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永乐 > 第17章:大明掘墓人

第17章:大明掘墓人


  如果吕阳现在有机会接触朱高炽的话,能不能将这位“十月天子”给“改造”成功呢?

  先不提吕阳想怎么样个“改造”朱高炽的方式,以朱高炽三四岁开始启蒙,到朱高炽接受了儒教长达十来年的教育,已经二十一岁的朱高炽在思想观和价值观上面绝对是已经定型了。

  朱高炽并不是由朱棣来亲自安排怎么培养,他小的时候出生在应天(明朝南京时的古称),朱棣就番没有几年重新被召回应天,一块跟着朱元璋那些年幼的子嗣和孙子辈接受教育。

  一个从里到外都定型了的人,尤其是在朱棣造反成功后的某一天朱高炽还能成为至尊,哪是那么容易被“改造”成功的啊!

  换作是吕阳盯上了朱瞻基呢?

  目前朱瞻基还没有出生。所以有些野史说朱棣是为了朱瞻基才决定造反,跟朱棣早就在谋划造反的时间线一对比,说朱棣为了朱瞻基才造反根本就是虾扯蛋。

  “朱瞻基?上有一个儒教虔诚信徒的爹,未来还会生出一个‘叫门天子’的儿子,其本人更是被文官逼得培养宦官与之对抗,结果还落了个‘被’英年早逝的下场。付出一定会非常很大,还不一定有什么效果啊!”吕阳现在看朱高煦是有点越看越顺眼的意思了。

  吕阳越想越觉得弄掉朱高炽很有必要。

  大明就是在朱高炽当政短短十个月不到的时间,朱元璋原本定下“资助”贫困学子的策略一再扩大,弄到是个举人就能不用交各种税了。

  当然,朱高炽并没有用任何行政命令定下成为举人不用交税那么回事,完全是文官们认定朱高炽哪怕知道了也会装聋作哑,玩既定潜规则再推广的那一套。

  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朱高炽发现了问题,不太确定是不是认识到那样会玩崩大明,还是采取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态度,极可能觉得文人得到特殊待遇很是理所当然。

  这样一来,能不能解读为朱高炽就是那个大明朝的掘墓人?

  尤其是朱高炽断绝了朱棣时期的航海事业,坐视官员勾结地方搞私自出海,可能也是遭到了瞒骗,反正事情就是发生在了朱高炽在位的那十个月里。

  要说朱高炽监国那么多年,下西洋是皇家对外搞贸易,不可能不知道没亏钱反而赚了大钱,偏偏愿意停掉下西洋的贸易,来自海洋的利益全给官商勾结得了去,要说不是被忽悠瘸了,难道还能是脑子缺根筋?

  说朱棣搞下西洋赚钱绝对有理有据,不然五征塞北的花费是哪来的?以大明每年的收入,根本无法支撑五征塞北这种大战。

  想了许多的吕阳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隔天醒来的时候看到朱高煦凑的很近用一脸怪异的表情盯着自己看,有点被吓一跳。

  任谁醒来眼前有一张脸,表情还是既纠结又矫情,谁不会被吓一跳呢?

  “你睡着了还一直喊我名字。”朱高煦没等吕阳有所回应,继续往下嘀咕道:“征服世界岛,世界岛在哪?全球自由航行,是哪颗球?”

  这么说,吕阳睡着的时候做梦了?

  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吕阳梦见自己扶着朱高煦上位,他们珠联璧合整得文官服服帖帖,使用大明充足的人力和国力完成了对世界岛的征服,四大洋都有属于大明的舰队在横行。

  所谓的“世界岛”就是亚洲和欧洲这一片大陆,占了全球36.3%的陆地,哪一个国家能完成对世界岛的控制,以人口和资源来论,想要统一全球根本没有国家能够抗衡。

  对了,目前欧罗巴那边已经有关于人们生活在一颗球上的理论。而诸夏这边其实很早之前也有人提过相关的猜想,只是未能得到证实,相关的论调就被一次又一次的王朝更替冲刷没了。

  吕阳随便糊弄了朱高煦一圈,抖掉睡袋上的积雪再钻出起身,耳边又传来了朱高煦的低语声。

  “爷爷定了嫡长继承,要是我爹成了皇帝,太子位肯定是大哥的。你以后不要说类似的话了。”朱高煦如此说道。

  什么啊?

  吕阳醒来之后只是模模糊糊记得一些梦境,人在睡梦状态哪里会知道自己讲了什么梦话。

  不过,从朱高煦的那些话里面倒是能有所猜测,应该是关于朱高煦当了皇帝的梦话之类。

  这一下换吕阳用怪异的目光盯着朱高煦在看,心想:“史书上不是记载你跟自家大哥为了太子位斗来斗去吗?没斗赢自己的大哥,还斗到造自家侄子的反,弄得最后被装进铜缸里面给蒸熟,连带妻妾子女一个不落全被杀,甚至一应交好的将领、文官、好友也被杀了个干干净净,受到牵连的家庭将近三千个,整得那个叫血流成河。”

  瞧瞧,那位“蟋蟀天子”有多狠,一点都不念自己那位二叔在靖难时立下的汗马功劳,杀二叔就杀,好歹给留下一丝血脉呀。

  只是吧,关乎到那张宝座的争夺,好像也不能怪“蟋蟀天子”那么狠?

  荒郊野外不是那么美的睡了一觉,草草吃了一些东西又踏上了奔波的旅程。

  他们没有走大路,为了躲避可能存在的宁王追兵,七弯八拐又是躲躲藏藏,耗费了足足两个月才回到北平。

  两个月过去,再有一个月左右就是春季,经过那么长时间的艰难辗转,少不得一个个变得皮肤黝黑,衣物一再刮擦磨损看着更是狼狈不堪,途中赶路更是有马匹不断倒毙或是杀掉吃肉,弄到最后只剩下两匹马让朱高煦和吕阳代步。

  这么一段时间里,吕阳已经学会了骑马,由于环境恶劣的关系,再次回到北平已经骑得贼溜。

  他们回到北平并没有去燕王府,先行来到了北平郊外的农庄。

  燕王府其实就是蒙元修建的宫城,只是宫城的很多宫殿并没有使用,仅仅是利用很小的一片宫阙。

  得知吕阳和朱高煦回来,立刻让姚广孝匆匆赶来了。

  “事态紧急!”姚广孝玩了一手先声夺人,不理会朱高煦和吕阳的反应,继续说道:“皇帝命宋忠、徐凯、耿瓛屯兵开平、临清、山海关一带,并调检燕府护卫军士,加强对燕王防范措施。看来动手在即。”

  这……,建文帝去年又因为湘王举家自焚遭到舆论轰炸,新一年的冰雪都还没有彻底融化,那么急切要弄死或逼死朱棣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