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永乐 > 第10章:完了,被坑得不轻

第10章:完了,被坑得不轻


  朱棣自小不得朱元璋重视,一直到七岁才有了正式的名字,后来没有得到什么正经教育,年纪轻轻跟一帮武将成日混在一块。

  所以,别让朱棣做什么锦绣文章,秉性上也更倾向于武夫。

  文人得势的时候,讲“武夫”是一种侮辱,身为“武夫”的朱棣绝对不是一个无谋之人,出于“武夫”的性格会在有了决断之后会更愿意耗费代价来办事。

  这不,吕阳得知队伍里面有两辆车装载了金银,又有三车绫罗绸缎和珠宝首饰之类,忍得很辛苦才没有一口口箱子看个新鲜。

  据为己有给带着跑路?这个吕阳则是一丝念头都没有升起。

  整支队伍除了吕阳全是燕王府的人,能参与到这种绝密事情的人,他们哪个不是朱棣的心腹?别说队伍里面还有朱高煦和朱高燧两位朱棣的亲儿子,吕阳还能收买了他们?

  “金子两千两,银子十三万两,绫罗绸缎与珠宝首饰合约七万两银子?”吕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财富。

  总价值二十万八千两的银子算多吗?

  以洪武年间的粮价,一斗大米售价三十文,一石也就是三百文;一石重约现代单位的94.4公斤。

  后面一直到明末之前,官方粮价都很少有波动的时候,金子和银子跟铜钱的波动倒是很经常。

  有明一朝使用不同的货币购买货物,金子、银子和铜钱买同一样东西,价格方面其实是不相同的。

  简单的来说,一石大米用铜钱购买就是三百文,使用银子则是一两能够购买两石,金子这玩意只流通于大宗交易。

  至于一两金子能换多少两银子,洪武年间是一两金子换四两银子;一两银子又能换多少铜钱,哪怕是在洪武年间都没有一个定数,大概是在一两银子能换八百文到一千文之间波动。

  二十万八千两银子能购买四十多万石大米?也就是三千六百万多斤大米,看起来好像不多的样子,但是军队才不是完全吃大米。

  军队的粮食大多是粗粮,没有可能人人都吃大米这种精粮,换作是买各种粗粮的话,二十万八千两银子买个几百万石绝对不成问题。

  换句话来说,朱棣一下子拿出那么多财富已经是非常舍得下本钱了,却不知道有没有把燕王府给掏空了?

  “这鬼天气,咱们能在年初抵达大宁?”朱高煦并不像其余人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刚才亲力帮着将一辆车轮陷住的马车推出来,说话直喷雾气。

  北平这边一般是在十一月初就开始下雪,他们出发的时间是十月十二,刚刚出长城没有两天,天上就开始飘落小雪了。

  时间已经来到十一月十三,塞外变成了大地一片银白,很广的区域内没有城镇,沿途也就需要餐风露宿,给予赶路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洪武年时期,大明屡次北征,先后在塞外进行屯兵,大宁卫只是其中的一卫,他们与其余的诸卫所组成了“北平行都司”体系。

  名字是叫“北平行都司”,可实际上跟封地在北平的燕王朱棣关系并不大,反正朱棣没有得到授权是无法直接给那些卫所下达命令的。

  后来朱元璋改边镇卫所归属,大宁卫等卫所组成了大宁都司,指挥权归属了宁王。

  宁王朱权不止有大宁卫的兵权,后世所谓的“朵颜三卫”本来也是在他的管辖范围,但是在朱允炆登极之后被剥夺了“朵颜三卫”的控制权,甚至连“三护卫(藩王标配三个千户所)”都给剥夺了。

  实际上根本没有什么“朵颜三卫”,朵颜卫是自己一个卫所,另外就是富余卫和泰宁卫,三个卫所各自为政,有自己的大汗领头,他们只是一种“羁縻”卫所而已。

  所谓的“羁縻”,说白了就是无法实际有效控制,用一种笼络牵制的手段名义上掌控。

  本来建文连大宁都司都要从宁王手里剥夺掉,相关的命令也已经下达,但是遭到了宁王用“边患不止”的理由拒绝,也就是宁王抗命了。

  而大宁都司制下的卫所并不止大宁卫,还包括了全宁卫和广宁中、左屯卫、中屯卫等等二十二卫所。以上那些是吕阳出发后才知道。

  吕阳虽然没怎么觉得冷,还是穿得很厚。

  他出发后就极力“回忆”,记忆里朱棣造反好像是得到了“朵颜三卫”的极大支持?

  这又是影视作品或小说害人了。

  朵颜卫、富余卫和泰宁卫其实都是草原人或蒙化的女真人,算是曾经大元王朝的余孽,他们只是不得已才依附大明,一直以来也是不断反叛又归附。

  历史上朱棣发动靖难之役后,谋夺宁王麾下兵马,里面并不包括“朵颜三卫”。

  毕竟,“朵颜三卫”已经不在宁王的指挥序列,平时也是羁縻而已。

  另外,大明对朵颜卫、富余卫和泰宁卫要有一个统称,一开始是“泰宁三卫”,后面才改为“兀良哈三卫”,里面无外乎就是实力强弱的变迁,才出现名称的变更。

  这个“兀良哈三卫”的确是追随朱棣一起发动靖难之役,可能也立下了一些功劳,但是造成的破坏也许超乎想象的大,甚至一再左右横跳,以至于朱棣坐稳了皇帝宝座,又在某次北征得胜之后进行清算。

  “先往‘朵颜三卫’,再去大宁都司。”吕阳现在想的就是这个办事步骤。

  一行人里面只有吕阳算是个外人,他却是能够拿队伍的主意,通知下去之后只有朱高燧有意见,其余人完全是一副怎么说就怎么办的样子。

  朱高燧说道:“那帮蒙古人可不是好相与的货色,带如此之多银两前往,怕是……”

  吕阳傻了才带着全部的财富过去,说道:“你先行前往拜见宁王。我与高熙携带金一千两、银三万两,若干绸缎、首饰,分别往三卫处。”

  朱高燧眨着自己的小眯眯眼,很是不能理解地说道:“三卫合兵不过数千,先生为何如此看重?”

  啊?

  是吗?

  朵颜卫、富余卫和泰宁卫合起来才数千兵马,开玩笑的吧!

  不是说好了,所谓的“朵颜三卫”是朱棣麾下的造反主力,还是造反队伍里的王牌吗???

  话又说回来,朱元璋这人登极之后对麾下异族的剪除可谓不留余力,一再发动大案要案,干掉一帮老兄弟为孙子铺路,没少往里面填异族的脑袋。

  朵颜卫、富余卫和泰宁卫要是能集结数万兵马,一定早早被朱元璋消灭了,怎么可能留下来当祸害。

  吕阳及时醒悟一些认知上可能出现了错误,嘴巴里说着“我自有主张”,脑子里则是变得非常纠结。

  到底什么鬼啊?也就是“史书”不能信,影视作品和小说也仅能提供参考,真要信了不但会丢人,还可能坏了造反事业的大事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