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永乐 > 第25章:发动在即!

第25章:发动在即!


  随着朱棣接受吕阳的意见,再有姚广孝需要配合出北平城,可能无法代表吕阳进入燕王府造反团队的核心层,再怎么都算是离核心层更近一步了。

  在怎么解决张昺和谢贵的事情上,不用吕阳去开口多说些什么,想必朱棣的造反团队早就有所定计,属于吕阳多说多承担责任的意思。

  “先生近日便居王城罢。”朱棣说道。

  郊外的那处农庄算是朱棣众多名下的产业之一,隐蔽性方面是有了,只是毕竟不在决策核心层众多人的日常活动区域。

  吕阳当然答应下来,又说道:“王爷直呼我名即可。”

  性格趋于直爽的朱棣笑了几声,算是答应了下来。

  在接下来的几天,吕阳也便居住在了王城,却不是燕王府日常生活起居的地方,处在宫阙群的某处。

  先前一再提到蒙元建造的皇宫占地很大,有相当多的宫阙区域没有被利用起来。

  可能是为了避免人多嘴杂,吕阳住的地方还是张玉带人临时清理出来,不是由仆众来完成。

  张玉是一名看着就很勇悍的人,不是说他长得魁梧雄壮,是有那种勇悍的气质,说话却是斯斯文文,以至于气质跟性格有点不搭。

  因为需要隐秘的关系,派过来服侍吕阳的只有从农庄调过来的四名侍女,再有便是张辅为首的十名侍卫提供差遣。

  住所因为年久没有维护和修葺的关系,到处都是掉漆的木料,闻着还能闻到一种霉味。

  为了掩饰霉味,他们采取的方法是弄来香炉。

  不是那种烧香拜佛用的香炉,是有着三脚架又一个圆滚滚能掀开顶盖的铜桶,它还带着一些雕刻,看上去很有历史气息。

  去霉味用什么方法最合适?条件不足最好是先打扫干净,再打开门窗进行通风一段时间;有条件当然是重新漆墙,猛一点就推倒重建啰。

  事实上,大多使用木料的建筑物,因为潮湿的关系容易发霉不提,长久不住人和没有维护,各种昆虫就会到处安家。

  所以张玉带人打扫时,光是蜘蛛网就撸了一张又一张,掀开某处的木板还有蟑螂、千足虫等奇怪的虫子在逃窜。

  住惯了西式建筑物的人,他们看华夏风格的房屋,不用多么破旧就自带恐怖效果,要是蜘蛛网遍处和有许多昆虫在到处爬,想拍恐怖片都不用刻意找镜头感了。

  当下是冬季,房屋外面的院子覆盖着白雪,换作是在其它季节,完全能够想象应该是杂草丛生的环境,又能猜到蚊子该有多少。

  姚广孝走前来见了吕阳一次,两人各有一局胜负之后,可能是起事在即的关系,再次见面并没有什么火药味,畅谈了天下的格局。

  “若你无诸多神能,亦是可造之材。”姚广孝有点倚老卖老的意思。

  吕阳说道:“大师若是精修佛法,亦当是得道高僧。”

  开玩笑!

  古人的智商再高,见识上还能比一个在电子时代接受信息轰炸的现代人多?

  闲聊嘛,现代人对天南地北的地理环境都能讲一讲,仅是这点就胜过九成九的古人。

  换作是处理事务,现代人和古人孰高孰低则就是因人而异了。

  “和尚是注定要下地狱的人。如有地狱,定然。”姚广孝说完站起来,一副洒脱模样地笑了笑,行礼道:“就此别过。”

  吕阳同样站起来,回礼说道:“来日再会。”

  什么情况呢?其实是姚广孝过来休战,但也不是怕了吕阳,一切都是为了造反事业能够获得成功,斗一斗试一试斤两也就该适可而止,想接着斗等朱棣造反成功登上大位再继续。

  吕阳显然是能领会姚广孝的意思,才有了那一句“来日再会”,不是赠送一句“去时顺风,诸事顺遂”。

  等待姚广孝离开,朱高炽和朱高煦立刻出现了。

  两兄弟应该是猫在某个墙角有一小会,天空一直在飘着小雪,他俩身上已经落满了雪花。

  “和尚过来示威?”朱高煦问道。

  朱高炽则是说道:“大事为重,和乐为美啊。”

  两兄弟看来还没有承担大事,又或者是朱棣早就将一切准备妥当,要不然怎么会发动在即时,还能悠哉走动呢。

  吕阳自己回到屋内,倒了杯热茶捧在手里,目光扫了一下当木头人的四个侍女,目光落在了那个圆脸侍女身上。

  话说回来,吕阳跟这些侍女相处的时间不短了,还是依然不知道她们的称呼。

  要说吕阳有没有在夜深人静时,想对某个侍女干点什么需要打马赛克的事情?在这个没有什么娱乐,天黑除了发呆或想事情没有找到能倾心专注娱乐项目的年代,类似的想法肯定在脑海中浮现过,做则是绝对没有做的。

  当然了,并不是有明一朝没有娱乐,只是以吕阳现在的条件无法接触到罢了。

  在有明一朝的初期,各种牌局已经有了,戏曲方面也是多种多样,甚至茶坊还非常流行说书。

  知道四大名著中的三本为什么会是有明一朝完成的吗?就像现代流量时代开启后冒出那么多的小鲜肉一样,肯定是有其大环境的。

  有明一朝是小说家的天堂,现代认证为名著的一些著作,其实是经过很残酷的一个大浪淘沙过程。

  朱高炽进屋发现茶桌以及其它能摆放东西的家具上都有书本,定眼一看认出是一些当下流行的话本,欣喜的情绪刚生出来就破碎,嘀咕了一句:“为何是话本呢……”

  如果是儒家著作就好了,是吧?

  看话本是吕阳来到大明之后的第二个月寻找到能打发时间的娱乐之一,惊奇的发现十部小说里有九部是在讲书生与各种妖魔鬼怪的缠绵,剩下的一部则是书生想象中的江湖。

  得不到,又很想要,还不能允许文化人依靠想象解渴吗?就是他们写那种缠绵的小说,不知道手速有没有增快,营养又能不能补得上来。

  朱高煦自顾自倒了杯热茶,很是豪爽地一饮而尽再被烫得直吸气呼气。

  那是真的难受才一再吸气和呼气,不是那么难受就该是“哇哇”大叫了。

  没见吕阳倒了茶水捂在手里没喝吗?说明是真的很烫啊!

  也就朱高熙这个粗心眼的人连温度试都不试,会选择一口闷。

  朱高炽走过去拍着朱高煦的后背,一副好大哥的模样,视线却是落在吕阳身上,犹豫了一下下,问道:“能成事吗?”

  问的是什么?

  朱棣已经着手要干掉张昺和谢贵,能不能顺利又轻易将他俩干掉,关乎到造反团队花费多少时间重新掌控北平都司的军队,关于这点朱高炽很清楚。

  吕阳不知道两兄弟是自己跑过来问,还是得到谁的示意,答道:“谋事在人……”

  话到一半,缓过劲来的朱高煦抢着说道:“成事在天?”

  “不!”吕阳极其肯定地说道:“谋事在人,成事亦在人!”

  临到发动的时刻,老朱一家子可别玩什么“不问苍生问鬼神”,路走偏了的话,靖难能不能成功会变得很玄乎的啊!

  吕阳琢磨着,不要因为自己的出现,使得一些事情出现重大偏差才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