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永乐 > 第61章:离帝位更近啦

第61章:离帝位更近啦


  “殿下,自古不顾百姓者生死者,无一可成王者。”吕阳知道燕军很难,但是朝廷出招了,再难也要接下来。

  能够重新使保定府稳定下来,乃至于是将保定府管理好,何尝不是朱棣向天下展现自己不但能夺江山,也有能力将江山治理好呢?

  朱棣有点嘲讽地笑了笑,说道:“建文不管百姓,我管。”

  主要是吕阳说得非常有道理,再则朱棣现在也已经有了治理江山的觉悟。

  混乱的保定府算是朱棣在真正治理江山之前的一个小考验,连这种情况都无法处理的话,夺得帝位之后怎么办?

  而朱棣是个有封地的藩王,比较尴尬的是以往极少实际参与民政,大多数时候就是好多人提出建议,由朱棣最终拿个主意,更多的时候就是操持军务而已。

  像是现在?因为朝廷军的统帅仍旧是李景隆,导致朱棣对拿下保定府有十足的信心。

  朝廷不顾保定府百姓的死活,人为地制造了那么多的祸根,战后怎么来让保定府重新稳定下来,稳定下来之后又该干些什么,实际上朱棣只是有模糊的认知。

  “此事便交由你与金忠、宋礼。”朱棣说道。

  自己不懂没关系,让懂得怎么做事的属下去办,一直以来朱棣都是这么管理封地的。

  吕阳可不敢大大咧咧应下来,说道:“北平暂时无忧,或可使世子前来主持大局?”

  为人臣工要懂得进退之道,不要仗着自己有什么本事,什么事情都想插一手,乃至于把持住某项事务。

  朱棣有点讶异地看了吕阳一眼,沉吟了一下下,说道:“可。”

  现在朱棣的地盘才多大?满打满算也就实际控制住三府、两州以及一个羁糜区而已,其中保安州以及庆州还是辖区很小的行政单位,羁糜区则就是几乎没有产出的北平行都司范围了。

  拿下保定府,以面积、人口和资源来算,能够算是朱棣控制下的第二大府,不单单是重新稳定保定府难度不小,成功维稳下来的功劳也不是谁都能拿的。

  所以了,朱棣能看出吕阳为什么不担任主持人选,也知道为什么会想让朱高炽过来。

  总的来说,朱棣对吕阳懂得进退还是感到相当满意的。

  怎么将保定府重新稳定下来?吕阳给朱棣的第一个建议就是军管。

  军管啊?这个朱棣熟。

  “如辎重调度无忧,你尽可使之。若有何人乱局,你亦可杀之。”朱棣说道。

  不是说好了由朱高炽来主持安民大局的吗?怎么是吕阳获得先斩后奏的权利呢???

  这个就跟朱高炽名义上是燕军后勤大总管,实际上干更多活的人是吕阳的道理一样。

  燕军不是经过整编了吗?挑选精壮重编强军,老幼则是淘汰下去成为屯军的一员。

  朱棣麾下的屯军不是在后方种田,他们跟着一块抵达了前线,平时就是干运输以及负责搭桥、补路的事情,大军移动时就是到了驻扎地点负责搭建营寨。

  所以,那些所谓的屯军也能叫辅兵,干的就是一些杂活。

  数量有个二十余万的屯军,其中的三万多在朱高煦那一路;朱棣麾下的主力则就是马军为主,再来就是接近十万在开进保定府的这一路,北平府那边有一部分还没有过来。

  乱世嘛,又是军队去干活,温柔指定是不会有,哪怕是干好事也是往粗犷的方式来。

  在朱高炽急赶到新城之前,负责做事的吕阳给金忠和宋礼的要求非常简单,不管用什么方法让到处瞎跑的保定百姓哪里来就回那里去。

  军方干活的粗犷就是动辄开口就骂,逼急了也会拳打脚踢,遇上了实在不配合的人还会动手杀人。

  实在也是不能指望现在的军队能有子弟兵的模样,再来就是乱世用重典被一再证明有效且快速恢复一地稳定的方法。

  朱高炽见到吕阳的第一句就问道:“当地大族可有联络?”

  “大族?”吕阳知道朱高炽是什么意思,纳闷地说道:“大明有‘保甲’。”

  那是朱元璋制定的一套制度,到底是好是坏,又是怎么个历史变革,反正暂时不用去讨论。

  以当代来说,也就是朱元璋在位时期,保甲制度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制度,起到了正面的作用,后来嘛……,同样的政策在不同人的操作下,会不会变得乱七八糟就不好说了。

  朱高炽觉得吕阳在糊弄自己。

  以朱高炽的认知,大明有保甲制度没错,乡里肯定是大族说了算,反正儒家书籍就是这么教的。那些书籍还教导统治者必须清楚哪个阶层才是国家柱石,赵宋之前认为不是大族、豪族,便是望族、世家,赵宋之后归纳为读书人才是国家栋梁,其余的阶层嘛……

  当然,大明有望族,世家什么的敢在朱元璋统治下冒头就是个死。

  吕阳索性也就将话明说,道:“有朝廷通知、暗示,大族岂会逗留?”

  朱高炽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再怎么样,朱允炆和朱棣都是老朱家的一员,朱允炆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干出了不拿百姓当回事,乃至于是荼毒的事情,丢脸的还是整个老朱家。

  当地的大族逃了,以为家产、土地就会没了吗?只要没有改朝换代,他们只是外出躲避兵灾而已,宅契、田契、仆契都还在手上捏着,难道朱棣夺了江山就能不认啦?

  朱高炽问道:“我爹他……”

  知道在问什么的吕阳说道:“殿下兵逼白沟河,已与敌军交战。”

  白沟河的两岸已经变成一个大战场,两军互相穿插攻击,搅得比一锅粥还乱。

  而在此之前,大同那边有向朝廷求援,中枢那边得知燕军想要谋夺大同,下令李景隆分兵救援。

  一败再败之下,李景隆尽管还是大军统帅,并且得到了多种权限的加持,然而已经有点成为中枢操控木偶的意思,只能再次更改军略,不以白沟河为屏障,分兵救援大同的期间,大军渡河主动寻找燕军交战。

  吕阳因为负责调度辎重的关系,战局是个什么样的发展会很清楚,说道:“敌军诸多将校临阵投降,已有敌军私自转移往雄县。”

  朱高炽对军事半懂不懂,没听出是个什么意思。

  战局还没有呈现最终结果,吕阳也不能明白告诉朱高炽,比如白沟河一战燕军摘取胜利果实属于十拿九稳,看就看能迫使多少敌军投降,又能截获多少后勤物资了。

  “罢了,我爹命我治理保定,我勉力为之便是。”朱高炽对自己不懂的东西总是有所保留,想再说点什么,结果被吕阳推上来的一盘满满的文牍将话堵了回去。

  “如此,保定交由世子,我往军中为殿下效力。”吕阳说完就走,根本不给朱高炽拒绝的机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