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永乐 > 第32章:听好,我要装逼了

第32章:听好,我要装逼了


  上过学读过书,不是九年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哪怕是没有太高深的数学素养,干归纳和计算、合计这种事情,总不至于做不到吧?

  文牍上写的是库存中有哪些物资,只是记录的方式看起来很乱。

  像是同一类的物资,它们在不同的时间入库,记录者竟然没有累加总量;取走时也只是记录取走多少,没有记录减少之后的数量;并且纪录时也没有进行归类整合,跟其它物资混在一块,使人需要费老大的功夫,又自己一一翻阅记录进行加减,才能计算出某类物资到底还剩多少。

  “世子,以我之见,需以归类,再得量数,更需实地查验。”吕阳看记录看得脑壳疼,给了一个建议。

  听说过PPT表格吗?看上去很是一目了然的玩意。

  这项知识压根就是穿越者的装逼必备,每每拿出来都能收割一大批人的震惊和崇拜。

  吕阳给出了先把每项物资进和入先搞清楚,用以单独记录在一个本子上列出表格,最为重要的其实还是查看仓库里到底有没有那些数量。

  当然,现在是算明初年间。即便是朱元璋驾崩了,敢做假账的人应该还不多,不会是那种记录上还有超多东西,去仓库一看空空如也的情况。

  朱高炽就像那些被穿越者各种一震再震的人一样,搞明白吕阳的意思,先是震惊,随后就是大喜,顶礼膜拜的意思就差了点。

  说朱棣这边缺乏能做文员工作的人,真心是一点没有说错。

  吕阳过来之前,在干活的人加上朱高炽也就六个,其中的三个还是朱高炽在应天那边自己笼络来的。

  以他们之前的做事方法,搞清楚各项物资的数量没问题,时间方面再是加班加点,可能要耗个二十来天。

  吕阳不算费劲,给他们要怎么做事讲解了一遍,问道:“你等可明白了?”

  现在读书可不像后世教育普及之后,没有拼音的时代识字过程就是一个大门槛,识字了还要开智,能接触到其余的多少知识则是因人而异,主要看家庭条件。

  《九章算术》这本书是西汉的张苍所著,后面诸夏各朝代,学过的人无法统计。

  到两宋时期,因为商业方面的发达,记账方式有出现过改革,只是一般也就自己玩自己的,有再好的方式没有传播开,对于一个文明来说也就等于知识不存在。

  六个接触到新知识的人,他们全部慎重地对吕阳行礼,答道:“谢先生授艺!”

  啊?就是“艺”,没错了。

  称呼“先生”就不算是拜师,不然该称呼为“师傅”,不要脸一些完全能喊一声“师父”。

  应该是物以类聚吧?反正能跟朱高炽处得来的人,脱不开矜持的品性。

  他们这边各种跟文字较劲,另一边则是各种火热朝天。

  那种内心里的火热,连大地上的银装都无法使之冷却!

  根据朱棣的命令,分出一支大军由朱能统率直逼蓟州。

  朱能这一路出发,一下子让北平郊外的军营里变得有些空,他们还带走了相当的物资,搅乱了朱高炽、吕阳等人点算的节奏。

  分兵之后的朱棣,手里的兵士数量不足一万,想要夺取居庸关,再加上消灭驻扎在开平的宋忠部,一万的兵马明显太少了。

  驻军于开平的宋忠麾下有三万人马,其中的大部分士兵都有在朱棣麾下效力的经历。

  只是吧?旧部归于旧部,是将校还是大头兵,还是存在比较大的区别。

  朱棣能轻易夺取北平郊外的大军,原因是将校愿意跟着朱棣一块干,选择权并不在士兵自己。

  其实到了哪个年代都一样,不是人人都有选择权。

  尤其是以军队而言,能干临阵反戈或拨乱反正的人至少要是军官的身份,仅是大头兵哪怕纠集了一些人也只是叫叛逃,全部的士兵不想作战能叫哗变。

  “爹命我进城,招来效力宋忠麾下军士家人,往开平劝降。”朱高煦得了这么一个活,看上去极度不情愿。

  什么意思?就是宋忠的军队有很多北平人,朱棣想用士兵的家人干点什么,往好听了说叫劝降,说难听点就是逼降。

  如果那些士兵不降,可别怪朱棣阵营的军队驱赶那批百姓当先锋了!

  朱高炽一听立刻露出了不仁的表情,眨巴了一下嘴巴,问道:“二弟要大哥如何助你?”

  朱高煦说道:“天寒地冻,城内大乱方止,他们必定未吃一口热食。我想请大哥设下施粥大棚,给他们吃口热的,免得半路冻毙。”

  去办完事回来的吕阳恰好听到最后那一句,纳闷谁会在路上冻毙。

  朱高煦看到吕阳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二公子这是……”吕阳问道。

  朱高煦又将自己要办的事情重复了一遍,多了一些话语,说道:“若是宋忠强力弹压,八千对三万赢了也要死伤惨重,还怎么夺取居庸关。”

  听明白了的吕阳对朱棣的选择没什么特殊看法。

  战争本来就会逼得善良人变得残忍,再让本来就残酷的人变得更加残酷,只要能取得胜利用什么手段都是可以的。

  朱高煦算是厚道人了,还知道驱使士兵家属前让他们吃口热的。

  “营盘物资与府库,合计库存尚可武装五万余,是否请示王爷城内招兵?”吕阳刚才去点算武器库存了。

  在朱元璋建立的各种制度中,各处卫所没有武库的储备,一般会在周边的某座大城设立武库。每一个卫所以五年为期,期限到了就会更换一批新的兵器和甲胄,历来就是从城池运去卫所。

  如果遇到突发事件,比如边墙某处卫所被消灭,拥有武库的城池文武官员要根据机制打开武库武装青壮,好使他们在敌人来犯时成为抵抗力量。

  以北平的人口在南方或许算不上是一座大城,问题它是在北方。

  那么北平现在有多少人口呢?以洪武八年的人口普查数据,包含将士、家属以及周边两座附属县城的人口,数量约在十万左右。

  另外,北平其实算是一座军镇,也就是居住在城内的不是士兵就是他们的家属,拢共约六万余人;非军籍……比如在城内做买卖的家庭,合起来其实还没有一千人。

  朱高炽被问要不要去请示招兵,苦笑说道:“二弟要带家属前往劝降,我们要去招兵。这算什么事嘛。”

  在吕阳的认知中,北平是朱棣的旧有势力范围,招点兵完全没毛病。

  他对于朱高煦带着家属去逼降,更觉得一定会成功,说不准宋忠还会被部下抓起来。

  现在他们在干造反的事业,干什么都要足够果决,才能够凡事早敌一步,及早招兵又赶紧进行给予编制和进行必要的训练,又怎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