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永乐 > 第63章:毕其功于一役

第63章:毕其功于一役


  应天和南方各府能战的兵力几乎被中枢朝廷两波抽空,不止各府、州、县陷入兵力空虚的状态,连带应天其实也没有多少驻防的兵马了。

  燕军从起兵之初的惶然加害怕,到后面一再获胜变得士气极度高昂,总得来说就是打出了信心和气势。

  两相比较下来,燕军对获取最终胜利变得坚信无比,倒是惶恐和害怕的该变成了中枢朝廷一方了。

  “皇帝会答应殿下所请的。”吕阳真心觉得朱允炆干得出这事。

  上一次朱棣逼得朱允炆撸掉了齐泰和黄子澄的官职,为的是打击朝廷军的士气,以及提振燕军的士气。

  当时朝廷虽然连续败了几场,要说伤筋动骨真没到那地步,偏偏朱允炆真的干了撸掉齐泰和黄子澄官职的事情,平白让朝廷一方的士气受挫不说,燕军这边一看皇帝胆子那么小立刻就提了神。

  现在的情况是,白沟河一战朝廷丧师四五十万,不再是之前数千、数万、十来万慢慢丢掉。若是朱允炆再一次按照朱棣的要求办了,再让朱棣撤兵,事情将会有什么样的演变?

  然而,朱棣不得不去派人去应天那么要求朱允炆啊!

  朱棣起兵是为了靖难,也就是干清君侧的事情来让朱允炆不受奸佞蛊惑,好好地当一名得到藩王以及天下人爱戴的好皇帝。

  一旦朱允炆再一次照办,接着要求朱棣撤兵。这么搞,朱棣到底撤不撤兵?

  吕阳接着说道:“朝中奸佞众多,除去二十余人,仍有他人。”

  不是说文武百官吗?这个“百官”就是一个粗略的量词,可以更多,也能更少。

  只要中枢还有官员,朱棣就能一个接着一个点名,反正名单绝对够用。

  朱允炆要是一次又一次对朱棣妥协,打从实际上皇帝也干不下去了,遭到朱棣推翻还算是保有颜面的一种下场,弄到众叛亲离有朝官将朱允炆抓起来献给朱棣,届时的场面那才叫真的难看。

  中枢朝廷真的会有人抓朱允炆献给朱棣吗?

  首先,朱允炆与朱棣的相争是老朱家自己的事情,谁当皇帝就是换个老朱家的崽而已,法统会出现争议,但是问题并不致命。

  再来是,以为明初的文官和勋贵会有节操吗?真真是有点想多了。

  实际上历经蒙元的统治,再有蒙元失其鹿后面的群雄争锋,经历洪武一朝在风气上是有所得到改观,问题是遗留的胡风以及其它荼毒给社会道德的建设造成的麻烦不是一般的小。

  另外一点,不要忘记宋末老孔家带的好头,迎明主变成了老孔家认证的大型活动,旧主眼见着要完蛋了,圣人门徒迎新主的活动操办起来很熟练的。

  吕阳一句话让包括朱棣在内的所有人给愣住了。

  拉清单是吧?朱允炆照办了一次,后面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第不知道几次,直至燕军拿下应天城,或许可以干脆利落搞全面清算。

  丘福偷偷嘀咕道:“我跟吕阳唱了几次反调,不会被记恨吧?”

  陈亨听到了丘福的嘀咕声,想到的是自己在大宁卫偷偷给吕阳通风报信的一次,尽管那一次主要是不想朱高煦和朱高燧落在宁王朱权手里,算起来也是帮到吕阳的吧?

  刚刚归附或投奔朱棣不久的李彬、柳升、顾成等人,他们知道朱棣麾下有一个极其得到信任的人叫吕阳,只是没有实际与吕阳接触过,着实不知道吕阳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现在,有丘福带了个头,朱棣的几个心腹一脸的思索,不得不让李彬、柳升、顾成等人认知到吕阳不止深得朱棣信任,好像还挺有威慑力的?

  丘福也不是怕吕阳怎么着,自己心虚的同时,害怕什么时候不知不觉被吕阳给阴了而已。

  所以,吕阳只是一句话,给予众人却是留下了“不是个好人”的印象。

  朱棣站起身来,带动刚才坐着的人不得不也站起来。

  “朝廷必定换帅,我决意趁其心慌不稳,进兵应天!”朱棣的声音很洪亮,能听出带着极大的决心。

  是呀,接下里就不是初代“大明战神”率领朝廷军跟燕军打了,不能真的就得意忘形的。

  第一个回应的人是丘福,随后一帮文武立刻附和。

  在场估计没有几个人听出朱棣的意思。

  吕阳很佩服朱棣的决心,只是对这种一波流带有一丝疑虑。

  看朱棣的意图,明显就是不打算管其它府、州的归属,也就是不分兵去进行占取,想的是带上大军一路打到应天分出最终胜负。

  “历史上是这么玩的吗?我该不该反对,或者有其它建议?”吕阳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另外,历史上靖难之役耗时拢共多久呀?

  如果这一次朱棣直驱南下直接打到应天并攻克,内战岂不是只用了两年就结束啦?

  朱棣说出决定就宣布散会。

  将校们各自回去,文职人员该干嘛去干嘛,只有吕阳磨磨蹭蹭逗留下来。

  “你勿用劝我。”朱棣没等吕阳开口,直接来这么一句。

  吕阳适当地露出愕然的表情。

  老实讲,朱棣真的有点不管不顾了,那么多的降兵亟待处理,粮食储备方面出现了危机,在这种现状下搞一波流,没有做好无法取胜以待来日的准备,一败就要将前面的成功付之东流,乃至于失败一次就要被逆推到底了。

  “殿下,或可向各府传檄。”吕阳知道朱棣不可能分兵,想要的就是集中全部的兵力一战而定。

  朱棣想都没想,说道:“我的印玺在高炽处。如何传檄,你与高炽商议便是。”

  蛤!?

  燕王一应印玺原来在朱高炽手里?好像也对。朱高炽代行燕王权柄管理民政,总不能一次次找朱棣盖印,哪怕朱高炽不觉得麻烦,也要朱棣愿意观看那么多的民政文牍啊!

  朱棣又说道:“后勤供给之事,你不可放松!”

  吕阳心里还在纳闷,觉得一些传言果然没有错。

  明明是皇帝的朱棣把自己的人生玩成了将军,身为太子的朱高炽实际上才是治理国家的那个人。

  能说什么?只能说老朱家都喜欢将副业玩成主职,像是朱棣喜欢行军打仗就拿自己当成将军,后代子孙当动物园园长的,窝在宫中当木匠的,耗费心思玩修仙的……,那个叫千奇百怪哟!

  事先没有一声通知,突然间做出了决定再敦促?这很朱棣!估计朱高炽就是一次次被搞突袭,整到太过忙碌搞到身子骨差劲的?

  当然,关于朱高炽身体差有另一种说法,说是朱高炽极度好色。

  吕阳对后勤重新安排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应了声:“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