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永乐 > 第33章:那啥,当驸马不?

第33章:那啥,当驸马不?


  事情的进展也如吕阳猜测的那般,朱高煦负责将宋忠麾下士兵的北平亲人集中起来,朱棣则是带上八千马步军队先行出发,一个月后凯旋而归了。

  这一战打的是攻心之战,朱棣充分利用了人心,主要也是宋忠足够配合。

  宋忠在得知朱棣起兵之后,欺骗麾下的北平军士,说朱棣杀了士兵的全家,想用这个办法来激起士兵跟朱棣这个反叛势力的不死不休。

  然后,以为在北平家人真的被杀的士兵,他们等朱棣率军前来看到自己的父母兄弟,知道宋忠欺骗了他们,又有朱棣的暗桩在宋忠军中不断大喊“宋都督欺诳我们”,再有冲阵的朱高煦阵斩宋忠得力部将孙泰给予威慑,属于北平出身的士兵立刻舍弃宋忠干了临阵倒戈的事情。

  宋忠见势不妙,狼狈回逃入城,朱棣麾下马军也尾随其后蜂拥进城。

  朝廷委以重任的宋忠在城门处被冲上去的朱棣所属马军活捉,其余大部分宋忠的部下不是反叛便是投降,只有庄得的一队人马及时突围逃脱。

  那一战对朱棣一方的意义很重大,他们没有付出多么惨重的伤亡,消灭了由朝廷派往北平周围最强大的一支军队,并且还活捉了宋忠、彭聚二将。

  “如此说来,王爷麾下再添两万七千壮士?”吕阳知道能赢,没有想到能顺利成这样。

  朱高煦咧嘴一笑,说道:“宋忠够蠢,再则兵士皆为我爹旧部,弄死冥顽不灵之辈,余下怎会坚决抵抗。”

  还有一个更残忍的事实没有说出来,北平落到了朱棣手里,有一批家属被带去劝降,还有另外的家属在北平,士兵的心要多硬才不顾家人安危继续给宋忠卖命?

  朱高煦带着临阵反戈的那一部分降军回到北平。

  朱棣则是带上八千马步军继续进击临清,前往攻击徐凯所部去了。

  归附了朱棣的降军被带回北平并不算完,接下来就是朱高炽和吕阳等人能不能真正让这批降军归心了。

  “每家每户给予赏钱、布匹,还需走街串巷嘘寒问暖才是。”吕阳纳闷的是统计物资的节奏又要再一次被打乱了。

  光有朱棣对军队的旧日威望,只是会让军队的反抗意识不那么浓烈,想让这批降军给朱棣卖命,不给好处怎么能行?

  曾经有吴起给士兵汲脓水,士兵不要命了的帮吴起作战。这个道理告诉所有将领,想要士兵卖命最好有点演技。

  朱高炽是个“传统”文人没错,该懂的道理有一个要当反贼的爹,必须去懂啊!

  所以了,吕阳稍微一提醒立刻让朱高炽从善如流。

  朱高炽不但自己到北平城内慰问,还拉上了自己的娘亲以及未出嫁的妹妹们。

  实际上朱棣有四个儿子和五个女儿,儿子中最小的朱高爔很早就夭折了,女儿则是已经出嫁了两个,还有三个女儿待嫁闺中。

  “见过王妃。”吕阳带着几个人挨家挨户送钱,某处碰上了到处在发饼的徐妙云等人。

  王妃抛头露面在发饼,连带朱棣的三个女儿也随行,北平人懂不懂得感恩啊?

  哪怕是朱棣的起兵注定会给北平带来战争,他们被问幸不幸福的时候,谁敢回答不幸福。

  无法看到太长远未来的百姓,他们看到了眼前能够得到钱财,又有王妃、郡主在发饼又对街坊邻居嘘寒问暖,不说感动吧,之前家人被带着前往战场的气也消了。

  “吕阳啊?”徐妙云并没有穿着多么华贵,只是该有的派头还是要有,不然怎么让百姓知道她是王妃。

  朱棣的三个女儿,她们穿得则是比较纯朴,也就是不见一丝华贵,看着就跟寻常百姓家的闺女差不多。

  “吕先生。”她们先后对吕阳见礼。

  吕阳认出了其中的一个,也就是那天在朱棣卧室里的小姑娘。

  “我一家对百姓好,百姓才能跟我家一条心。你的主意很好。”徐妙云出生将门,只是一点都不爱武装,自幼喜欢读书,人看上去则是没有多么柔柔弱弱,更不会好坏不分。

  手里拿着一串铜钱的吕阳不再看朱智明,对徐妙云笑着说道:“辛苦王妃以及三位郡主。”

  徐妙云一个愣神,心想:“这不是我家的事吗?哪有什么辛不辛苦。”

  这里有一件事情必须讲明白,也就是洪武年间其实是禁止铜钱与金、银在市面流通,依照朱元璋的规定任何买卖都需要使用宝钞。

  只是吧,洪武初、中期还能严格执行,到后面宝钞着实是发放过量,贬值的速度简直惊掉人的下巴,到洪武后期民间早就受不了,不敢不收贬值得厉害的宝钞,另一方面则是不顾法度开始在使用铜钱和银子了,便是朱元璋知道了情况也无可奈何。

  像是上一次吕阳去大宁都司,敢带着众多的宝钞去收买将校,信不信那些将校直接翻脸?带上真金白银就不一样了,显得极有诚意的同时,真金白银才显得更“真”嘛!

  现在,吕阳一家每人发上三五枚铜钱,多的就十来枚铜钱,数量其实并不多,效果则是绝对比拿着几百文的宝钞更好,并且真的是好太多了。

  吕阳在给钱的时候,一定会说上一句“这是王爷赏的”,一再重复下来成了人形复读机,乏味但是不说又不行。

  一样在发钱的还有朱高炽,暂时没有离开的朱高煦也在干,两兄弟还会给特别困难的家庭送上几尺布。

  历史上朱棣在起兵后并没有这么干,现在会做当然是出自吕阳的建议。

  其实也不用花费太多,人心的收拢效果绝对远超想象。

  而吕阳会有这个建议,完全是知道后面还有一场北平保卫战要打,早点干收买人心的事,绝对比祸到临头再去收买,需要用到的耗费更少,得到的效果更好。

  “王爷得先生,如汉高祖得萧何,太祖得李善长。”

  徐妙云读了很多书,该懂的道理都懂,认为仅仅是吕阳的这个建议,真的及时又显得非常重要,能够让出身北平的两万七千多降军归心,甚至还能从北平挖掘更多的兵源。

  他们一家子现在最关键的是什么?不就是牢牢控制住北平这个基本盘嘛!

  没有一个稳固的基本盘,怎么对外扩张?可别外面打得热热闹闹,家里却是时不时起火,那还造个屁的反,成特娘的什么事。

  吕阳心里乐开了花,嘴里却是说出了谦虚的话,道:“王妃谬赞了。”

  三个朱棣的女儿,她们看到自己母亲的举动,一个个用眼睛盯着吕阳看,个别大胆的还上上下下看完,再对吕阳露出了一个大大方方的笑容。

  嘛呢?这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