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怕,上一餐还没消化 > 第39章 039不一样的仙府

第39章 039不一样的仙府


安亦真的烹饪熟练度满100后, 体力提高到600,做常规菜的色香味堪称完美,还能偶尔用一份材料出双份菜, 对于吃货来说实在太棒了。她用了4个小时尽心尽力做出了一桌子美味, 等着庄子墨再次出现, 试图用食物软化他,减少一些训练的难度。

这一次饭量充足, 安亦真与庄子墨吃的很开心。可惜吃饱了之后他再次变回扑克脸, 抓着安亦真丢进了定制训练室。他也陪着一并进来, 不杀怪,就是堵在入口处, 只要安亦真想开溜,他立刻将她挡回来。

30个小时之后,安亦真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一脸血泪的爬出了训练室, 再次感慨,无比怀念自己那个训练室里的可爱怪兽。

虽然体质增强了,一般不眠不休的持续训练也还能坚持,但刚才那30个小时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啊。满眼都是密集型的丧尸怪, 还因为是虚拟的, 无法用吞噬系统除掉, 跑也跑不掉, 怪总比她快, 拼体力杀,刀具都砍坏了好几把,实在是身心俱损太累了, 在真的末世里她也没杀过这么多丧尸, 洪荒之力彻底枯竭。

刚才杀怪的间隙中听到了提示, 说寄售物品有人提了兑换条件,她都顾不上看,爬出来之后,也只有看看有否好东西,缓解心情了。

“寄售可以换3颗凝气丸,那个人鱼怪的卵可以换一颗凤凰蛋,都是只能在异界试炼场用的东西。”

庄子墨说:“你想换就换吧。凤凰蛋能吃么?”

“……”安亦真确实也想过同样的问题,东西到了包裹栏,她拿出来之后两人仔细看了看说明。

凝气丸是在有灵气的异界中,服用后使选手迅速凝聚周边的灵气,储存在体内。若有相应的修炼功法,才能使用,否则就是储存而已。看起来和怪兽药水差不多的鸡肋吧。而那颗凤凰蛋,备注为可食用也可孵化,放入包裹栏内,孵化时间随机,有一定概率孵化出智慧型宠物,宠物的技能性格等未知。

“所以,还是孵化出来,再吃?”安亦真嘀咕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凤凰蛋在她手里微微颤抖。她将凤凰蛋放入了包裹栏,再怎么说凤凰蛋里生出来的东西也比那个满是触手的人鱼怪可爱吧。

“最后8小时睡眠时间,你好好休息,一会儿见。”庄子墨柔声说了一句,“等你睡醒了,我可能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能有什么好消息?难道壁画的秘密破解出来了?安亦真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回去洗干净之后,倒在床上一睡不醒,梦里还在杀那些丧尸,刚才训练的后遗症尚未消散的。

8小时后,再次看到庄子墨,他依然穿着那套黑衣黑裤,面部表情却没有之前那么冷硬,竟然是眉眼都带着笑意。这让他原本棱角分明的面容变得柔和了一些,不像之间那样散着拒人千里的冷峻。

安亦真却想着之前30个小时的“折磨”,再不会被美男的表象迷惑,省略客气,直接问重点:“是要告诉我好消息了么?”

“在你睡觉的时候我研究了一下那些壁画,再结合弹幕的提示,已经有了个大胆的猜想。简单讲,平山文明的传说,或许都是真的,壁画上是完全写实记录了仙人与平山部落的故事。而且壁画上的仙人与ll星人并无差异,甚至可以沟通交流,与孤岛上那个触手怪完全不同。我的猜想是,会否我们的所谓现实世界,也是别人的异界试炼场呢?”

庄子墨说到这里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我之所以有这样的猜想,与以前经历的事也有关。说来话长,如果你想知道,等副本里有空的时候我慢慢给你讲。”

086化为人形,例行公事的说道:“二位选手,接下来的副本禁止携带行李,副本获得的道具装备以及构想出的物品可以放入包裹栏,随身衣物会根据副本内的环境改变,请二位收拾好包裹栏,准备出发。”

孤岛副本已经经历过一次,两人也习惯了,背包放回私人领域,弹幕播放器和道具都放入包裹栏内,又放了一些构想的方便食品和生活用品,再次整装待发。

耀眼的光芒闪过之后,龙国选手以及安亦真听见了新的提示音:

