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永乐 > 第57章:人生两大喜事

第57章:人生两大喜事


  众将校的意见是立刻南下,这一次吕阳不得不跟他们唱反调了。

  如同朱棣刚才所说的那样,他们起事短短一年的时间之内,兵力从一开始不到千人给膨胀到三十余万众。

  尽管因为有卫所制度打底,组织度方面并不缺失,问题是朱棣麾下的军队来源有点杂了。

  之前不去整顿是因为没有时间,好多次其实出现了将令不通的问题,他们接下来要干的事情是再去找朝廷军决战,随后便会争取打通前往应天的道路,等于说一旦再次开战就不会再有休整的机会。

  “各部官职缺失,需以补充。各部士兵良莠不济,或需淘汰老幼,以精壮重编,兵甲器械亦需合理分配,使之可为强军。如此一来,最短需用时一月,长……”吕阳纳闷地看到朱高炽悄悄地给自己比了一个大拇指,顿了顿才继续往下说道:“长或需一个半月。精编之军战力必定更强,有利王爷决战,得胜即可南下直扑应天。”

  这些道理朱棣不懂吗?他当然知道军队里面全部都是精壮最好,收编又带着军队连续干仗,好多事情没有来得及做,是应该好好地休整一下,关键在于之前朝廷不给他们时间啊。

  “我休整,朝廷亦有更多时间调兵遣将。敌军一败再败,怎可使之有重整之机?末将以为,大军应当乘胜直驱南下!”丘福说道。

  话说得也没有错。

  尽管内部问题不少,燕军起码是屡战屡胜,朝廷军却是屡战屡败,一旦双方都得到休整的机会,朝廷军看上去是占了更多的便宜。

  朱棣再次看向了吕阳,脸上表情看不出有什么倾向。

  “朝廷军可一败再败,我军可否?”吕阳问道。

  丘福虎着一张脸,说道:“我军岂会战败?你……”

  “胡说!”朱棣先喝了一声,又说道:“胜了几次便有你这等骄纵之将,我军如何不能战败?”

  也就是朱棣了,换作是其余人主,哪能容忍情势大好的时候有人唱衰。

  另外,不是朱棣的话,估计也没有人主会在一再得胜的情况下,直接训斥一名多次立下战功的部将。

  明初的老朱家仅有几个皇室会斯文一些,大多数人其实都是糙人。那并不是缺失了教育的关系,跟朱元璋的很多作态有关。

  想让老朱家变成某些人认为皇室变得该有的气象,怎么都要有那么一任皇帝先斯斯文文,再有诸多学究好好改造皇室子孙了。

  丘福不敢对朱棣不满,看向吕阳就有点郁闷加恼火了。

  思考了一小会的朱棣说道:“以半月为期,一天不得耽误,大军南下!”

  这是将两种不同意见折中了吗?

  可以看得出来,朱棣包括起兵都是在赌,一开始或许根本没有看到取得最终胜利的希望,后来一再打赢朝廷军才多了几分希望。

  事实上也是那样,朱棣起兵之初不过八百人,获得北平都司旧部膨胀到十万左右,完整接收了北平行都司又增加十三万人马,哪怕是加上辽东都司的降兵,以及一再收编的其余降军和征召的丁壮,总兵力也就三十万左右而已。

  朝廷那边的可用兵力实在太多了,出征的朝廷军连续败了几次,短时间又能拉出四十五万人马,别说还有其它区域的军队在被源源不断地调动起来。

  那一天会议之后,吕阳进入到更为忙碌的时刻,脱不开物资调运以及配合军队的整编。

  朱棣不允许其他人来主持军队的改编,亲自出面的同时,又给其他人分配任务。

  “老幼转为屯兵,不可使之逗留后方种田,为辅转运辎重,亦需可随时可参战。”朱棣太清楚一旦输了就是被一波推的下场,哪有什么时间经营一块根据地打持久战。

  吕阳也是那么想的。他建议整编部队只是想让军队变得更有战斗力而已,不是想要让那些淘汰下来的老弱全部去后方种田。

  现实就是,燕军要么在两三年之内成功打下应天,使得天下迎来新主;要不然就是燕军无法在两三年内取得胜利,后面被朝廷扑灭。

  朝廷占据着绝对的优势,燕军这边谁提议打持久战,不是脑子坏了,就是朝廷安插在燕军的卧底。

  当前管理燕军后勤的人是吕阳,但吕阳实际上就是个副的。

  朱高炽才是公开的燕军大总管,不但名义上总管军队后勤调度,还负责治理属于朱棣控制下的区域。

  已经一年过去,算算时间吕阳也跟着掺和造反有七八个月,手头上是有在管事,诡异的是并没有被委任一官半职。

  之前还能说朱棣对造反功成的希望渺茫,没有心思也没有必要去搞东搞西,眼见着造反有了成功的可能性,再像牛马一般的使唤吕阳,朱棣却是没有给个一官半职,怎么都不合适了。

  “这是长史印玺。”朱棣指着侍从端着的一个盘子,对吕阳说道。

  燕王府之前的长史叫葛诚,他在朱棣发起靖难的第一天就被抓了起来,后来在审讯中死了。

  朱棣示意侍从端给吕阳,又说道:“我本欲任命你为总管,一想再想有点不合适。”

  这个总管不需要割点什么,是有明一代帮藩王掌管庶务的官职。

  而藩王长史没有固定的品秩,有些长史是从四品,有些长史则是正五品。

  藩王的总管品秩则是从七品,算是很小的官职。

  吕阳第一次当官,要说没有一点小开心会很假,只是不清楚自己是从四品还是正五品。

  另外,吕阳其实没有想要获得什么实际官职,最好是朱棣靖难成功之后也别被委任什么官职,当个不管事的侯爷,能对朱棣的一些决策有参与权就挺好的。

  “官有点小,你就先当着。以后……”朱棣目光看向了刚走进来的人。

  这人叫朱智明,她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场合的。

  进来的朱智明手里捧着一个盘子,上面放着两杯茶,先给了朱棣一杯,虽然竟然也有吕阳的份。

  朱棣全程不吭声地看着,等朱智明要重新出去,才说道:“跟你娘说,我准了。”

  那么就是朱智明过来是朱妙云的示意?

  然后,这搞的是哪一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