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永乐 > 第18章:诸夏岂有此类天子?

第18章:诸夏岂有此类天子?


  既然事态看上去那么危急,怎么无法从姚广孝身上看到丝毫的惶恐以及紧张。他这是在表演“泰山崩于前而心不乱”的气度吗?

  “瞅我干什么?”吕阳对姚广孝一直用三角眼盯着自己看,心里比较不舒服。

  朱高煦并不是一个能藏得住心事的人,发现姚广孝跟吕阳的不对味,说道:“道衍大师,吕阳不跟你抢饭碗。还不速速说说我爹有何处置。”

  那一瞬间,吕阳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姚广孝知道朱高煦是什么德性,做出哑然失笑的表情,再摇着头说道:“王爷三护岂是建文说夺便夺,宋忠刚愎自用不足为惧,徐凯有勇无谋,耿瓛鼠辈耳。”

  其实,吕阳根本不知道宋忠、徐凯和耿瓛都是谁,看出姚广孝在进行某种示威,笑着点头说道:“大师所言无错。”

  宋忠、徐凯和耿瓛这三个人里面,背景最大的是长兴侯耿炳文的儿子耿瓛,其余的宋忠和徐凯属于还在奋斗想获得爵位的“奋一代”了。

  这时候,姚广孝估计是在心想:“不是吧,老夫还没有发力,你(吕阳)怎么就认输了?”

  事实的情况是,姚广孝在马皇后病逝后才接触到朱棣,随后就致力于撺唆朱棣争夺太子位,等朱元璋立了朱允炆为皇太孙,变成开始蛊惑朱棣造反了。

  一个人认定自己足智多谋,他为了一件事情奋斗了那么久,眼见着马上就要发动的时刻,猛然间突然多了一个来历背景全是个迷的人,似乎还很让“老板”在意,肯定会产生很强烈的被冒犯感受,进而越想不得劲,越思考越心里不舒服,能不干点什么吗。

  吕阳年轻,阅历可能不足,人却不是傻子,哪里看不出姚广孝为什么要掰腕子。

  两个人走的不会是相同路线,孰高孰低且看日后,何必争于一时?

  最为主要的是,吕阳琢磨着自己现在干不过姚广孝,淡化掉敌意才是最合适的。

  明知道干不过还冲上去?互相之间没有爆发过实际冲突,又没有产生什么深仇大恨,来点劲就头脑发热要决个生死,就问是不是傻!

  “和尚!”朱高煦见姚广孝还是死盯着吕阳,多少有点不满,重复问道:“我爹可有指示?”

  姚广孝这才从自己的内心世界退出来,脸上也挂上了淡淡的微笑,说道:“二公子还是如此性急。”

  这一下让朱高煦差点从座位上蹦起来。

  “王爷已有处置。张玉、朱能率将士秘密入卫王城,以王妃名义遣邓庸往应天告饶。”姚广孝说道。

  这么重要的事情当着吕阳的面说,肯定是因为吕阳跑了一趟大宁都司,得到他们这一套造反班子充足的认可了。

  燕王的王妃是徐达的长女,名字叫徐妙云。她是绝绝对对的将门女子,偏偏幼年时便贞洁娴静,喜欢读书,有“女诸生”的美誉。

  徐妙云在朱棣开始装疯卖傻之后担负起了王府的运作,也充当了燕王这边跟中枢朝廷缓和紧张交际的人选。

  老朱家的媳妇能管事有历史根据。曾经的马皇后就为大明的建立起到很关键的作用,立国之后更是成了能安抚朱元璋暴脾气的唯一人,结果是让老朱家对媳妇干涉一些事务不那么排斥,甚至得到了广泛认可,以至于妇人干政在有明一代根本不叫事。

  吕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随时见朱棣的资格,想了想主动将去大宁都司的事情讲了一遍,至于姚广孝会不会转达给朱棣就不清楚了。

  “诸事早有定论……”姚广孝看来还是对吕阳有点意见?他话讲一半自己停下来,看着吕阳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说道:“倒是我着相了。”

  不是着相,是争宠之心态强烈啦!

  这里也不怪姚广孝,努力了那么久肯定不希望有谁出来搅局的呀。

  另外就是明摆着的事,不管是北平行都司,还是大宁都司,该拉拢的人朱棣肯定已经早就在做,哪可能大祸临头才想到。

  所以,朱棣让吕阳去大宁都司算是拉拢那些指挥使的最后一个步骤,等同于即将动手的信号,也是为了让吕阳正式入伙。

  留朱高燧在宁王朱权那边?朱棣很清楚建文帝那么做之后是逼有军权的塞王做出选择。而朱棣将朱高燧丢到宁王朱权那里可以视作是给一个人质,为接下来的事情争取更多的互信基础罢了。

  姚广孝又讲了一些话,提到建文帝已经让朱高炽返回北平,再有七八天朱高炽也该到了。

  这同样是建文帝给朱棣的信号:老叔啊,再不造反的话,你要来不及啦。

  “建文竟然愿意放大哥回来?”朱高煦看上去非常惊讶。

  吕阳觉得自己也不能完全没有存在感,开口说道:“如此行事,乃是为斩草除根。”

  一家子整整齐齐最重要了,是吧?

  如果朱高炽依旧待在应天,某天朱棣起兵造反,还能因为朱高炽在朱允炆的手里,去干束手就擒的事情吗?不可能的嘛。

  朱允炆可能想的是,认定朱棣不会束手就毙,造反是一定会干的事情,哪里愿意让朱高炽脱离事外,到时候灭了朱棣,顺带处置了朱高煦和朱高燧,肯定不乐意剩下朱高炽还活蹦乱跳的呀。

  “吕施主洞察秋毫。”姚广孝赞了一句。

  理解是什么意思的朱高煦一下子蹦得老高了,一脸凶恶又喘着粗气,说道:“诸夏可有此类天子!?”

  好像……有,也没有?

  比朱允炆狠辣的皇帝绝对有,只是办事手法这么糙可真不好找。

  吕阳不喜欢“施主”这个称呼,听着明显就是和尚有所求,自个儿必须做到有求必应似得。

  “朝廷复井田之制,有此天子,何奇之有?”姚广孝看着就像是个得道高僧,笑得老慈祥了。

  话又说回来,等朱棣造反成功,登上至尊之位,不就等于姚广孝得道了吗?

  恢复井田制是方孝孺的提倡,并且去年就迫不及待“成法”了。

  而井田制已经被诸夏抛弃长达两千年之久。

  另外,方孝孺搞井田制的核心是再次均田,不是为了“仿古”而去仿古,着实是惹毛了一大批人,为朱棣的造反事业做了极大“贡献”的。

  当然,方孝孺估计不知道自己帮到了朱棣的大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