【中级难度副本,魔山副本正式开启。

通关条件为找到并彻底消灭异形魔怪。特别提醒:本次副本仅有龙国3名选手参与(预测主力选手艾香盈将提前复活),其余人物均为副本nppc将累积厄运值(注:击杀异形魔怪麾下npc可以消减厄运值),全队厄运值达到一定标准将激发噩梦难度副本。

副本限时90天,超出时限未完成,则任务失败,选手被判定为死亡。有复活机会的选手将在国家达成复活条件后的某个副本复活。

恭喜后勤组选手安亦真保留了记忆,身份为东莱仙府凤鸣门掌门艾敬之最宠爱的嫡传弟子。其余选手均暂时封闭真实身份记忆,以副本内的设定取代,需触发并完成剧情任务后、恢复记忆时才能听到提示音。】

龙国观众们震惊了:

[果然,中级难度就是难啊,失忆的选手们根本听不见提示音,也不知道自己是谁,要完成什么任务,这怎么搞?]

[给了90天,难道就是为了让失忆的选手恢复记忆?]

[还好我安女神保留了记忆,她那么强,自己去完成任务也行,其他选手等躺赢吧。]

[可是副本限制滥杀npc,完成任务的线索也需要调查吧?多点人手比自己找线索能更快一些。]

[我屏幕是不是坏了,怎么还是黑的,副本不是已经开启了么?]

[你看的是艾香盈的视角吧?她还没复活呢,估计最快还要4-5天她那里才能有画面。]

[不是啊,我看的是庄子墨的画面啊,为什么也是一片漆黑。]

[我也是,我确定我看的是男神的视角啊。]

[惶恐不安的猜测,庄子墨不会是落地成盒了吧。]

[楼上的你闭上乌鸦嘴,如果男神出了意外,大家肯定能听到播报。]

[说的对,你们仔细看,不是全黑,就是一个很黑的房间吧。]

[我怎么觉得我老公又被关起在什么奇怪的地方了。]

[赞同,我听到了奇怪的金属碰撞的声音,画面看久了,的确好像并不是全黑。]

然而安亦真并不知道这些弹幕消息,也暂时不清楚其他选手是什么身份在什么地方。她从床上坐起来,先熟悉一下自己的身份和环境。

这个副本设定是灵气充盈的元兀大陆,由若干仙府分区统治。各仙府会定期从辖区的普通人中选取资质上乘者收为弟子,传授仙术。仙术种类繁多,并不只是医药算卜长生不老那些,不同仙府擅长的术法也各有不同。

安亦真还以为会是什么类似古代传说的那种修仙世界,结果发现自己睡觉的房间陈设竟然更接近现代,玻璃窗□□墙,桌椅板凳梳妆台。只是衣物裁剪的更宽松,绫罗绸缎的料子,古色古香的类似汉服。

从玻璃窗往房间外看去,能见到远处街道上贴着符篆自动行驶的木车,也可见穿着华丽的人手里拿着精美的玉璧自言自语,那东西看起来像是能远程传讯类似手机的功能。房屋鳞次栉比,像是地球上江南水乡那种白墙黛瓦的建筑风格。并没有更现代的摩天楼。

不过光鲜亮丽之下,也有衣衫褴褛的人在街角躲藏行乞,贫富差距一眼可见。

安亦真这一次分配的身份在她看来相当好了。

她居然是统治着整个东莱府的凤鸣门前掌门安敏之与妻子苏晚云的遗腹女。按照设定,她的生身父母在二十年前的除魔大战中双双陨落,她是剖腹而生,生时不足月,自幼体弱多病,资质平平,一无所长。简而言之就是根废柴。以她这种资质若是生在民间,根本没可能入选仙府。

不过因着她的父母功勋卓越,继任掌门艾敬之在她出生时就当众收她为徒,立誓要将她培养成才。二十年间用尽了各种灵丹妙药和精妙的仙术为她调养,但凡凤鸣门自己有的和能搜罗到的,艾敬之都毫不吝惜的送到她面前。养不好身体,就慢慢用药养着,学不会的仙术就慢慢学。

掌门对安亦真的特殊照顾,无限的资源倾斜,当然会引发门派内的其余弟子不满。其一就是掌门之女,人人尊称大师姐的艾香盈。不过在最近一次与南玉仙府斗法的时候,艾香盈受了重伤,目前她正在留香阁闭关休养,几日后才会出关。

