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永乐 > 第16章:让人不省心的老朱家

第16章:让人不省心的老朱家


  吕阳原以为朱权不会放行,甚至会做出一些更蛮横的事情出来,没想到朱权竟然忍得住。

  不要小看古时候人们的迷信程度,没有眼见为实都能够笃信世上各种传闻中的神奇,能够亲眼看到“神迹”哪怕不成为虔诚信众,内心里能不会产生某些念头吗?

  朱棣看到了吕阳的死而复生的那一刻心中不知道有了多少想法,没有立刻表现出跪舔已经足够意志坚定,为了拉吕阳入伙不还是进行了设计。

  也许朱棣心里认定有了吕阳加入造反,事业会成变成一种天命所归,但凡吕阳拒绝前往大宁都司,后续注定必定还会有其它的行动,为的就是拉吕阳入伙。

  而朱权亲眼看到了吕阳的死而复生,不可能没有产生什么想法。

  诸夏这边,人们更趋于“人定胜天”的信念,朱老四能获得“天命所归”的成就,朱权把“神人”抢到自己这一边,是不是就能把“天命所归”给夺到手了?

  “快快快,宁王的人必定在后追赶,我们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北平。”吕武现在的情况是坐着说话不腰疼的状态。

  他们出了大宁卫的地界,吕阳安排燕王府的一众人携带金银和信件四散,让众人去各处卫、所、屯当散财童子,为了能更快赶路甚至把装载绫罗绸缎的车辆给丢弃了。

  要是老朱知道吕阳轻易就丢了绫罗绸缎,不知道会是什么想法?大概会在了解情况后,看待吕阳除了神秘光环之外,认识到吕阳取舍果断,认为是个能共谋大事的人?还是狂骂?

  现在的情况是,朱高煦控马,吕阳与之共乘一骑,身边仅剩护卫五人,一伙人除了屁股下的战马之外,还各有两匹备用战马,冒着风雪行进在白茫茫的冰天雪地。

  “你的腹处怎么那么膈应啊?”朱高煦哪怕穿得厚,还是能感觉到后背被硬物一直顶着。

  幸好不是屁股感觉被硬物顶着,不然算什么事嘛!

  吕阳张口就灌了满嘴风,喊道:“丢弃马车,未能花费金银皆在我怀中。”

  他们带来了两千两黄金以及十三万两雪花银,绫罗绸缎与珠宝首饰数箱,里面的一千九百两黄金、十三万两白银和大部分珠宝首饰,一部分被吕阳安排着散了出去,藏起来了另一部分。

  所以,除开丢弃了的绫罗绸缎之外,吕阳留下了一百两黄金以及一些看着名贵的珠宝首饰,它们全在吕阳的怀里了。

  讲真话,钱财太多的话,吕阳没那个心思去据为己有,散财之后存留了一些,反倒是有了吞下的心思。

  这个其实就是一种普通人的心态,太大笔的浮财不敢要,小份额的钱财有胆拿。吕阳虽然是穿越了,没穿越之前不是什么狠人,也算是普通人的一员,有这样的心态才显得有血有肉。

  吕阳想要,瞒则是不会去瞒,再则这笔钱也不会全部独吞,会再散出去给同行的人一些,留下一些当傍身之物,后面能在购置物品和办事中用到,也算是没赚钱手段前的不得已而为之了。

  现实就是那么回事,吕阳打算跟老朱混,不等于要当仆人之类的角色,总是要有些许可支配财物的吧?再则说了,大业未成前的拿钱办事,非常合情合理的呀。

  到了十二月份,天气变得更冷,道路之上几乎看不到有旅人。

  到处都是冰雪,老天还会时不时下场雪或雨,外出远行不止是遭罪,生命安全方面其实也比较没有保障,以当前岁月除非是事情太急,要不然没有人会在这种季节出行的。

  这一跑,吕阳等一行人直接跑到夜幕降临才找了个能躲风遮雪的位置停驻下来。

  “用点吃食,睡袋一人一个,钻进去别用力撑,分班守夜,不当值的人早点睡。”吕阳说道。

  凭空取物呀?对朱高煦等一些知情人已经不算意外,只是他们拿到新奇物品依然会产生好奇心。

  不知道那架运输机正不正经,有不少书籍,有电棍,土豆、红薯、黄薯和各种蔬菜,还有秋衣裤、羽绒服等衣物,连睡袋竟然也有?

  他们身处的是室外,温度应该是零下七八度左右?总之没有足够的保暖措施,极可能会发生一睡长眠的情况。

  “先生以为宁王欲将如何?”张辅是众多随行的人员之一。

  因为没有互相通名的关系,吕阳其实并不知道随行的护卫都是谁。

  这个张辅是张玉的长子,而张玉是朱棣绝对的心腹之一。

  “先前犹豫不决,当前待价而沽吧。”吕阳说完问了一嘴张辅的名字,听到通名给愣了愣。

  张辅在历史上有什么丰功伟绩吗?安南就是在他的率军攻打下纳入大明的版图,他也因此被晋封为国公爵。

  吕阳之所以听到张辅的名字有反应,自然是因为知道这么一位人物,却不是因为张辅将安南打成了大明的交趾布征司,纯粹是吕阳记得“土木堡之变”死难武官中官职最高的人就是张辅。

  土木堡之变一下子葬送了大明的勋贵集团,还诞生了诸夏历史上的第一个“叫门天子”。朱祁镇也是诸夏历史中唯一一个以皇帝身份投降,再反过来帮助敌人想要叫开边防重镇城门的皇帝,并且是去了一处没得逞,继续转往它处叫门的皇帝。

  一瞬间想到很多事情的吕阳下意识看向了已经睡得打呼噜的朱高煦,心中想道:“有个说法,仁宣之治完全是成功夺取治理大明权柄的文人吹出来,为的是让后续皇帝玩垂拱而治?”

  什么意思?也就是洪武一朝杀文官跟宰小鸡崽似得,到了永乐一朝之后文官也不好过,他们一再筹谋和诱导可算是把作为太子的朱高炽忽悠瘸了,连带也把朱瞻基给坑了个十足,文官集团在仁、宣两朝之后已经接近成功架空皇帝,想要皇帝什么都不管,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文官去掌控。

  所以就有了另外一个说法,土木堡之变是由文官设局,为的是将大明的勋贵集团葬送掉。

  “是不是文官导演了土木堡之变,有那么点不好说。朱祁镇是个废物,还是个无耻到没有下限的废物,绝对是一个能够盖棺定论的事实。”吕阳暗自琢磨着要不要尝试帮朱高煦弄掉自己的胖子大哥,避免后续会发生的一系列惨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