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永乐 > 第43章:这是什么操作?

第43章:这是什么操作?


  “杀!!!”

  马蹄声在轰隆作响,吕阳骑在马背上将战刀前指。

  前方是慌忙逃窜的耿炳文所部,他们渡河期间遭到了张玉所部的突然袭击。

  自古以来被人打了个半渡而击的军队,有谁能够落得个好?耿炳文眼睁睁看着先期渡河的大军被张玉所部的马军冲得零落,后续燕军的步兵赶上来,马军和步兵一块将朝廷的兵马赶下了河。

  更为要命的是有燕军在其它河段渡河,看上去是那么声势浩大,素来谨慎的耿炳文遭遇这种战局突变,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赶紧撤入城池保存实力,想要先搞清楚状况再寻机与燕军交战。

  耿炳文那么想有什么错吗?本身是没有的。要命的是他的性格和战法被人摸透了,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要命打击。

  朱棣的主力部队渡过滹沱河之后,先前已经有张玉的前锋部队一再冲阵绞杀,后来燕军数量越来越多,朝廷的大军则是一开始就被打懵了,从接敌不利,到阻击无果,撤退命令被传达下去,干脆就演变成了溃退。

  吕阳用眼角余光看向左侧,那里是朱棣骑马纵横的身姿,看着是那么的伟岸。

  历史上有多少个王爷会亲自冲阵?还不是为了冲上去送人头,能够骑马作战杀敌,受创依旧酣战不休。

  这一次跟在朱棣边上冲锋的吕阳真切认识到一点,也就是朱棣的杀人技很厉害,作为一名统帅更加清楚怎么鼓舞军心士气。

  先是受到突然袭击,后面组织抵抗没有作用的耿炳文所部,指挥链好像是出现了重大的问题,败兵群涌向真定城。

  因为城门着实是不大的关系,无法一次性进去太多人,再来是因为不存在任何秩序可言,争相要进城变成了推挤而践踏,甚至有人为了争取早一刻进城攻击同袍,更是加剧了混乱。

  燕军追击到了真定城下,有尝试过夺取城门,纳闷的事情却是发生了。

  朝廷的败军在进城时自相残杀死了太多人,再有推挤造成的踩踏死伤,尸体竟然是多到将城门给堵了起来。

  外面堵住了一大批没有来得及撤退的朝廷将士,里面干脆又搬来更多的杂物堵住城门,一下子让燕军也无法从城门杀进去。

  “大明的将士们!”朱棣来到城门不远处,先喊了一嗓子,将刀插回刀鞘,继续喊道:“你我本为同袍,是朝中奸臣逼得本王不得不发起靖难。清君侧与你等无关,放下兵器投降,愿追随于我有犒赏,不愿亦可各归卫所。”

  城门堵住了进不去,逗留城外的朝廷将士本来就心生绝望,再有大量的燕军马步兵正在围上来,有第一个人弃掉武器,随后就是第二个、第三个……直至绝大部分朝廷将士都丢掉了手里的武器。

  “王爷,我调伙夫上来?”吕阳问道。

  朱棣看到无法进城的大部分朝廷将士愿意投降,少部分想要冥顽不灵也无法扭转什么,心情不错之下听到吕阳要调伙夫,一时间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吕阳说道:“我早命伙夫备下热汤,存放于封盖木桶,亦有竹筒可发,马车运送上来,将士即可食用。”

  朱棣心想:“还有这种操作?这是对取得胜利多么有信心啊!”

  既然事先有准备,并且朱棣也猜到吕阳要对朝廷降军行使攻心之术,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脸色灰败的耿炳文站在城楼女墙边上,鼻子闻到了肉汤的味道,再看燕军正在调整队列,看似要对挤在城下未得入城的朝廷要动什么手段了。

  那是朱棣知道了吕阳要做什么,率先做出了布置。

  吕阳去了后方,大概一刻钟之后带着数十辆马车过来。

  一辆马车装载着四个大木桶,还有许多的竹筒。

  一个大木桶的热汤可以装大约一千四百多个竹筒,每个竹筒可以提供一名将士。

  木桶的盖子被掀开,香气很快就弥漫开去。

  燕军的将士你看看我,我再看看你,有点没搞清楚这是哪一出。

  他们原以为调整队列是要对进不得城的敌军下杀手,等着调来更多的弓箭手就要进行箭雨覆盖呢。

  想来那些挤在城下的朝廷将士也是那么想的?要不然怎么一个个神色紧张,或是一副要重新捡起兵器拼命的架势?

  香气在弥漫,闻着还带着肉香?

  吕阳让军余用竹筒盛汤先分发给燕军的将士,随后自己带着十辆马车靠近城外的朝廷将士。

  随着距离的拉近,吕阳已经能清晰看到那些朝廷将士脸上的表情,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笑脸,再让伙夫吆喝朝廷将士过来排队取汤。

  后方的朱棣也在看着,脸上带着一种莫名的表情,像是困惑吕阳怎么能那么搞,又带着朝廷将士能上去取汤的期待。

  “爹!”朱高煦一身血的过来。

  朱棣目光扫视了朱高煦一眼,看到浑身血微微皱眉,问道:“可伤了?”

  “小事。”朱高煦先满不在乎应了一句,然后好奇地问道:“吕阳在做甚?”

  朱棣不是那么确定地说道:“用汤帮我赚数千兵马吧?”

  朱高煦“哈”了一声,话是听懂了,就是讶异竟然还有那种操作。

  前方,吕阳见朝廷的将士迟疑,开口大声一边邀请,一边讲述这一仗为什么会打起来。

  站在城楼女墙边上的耿炳文也在听,听到中枢朝廷对军方的种种作为,老实说心里是赞同吕阳所讲,也就是新帝在一帮文官的挑唆下各种乱搞,很是有可能让两宋的故事在大明重演。

  什么裁撤卫所就是要夺取他们的田,让他们没有安身之所,带上妻子儿女露宿荒野,过上乞讨为生的生活或是干脆饿死。

  再讲太祖皇帝对百姓多好,对军方又是如何如何,问他们知不知道朝廷更改祖训,颁布种种新法的事。

  要是换作几十年上百年之后,谈到卫所制度是为了士兵好,信不信士兵能抽刀子砍人?

  然而,现在是明初,卫所制度还真是保证军户有田能种,有饭能吃,有衣能穿,等等可以让他们活下去的好制度。

  吕阳懂得察言观色,看到那些朝廷将士不再紧张,一点要拼命的趋势都没有,抬头看了看城墙,从伙夫那里接过一个盛汤的竹筒,走到了一个看上去年龄最多十三岁的朝廷小兵面前。

  “喝吧?”

  现场至少有上万双眼睛在注视着递出手中竹筒的吕阳。

  “他啊,一张嘴真能说。”朱棣看上去心情非常好。

  朱高煦偷偷嘀咕:“是挺能说。只是讲那么多干什么,不投降就乱箭全射死算了。”

  得!

  朱棣的好心情一下子去了一半,不是这种场合就该拿马鞭抽朱高煦一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