰月项链,恐怕他会拿这些雪人来练习索命咒。

  当然黑巫师杀死了大批雪人这一点也很关键,雪人部落已经付出了惨痛代价。

  莫里亚蒂只是有仇必报,不是杀人狂魔。

  雪人们还想问问冰月项链的事情,可被莫里亚蒂嘴里发出的蛇语吓跑了。

  十二冰蛇带来的恐怖远比死亡可怕的多。

  洛哈特一听到嘶嘶声就吓得尿了裤子,他跌坐在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莫里亚蒂。

  “你、你一直没对我说过,你是个蛇佬腔!

  而且你杀了三个人!你是个黑巫师?

  还有、还有那些魔咒?哦梅林……你到底是什么人!”

  洛哈特发出一声惨叫,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想象力丰富的他认为莫里亚蒂会杀人灭口。

  莫里亚蒂哼了一声,用法杖对准洛哈特。

  “哦天哪!求求你不要杀我,今天的事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洛哈特跪在莫里亚蒂脚边,痛哭流涕:“求求你了,我把我的秘密都告诉你,只求你不要杀我!”

  “你的秘密?”莫里亚蒂戏谑的笑了:“是指你其实是个骗子,你的书全部都是剽窃别人的冒险经历?还是指你根本不会什么高深的魔法,最拿手的只是一个遗忘咒?”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洛哈特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莫里亚蒂,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这是天赋,洛哈特先生!”莫里亚蒂笑眯眯的放下了魔杖:“你不懂很正常。但我好奇的是你为什么没有在我休息时对我使用遗忘咒?”

  “我当时很虚弱,可能无法抵御你的强力遗忘咒。”莫里亚蒂为洛哈特分析:“想想看,洛哈特先生,只要你挥一挥魔杖,你就会得到又一个离奇的故事!

  从邪恶黑巫师手中解救雪人宝宝,从而收获雪人部落的友谊!我敢肯定这本书能火!”

  莫里亚蒂居高临下地盯着洛哈特无神的双眼:“那么你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

  “我不敢,”洛哈特惨兮兮地苦笑:“你太厉害也太神秘,我之前说了我害怕你杀我。”

  “是这样,”莫里亚蒂了然,冲洛哈特笑笑:“多年以后,你会无比感谢你今天没有对我施咒。”

  洛哈特察觉到一点活下来的希望,但他很快吓了一跳,因为莫里亚蒂又一次举起法杖!

  洛哈特闭上了眼睛……

  “清理一新。”

  “诶?”洛哈特回过神来发现身上没有了战斗过的痕迹,裤子也干了。

  “莫里亚蒂,你为什么不杀我?”

  “杀了你有什么好处!于我来说,活着的你比死去的你有用多了。”

  莫里亚蒂换了一副口吻,让他听起来不那么可怕。

  洛哈特缓缓点头:“你想让我做什么?”

  “做什么?哪有那么简单!”莫里亚蒂用法杖挑起洛哈特的下巴,“我要你臣服我、效忠我!”

  “你、你想当第三个黑魔王?”洛哈特怯懦的说。

  “黑魔王?”莫里亚蒂的笑声充满不屑:“不要被格林德沃与伏地魔吓破胆,他们是不合格的巫师!”

  莫里亚蒂认真的说:“魔法的天空辽阔无垠,合格的巫师必然是一生都在追求魔法。

  欧洲魔法界出了两代黑魔王,本来以他们的天赋有机会问鼎法神之位,可他们呢?

  一个妄想提升巫师的地位,一个妄图统治魔法界。

  当他们被世俗所牵绊时,已不再是单纯的巫师了。

  而我不同,我能清晰的看到魔法的天空,并想在空中自由的翱翔。

  权力、地位、金钱、名誉……这些不过是助我顺利起飞的平台罢了。”

  莫里亚蒂一把提起洛哈特,看着他的眼睛道:“想想吧洛哈特,你所效忠的,是未来的法神。”

  “我承认我被你的话吸引了。”洛哈特蓝色的眼睛里蕴含着泪水,“跟随着你,或许我也能看一看魔法的天空!仅仅是看看就好。”

  莫里亚蒂理解的点点头,洛哈特不止一次的流露出对他那可怕天赋的羡慕。

  这个骗子在心底里渴望变强,莫里亚蒂的出现让他看到了希望。

  “我们可以立一个牢不可破的誓言,”洛哈特跪了下来,他伸出右手,恳切地看着莫里亚蒂,“我发誓我效忠于您!”