安亦真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中一喜。

至少知道了一个队友的身份,接下来就是找到她,帮她恢复记忆,两个人一起努力找线索效率或许更高。异形魔怪这词,目前安亦真还毫无头绪,脑海中没有相关提示线索。

她觉得会不会与什么除魔大战相关?至少两者都沾了个“魔”字。总之,这些天她不能闲着,找资料勤打听,说不定就能取得一定进展。

好在她身份高贵,吃喝不愁。身旁光是服侍的侍女就有四个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想什么时候吃睡都无人敢管。

与她想象中不同,凤鸣门并不是在深山老林中建立门派,而是整个仙府所在就是一座城池。治下的世俗百姓在城内城外居住,士农工商百业兴旺。除了这座主城,还有若干小城镇星罗棋布。粗略估算,东莱仙府的统治面积相当于地球上她的祖国里一个常规省份的大小。

她妥妥的就是前省长女儿啊,还因着体弱多病的设定,完全不用与其余弟子那样早起晚睡刻苦修行。

她自从醒来睁眼看窗外发呆到中午,没人敢说她一句不是,侍女安静的恭候她的吩咐,到了饭点就端来了她最喜欢的饭菜。

摆好了碗筷,侍女小梅毕恭毕敬的请示道:“安小姐,余师兄问您午后可愿去论道堂坐坐,掌门请了西部知名的散修陆真人讲学,他的仙术别具一格,世俗百姓也很是推崇。”

安亦真点点头应道:“好的,请余师兄帮我留个靠前的位置。”

余师兄余浩轩是从世俗选拔的弟子,天资卓越人品端方,得艾敬之赏识收为入室嫡传弟子。这人对同门师兄弟友爱关照,特别是对安亦真这个小师妹。每每外出游历,他肯定会带一份最特别的礼物给小师妹,也很有耐心愿意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给小师妹听。外人眼中,他们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很多人都猜,小师妹早晚会嫁给余浩轩。

等等,这是什么鬼设定!

那么优秀的师兄,前程似锦,现任掌门之女艾香盈珠玉在前,他是眼瘸还是脑子有病,为啥对废柴小师妹这样上心?

安亦真忽然意识到,这么不合理的地方肯定有问题,多半是这个一表人才各方面都很优秀的余浩轩对她格外的好,才引发了更多人对她的嫉妒。

这时清晰的提示音在她和龙国观众们的脑海中响起:

【剧情任务一:消除余浩轩的单相思,助他进修无情道。任务完成后奖励c级宝箱1个,启动1名队友恢复记忆的相关任务。】

这剧情才对。不过恢复队友记忆要靠做任务吗?她将来见到艾香盈,提醒她看包裹栏不就能帮她记起身份吗?果然是中级难度副本,投机取巧多半不容易。看来还是先搞定第一个任务,循序渐进。

安亦真思量着,等下午见了面,她找机会和余师兄挑明了这种无果的感情问题,掐断他的单相思,这种应该不难,至于他是否去学无情道,艹,无情道是啥她都不知怎么协助?

到目前为止,关于仙术和这个灵气充盈的元兀大陆,她的理解还是很片面的,肯定是要多听多看才能做任务。下午的论道堂之约,说不定就能让她打听到有用的消息,比如什么是异形魔怪。

侍女小梅没想到今日小姐的胃口这么好,足足吃了平时午饭两倍的饭量。看起来小姐的身体真的逐渐在恢复,掌门大人的功夫没有白费。

其实安亦真还是没吃饱,为了不与人设差距过于明显,她只能先忍着饿,柔声打听道:“距离开讲是不是还有些时间,我想在府中逛逛,消消食。你们不必陪着了。”

小梅一听这话急道:“那怎么行?掌门大人特意叮嘱,您出入必须有人随行陪伴,若有什么闪失,我们可担待不起。”

安亦真也记得这条规定,无奈叹气,不过好在敏捷属性高,她若是溜达到厨房附近,迅速出入那些吃喝,说不定也无人能发现。

离开了自己的卧室,走出了房间,安亦真才发现凤鸣派的仙府就像是一座超大型的度假村。她居住的是主楼贵宾房,能远望府外景致。而府中其余楼座设计的各有特色,绿树成荫鲜花缭绕,湖泊假山移步换景,处处精妙。

提示音还告诉她,仙府内有各种机关阵法,外人根本无法闯入。她身上带着掌门弟子的符印,这才能畅通无阻。

走了一阵,她果然又饿了。在仙府内偶尔遇见的一两个行色匆匆的人,都是同门,或许是能量等级不够高,吞噬系统也有一阵子没动静了。

看见湖畔一处凉亭,闻见附近飘出了饭菜香气,她终于忍不住走进去落座,依靠着柱子故作虚弱的说道:“小梅,我心口有点慌,你能帮我拿一些点心吃么?”

