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永乐 > 第69章:功劳太多太大其实不好

第69章:功劳太多太大其实不好


  飞钩是什么玩意?它是有三个金属倒勾再有一个绑着绳索的柄,能够用来勾住物体固定住,再令人借由绳索攀爬的工具。

  飞钩在诸夏的历史非常长,不管是光明正大地用在攻城战,还是用来作为夜间偷袭,使用的次数并不少。

  “江都空虚,我军必定可一战夺取。”吕阳不是在给朱能打气,看着柳升带着五十多名士兵掷上飞钩开始攀爬,完全不见了身影,城头还没有出现报警声,说得有理有据。

  天晓得盛庸将朝廷军带去了哪里,江都这边不但夜间值岗的守军不多,看上去守卫也是非常松懈。

  大约在一刻钟之后,城头上先有火把在转圈圈发信号,随后城门在一阵“咿呀”声中被打开了。

  直至打开城门的“咿呀”声音出现,城内才出现了报警声,相继也出现了吵杂声。

  然后,城门为什么推动时会有那么大的动静?这个不是无法让门轴在被打开时无声,纯粹是故意弄得打开城门会有很大的声响。

  不止是各座城池的城门是这般模样,其实皇宫的大多数城门也是故意被搞得打开时会有很大的动静。

  说白了,开门出现大动静就是一种“警报装置”嘛。

  “我去也!”朱能率先策马狂奔,他的身后跟上三百多骑,更后面是步骑混着朝城门冲锋。

  城门处并没有发生激烈的交战,等待吕阳过来时,看到有十来人跪在城内过道,能看到的尸体并没有几具。

  “城内守军早被带走,不足一千分散于各处城门。”柳升刚才参加了第一波夺门。

  江都的城门有十三座,分散下来每座城门的守军还不到一百人。

  这处城门值夜班的守卫也就二十二人,其中八人在燕军用飞钩爬上来时第一时间在城墙上解决掉,后面的守军很干脆利索投降了。

  降兵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全讲了出来,包括前天盛庸就带着大军离开,后面铁铉也带着人和大批物资走了。

  什么情况?难道是江都对朝廷军来说不重要,还是有其它更重要的事情亟待盛庸和铁铉去办?

  江都位于运河边上,常年有大量的船只停靠渡口,怎么可能不重要呢!

  吕阳语速极快地对柳升说道:“速速去渡口,若有船只不可使之焚毁!”

  当然,盛庸和铁铉没有在江都布下重兵,以吕阳想来江都应该是没有多少船只的。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是令人迷糊了。

  他们还没有完全占领整座城池,柳升就派人来向吕阳禀告,果然有人在江都遭受袭击时想要焚毁渡口的船只,幸好有识时务者违抗了铁铉的命令,带着同伙杀掉了想要焚烧船只的士兵,保住了渡口的船只。

  “左都督无妄死于暴君之手,在下曾得左都督大恩,岂可再助纣为虐。”

  “渡口大船四十八艘,小船三百余,舟四百余,完好无损献予将军!”

  吕阳看着在说话的中年人,一点都不在乎徐增寿是不是真的对其有大恩,还是这人想用渡口的舟船当作敬献之礼为新朝立大功。

  “你之姓名?”吕阳问道。

  中年人答道:“在下纪纲。”

  这名字让吕阳挑了挑眉头。

  纪纲啊,永乐朝的锦衣卫指挥使,老朱的得力鹰犬,学习赵高玩“指鹿为马”的那一位。

  吕阳并不知道历史发生了改变。

  原历史上,朱棣进军到宿州的时候,纪纲很大胆地拦住朱棣进行投效,随后被朱棣发现其人弓马娴熟也就收为亲卫,后来更是一再重用。

  纪纲的胆略很过人,再来就是非常能打,慢慢得到朱棣的信赖,随后更是成了锦衣卫指挥使。

  吕阳不知道纪纲是怎么投效的朱棣,对纪纲的了解也仅是历史记载不多的一部分。

  杀掉纪纲?话说,吕阳又没有毛病,哪怕知道纪纲以后会干点什么,怎么可能在纪纲帮助他们立下大功的时候杀死。

  再则说了,吕阳觉得纪纲会招惹谁那是其他人的事情,没有被纪纲招惹到之前才懒得多干涉什么。

  现实就是,锦衣卫算是老朱家的家奴,哪怕是纪纲成为锦衣卫之后各种嚣张跋扈,其实就是老朱用来对付群臣的一把尖刀,没有一个纪纲,不能是张三李四来成为老朱手里对付群臣的尖刀吗?

  “你立大功,我定会禀告殿下。”吕阳说道。

  纪纲“噗通”跪下,大喜道:“谢将军!”

  吕阳要去查看舟船被喊住了。

  “将军。”纪纲一副要再立功的急切,说道:“丘将军中伏负伤,退往万寿镇。邵伯镇之我军救援丘将军,遭袭后路往艾陵糊转进。”

  这一下吕阳知道为什么没有在上官桥和邵伯镇遭遇到朝廷军了,原来先前战败的燕军选择往东边和东北边突围。

  估计是丘福伤势太重昏迷,燕军一时间没有一个能拿主意的人,又见向北或向西突围艰难,才暂时选择往另外的方向退却?

  吕阳对纪纲那么快就称呼燕军为“我军”有点莞尔。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上道”,还是顺着杆子在往上爬了。

  “你寻都指挥佥事朱能禀告。”吕阳说道。

  纪纲行礼,目送吕阳离去。

  “大哥,此何人,你为何……”穆肃很是不能理解。

  纪纲看着自己的好友,说道:“此人文质彬彬却身穿战甲,旁人对其甚是恭敬,必是燕军大人物。”

  天色放亮时,后续部队在夜间就已经来到江都,有另外的燕军来到江都。

  他们带来了其它的消息,其中包括谭渊一部在西北侧遭遇盛庸主力,两军狭路相逢进行一场夜间乱战,结果是谭渊当场战死,朝廷军战败往江都退却的消息。

  谭渊是谁?他是燕山右护卫副千户,算是早起拨乱反正追随朱棣的将校之一。

  连夜查看舟船的吕阳并没有休息,得到朱能紧急召唤过去,听到了盛庸所部正在向江都而来的消息。

  “我等守城,抑或?”朱能问道。

  吕阳比较奇怪地看了一眼在场的纪纲,纳闷纪纲怎么会出现在这种会议上。他听到朱能那么问,将视线转到朱能身上,随后又看向了柳升。

  “盛庸所部既是败退而来,其乃连夜转战,得知江都易手必逃。”柳升说道。

  吕阳点头,视线又转到了朱能身上。

  柳升的话已经讲得挺明白,结果朱能还是一脸的迷糊。

  无奈之下,本不想说点什么的吕阳不得不开口说道:“如留柳佥事所言,我军留下万余守城,余下迎上交战便是。”

  柳升之前是五军都督府体系,投奔到朱棣阵营还没有什么变动。他见吕阳帮自己露脸,对着吕阳很是感激的一笑。

  眼见着朱棣就要兵逼应天,再不多多露脸可就没多少机会了,是吧?

  吕阳自己的功劳已经足够多,与人结善缘的事,多多益善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