  想到赤胆忠心咒的繁琐,莫里亚蒂轻轻摇头。

  “我有比牢不可破更保险的咒语,到时候我会让你证明你的忠诚,希望你不要退缩。”

  洛哈特没有怨言的站起来,理所当然的说道:“我会的主人,接下来需要我做什么?”

  “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少爷!”

  莫里亚蒂突然笑了:“我记得我只告诉了你的名,而没告诉你我的姓氏,是吗?”

  “是的,少爷,”洛哈特睁大眼睛,万分激动:“少爷会蛇佬腔,一定是斯莱特林的后裔。”

  莫里亚蒂轻轻点头:“我的姓氏正是斯莱特林!伟大的霍格沃兹四巨头之一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唯一直系血亲。

  接下来我需要回到英国,取回萨拉查老头子留下的城堡。”

  洛哈特第三次跪下,给莫里亚蒂用力的磕了十二个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磕十二下,只是觉得这个数字和莫里亚蒂很搭。

  但这番都举动让莫里亚蒂不喜。

  他摇了摇头:“哦,洛哈特,真正的忠诚永远不在于形式,我也不是暴君,你无需用姿态来证明你的忠诚。”

  “您真是太好心了,少爷,”洛哈特难得有一次坚持:“我既然决定效忠少爷,就该做一名合格的仆从,回到英国后我会加快学习仆从的课程。”

  “不不不,”莫里亚蒂摆摆手,严肃的说:“回到英国后,你要继续出书,名字我都给你想好了,就叫《和斯莱特林在东藏》。”

  “您是说,您不打算向英国巫师界揭穿我?”洛哈特分外开心,这意味着他还能享受巫师们的关注与欢呼。

  “一切听我安排,洛哈特。”

  莫里亚蒂留下了悬念,他挑选洛哈特作为在台前吸引目光的那个人,为此他早已准备好一系列计划。

  “轰!”

  一阵地动山摇的震感突然出现,洛哈特胆小的性格一时改变不了,他惶恐极了:“少爷,这是地震?还是哪里的山崩了?”

  “我想是有人在战斗。”

  莫里亚蒂眯起双眼,他从空气中感知到了多股魔力的波动。

  循着魔力,莫里亚蒂将目光锁定在不远处的一座雪山上。

  莫里亚蒂意识到了什么:“坏了,那座山上也有一个雪人部落!”

  像是印证他的话般,山上燃起了簇簇火苗,在夜幕中格外显眼。

  一只七米长的大火鸦“嘎嘎”叫着盘旋在空中,继而是两只、三只!

  这下就算洛哈特再笨也知道了:“是那帮黑巫师的同伙!少爷您的魔法阵还能用吗?”

  “比起这个我更关心交战的另一方是谁?”莫里亚蒂眼中闪过一道亮光,一个冰月项链竟然引发三方巫师展开角逐,他对冰月项链越发好奇了。

  雪山上的战斗爆发的很快,亡灵火鸦试图攻击敌人时,一道龙吟声将其击中!

  莫里亚蒂听的很清楚,现在他有些明白第三方是谁了。

  华夏巫师。

  “洛哈特,你了解华夏巫师界吗?”

  洛哈特老老实实的回答:“了解不多,华夏巫师很少与外国巫师接触,欧美、非洲的巫师也不大愿意来华夏,听说是因为来到华夏后魔力会被削弱的原因,还有一种说法是——”

  洛哈特的讲诉戛然而止,他指着空中喊道:“哦,不!少爷,那些火鸦冲着我们来了!”

  “是冲着雪人部落来了!他们想覆灭东藏雪人。”

  莫里亚蒂朝身后看去,雪人们慌乱起来。

  “洛哈特!”莫里亚蒂对他说道:“你去疏散雪人撤离,再把飞天扫帚给我!”

  “什么?”

  “笨蛋!别跟我说你出来旅行没带飞天扫帚和飞路粉!好好想想,你一定是放在箱子里了对不对!”

  莫里亚蒂一直盯着天上飞来的火鸦,他不能让雪人灭族。

  目前来看冰月项链隐藏着一个大秘密,在莫里亚蒂展准备展开调查前,与项链有关联的人最好一个都不要死!

  洛哈特想起自己的箱子早被侏儒打飞了,急忙掏出魔杖:“行李箱飞来!”

  从箱子里翻出一把飞天扫帚后,洛哈特没有马上交给莫里亚蒂。

  “少爷,不管您要用飞天扫帚做什么我都要劝您慎重……”

  莫里亚蒂不等他说完,一把夺过飞天扫帚,双手紧握扫帚柄,双脚一蹬,飞了起来!

  “慎重呀少爷!要知道华夏可是禁止使用飞天扫帚!”地上传来洛哈特的后半段话。

  “什么规定!”莫里亚蒂身子一歪,险些从扫帚上掉下去,但他还是骑着扫帚升至高空。

  刻画魔法阵是很麻烦的事情,但亡灵火鸦不会等待他画完。

  莫里亚蒂又不会远程魔法,只能靠飞天扫帚接近两只火鸦。

  第一次起飞出乎意料的顺利,莫里亚蒂维持着平衡,并试图用魔力操控扫帚更快一些。

  两只火鸦发现了莫里亚蒂,人性化的加快了速度。

  空中的莫里亚蒂发射了几道通通石化,发现很难击中火鸦,他们速度太快了。

  莫里亚蒂咬咬牙,朝地面喊道:“洛哈特!你不要疏散雪人了!跑!快跑!离开这里!”

  “什么?”洛哈特察觉到一丝不妙,捂着嘴巴:“噢少爷,您要做什么?”

  莫里亚蒂没理他,看着火鸦的飞行路线,把法杖对准了他们上空的一处山头!

  “四分五裂!”

  澎湃的魔力化作巨大的力量击中了山头。

  “轰隆隆!”

  整座山头的雪像海浪一样顺势而下,整片地形都因为雪崩而塌陷,两只火鸦早已淹没在冰雪之中。

  雪人不用担心被烧死了,但跑的更快了,莫里亚蒂的一击造成了连环雪崩,落下巨大的雪块与冰石。

  不过雪人的祖先在这里生活了上千年,血脉深处隐藏着应对雪崩的方法。

  起码莫里亚蒂听到他们的叫声,不像被侏儒追杀时的凄惨。

  这下莫里亚蒂放心了,只要有一个雪人活下来能让他在以后问话就行。

  莫里亚蒂调转扫帚柄,操控扫帚俯冲向地面,洛哈特正在拼命狂奔,但显然随时会被身后的积雪吞没。

  “洛哈特!抓住我的手……很好,我抓住你了!”

  莫里亚蒂把洛哈特拉上扫帚,速度明显变慢了,眼看积雪将要盖过扫帚,莫里亚蒂试着给扫帚施加了一个来去如风,居然成功了。

  “嗖!”

  扫帚变得飞快,穿过空中荡起来的雪花,甩开了紧追不舍的庞大积雪。

  洛哈特像是打了胜仗一样高兴:“哈哈,欧耶!赢了!我们战胜了雪崩!”

  莫里亚蒂则朝另一个雪人部落的山头看去,希望那上面的人没事。

  “嗵嗵嗵……”

  一连串的雪崩声响彻云霄,甚至引发了地震!

  无数座雪山轰然崩塌!

  莫里亚蒂注意到这其中包括另一个雪人部落的山头。

  迸射四溅的雪花与冰块连夜空都被遮蔽,震耳欲聋的轰鸣让洛哈特意识到这不是一般的雪崩与地震。

  他不安的问道:“少爷,您击中的好像是喜马拉雅山脉上的雪山?”

  莫里亚蒂没有回答,他只是旁观这场遮天蔽月的雪崩。

  过了许久,一切都沉寂下来了。

  莫里亚蒂骑在扫帚上双手抱胸,朝身后的洛哈特看了一眼:“瞧,天灾无情,如果不是你亲眼所见,你能相信这场旷世雪崩竟是由一道分裂咒的引发的?”

  洛哈特眼珠转了几圈,自以为领会到了莫里亚蒂的话中话。

  “啊,我明白了少爷,您是说这里除了我们俩之外,没有人看见您用分裂咒击中雪山,那只要我们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这是您干的!”

  “不是这样,洛哈特,”莫里亚蒂轻声说道:“不是我干的我为什么要承认?我看得很清楚,是其中一只亡灵火鸦撞上了雪山,准备用一场自杀式攻击覆灭雪人部落!”

  洛哈特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拍着手附和道:“对,是这样没错!都是邪恶的黑巫师犯下的错!”

  莫里亚蒂没有再谈这个话题,有些事洛哈特知道就好,而是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

  “我想让你了解的是另一件事,或许这样的天灾需要人来引发,但只要给我一个成长的空间,用不了多久,我就能使用更可怕的天灾级魔法。

  那时,我才是那场冰雪舞会的唯一主角!”

  莫里亚蒂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学习魔法的机会,在飞行的路上,他将魔力投射到空中,细致入微的感受冰元素、雪元素。

  可惜的是魔力无法收回,莫里亚蒂只能通过这种粗糙的方式贴近自然。

  他没有朝雪堆多看一眼,即使那里有可能埋葬了一个曾与黑巫师搏斗的华夏巫师。

  当时的莫里亚蒂别无他法:他才接触魔法不到24小时,他不会杀伤力强大的远程魔法,也不会飞行。

  利用雪崩阻止亡灵火鸦是唯一保护雪人的办法。

  只能说地理因素既是优势也是劣势。

  既帮助了莫里亚蒂对付黑巫师,也让他造成大雪崩。

  洛哈特说的不错,这里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发生连环雪崩、地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莫里亚蒂不过是当了一次幕后推手。

  相比那名不幸的华夏巫师,莫里亚蒂觉得还是雪人更重要。

  原因很简单,雪人还有用,而华夏巫师对他没用。

  洛哈特认识到了这一点,他恐惧地注视着莫里亚蒂的后背,脑子里想的全是如何证明自己的价值。

  屁股下面的飞天扫帚突然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动,洛哈特叫道:“糟了少爷,扫帚要爆炸!”

  莫里亚蒂连忙操控扫帚降落,好在扫帚很给面子,等莫里亚蒂二人落地后,就迫不及待的爆炸了。

  莫里亚蒂挥起法杖埋葬了扫帚的残破零件,可怜的扫帚驮着两人穿越雪崩,他又在上面添加了一个小魔法。

  飞天扫帚无疑是扫帚中的英雄!

  不过想起添加给扫帚的提速魔法,莫里亚蒂发觉他有必要学习一下炼金术。

  洛哈特在旁边默默地看着,他很不解:少爷不同情被埋葬的人,居然同情一把破扫帚?

  还好莫里亚蒂确定目标后找了一条走出雪山的路,领着洛哈特往出走,否则洛哈特就要考虑一下是否学一手阿尼马格斯?

  莫里亚蒂不紧不慢的走着,脑海中传来了系统的声音:“检测到宿主活埋三名黑巫师,共获得2000积分。”

  算了下自己的积分,共有2600积分,莫里亚蒂准备用在合适的地方。

  当二人走出雪原,天已经蒙蒙亮了,洛哈特累的迈不开腿,但莫里亚蒂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在途中,莫里亚蒂知道了洛哈特能来华夏,全靠一艘“伊莎贝拉”号游轮,而来东藏,则是靠一个代号叫“野犬”的华夏巫师。

  “洛哈特,去找野犬,我们回英国!”

  小木屋已经被雪崩摧毁,黑匣子早被莫里亚蒂带入系统空间,他也没有什么其他可留恋的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