附近的确有个厨房,虽然只是为普通弟子做饭的大灶,那也肯定是有点心供应的。小梅说道:“小姐您在这里稍作休息,奴婢这就去厨房取些吃食。小姐可是还想吃云片糕了?”

安亦真答道:“什么都行,种类多就多拿点,我胃口好了许多,什么都想尝尝。”不在乎质量,数量多就行!

小梅款款而去,安亦真后发先至在小梅进入厨房前就走了个来回。匆匆一瞥看到不少点心,她没拿,而是弄了些实在的馒头包子迅速吞入腹中。

再次回到凉亭内,她迅速抹了抹嘴,确保刚才吃掉的东西没有渣滓残留在脸上,恢复到安静文弱的样子,倚着柱子等待小梅拿点心回来,再找补一些。

正在此时,一个穿着白色长袍,梳着高髻的儒雅青年向着她这边走来。

吞噬系统终于有了动静:宿主,有个c 级能量体向你靠近,摸一把如何?再来几个我可能又要升级了。

安亦真抬头看了一眼,结合设定记忆,她认出这人正是温润如玉大师兄余浩轩。可惜剧情任务不是送他去死啊,她安抚系统道:别急,等我做完了剧情任务,再找找看有否更高级的能量体。

“小师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余浩轩如往常一样对这位柔弱的小师妹嘘寒问暖。

然而今天的小师妹并不像往常那样,一看到他就满眼期盼,缠着他问东问西。

安亦真甚至没有与余浩轩眼神相接,就只是侧着头看着湖面幽幽叹了一口气:“师兄,虽然你从没有明说,不过你的心意我是知道的。但是我们根本不可能。人各有天命,你不要再对我这样好了。”

余浩轩一听顿时紧张道:“小师妹,是谁又欺负你说了什么坏话了么?告诉我,我去教训他们。师父说你的身体一直在恢复,过不了几年你就能像其他弟子一样开始修行。你怎能又生这种自暴自弃的荒唐念头。”

安亦真顺着话茬说道:“大家对我都这么好,是我自己资质太差,空耗府中资源。若是将我吃的那些灵丹妙药换成别的给了旁人,说不定我们仙府能更加壮大。我与其这样活着拖累旁人,不若……”

“小师妹,我对你的心意从未改变。以前不说,是你还小,师父也不让我打扰你的静养。但我,我是真的喜欢你,想要与你结为道侣。”余浩轩一时激动,将心里话全讲了出来。他本也是想着在小师妹二十岁整生辰前提亲的。现在还差了几日,不过再不说,小师妹她……

余浩轩真是病的不轻,这感觉就像是被下了咒。仙府之中安亦真的容貌并不是最美,资质上乘修行勤奋的艾香盈,还有其他女弟子哪一个都有过人之处。余浩轩为何对她们不屑一顾?他已经是掌门最器重的弟子,若是为了将来继任的事,不是该绞尽脑汁追求掌门的亲女儿艾香迎吗?

“师兄,既然如此,我们不妨比试一下。谁若胜了,另一人就要听胜者吩咐,不得反悔。”安亦真心说既然好好讲话对方不听,执迷不悟,那只能是智取了。

余浩轩自六岁进入仙府修行,门内各种仙术无一不精通,绝对是同辈里的佼佼者,而小师妹没有一样擅长的功夫,无论比哪一门功课,怎么比,怎么可能赢他?小师妹莫非早就心仪他,刚才的说辞也只是试探他的诚意?

这时,小梅已经拿了几样精致的点心回来,安亦真装模作样各种都吃了一些,才对小梅讲起与余浩轩打赌的事情。

余浩轩兴致勃勃的询问道:“下午开讲还有一个时辰,小师妹,你是想现在与我比试,还是等论道堂的讲座结束后,时间更宽裕一些呢?”

安亦真想着赶早不赶晚,早点把任务完成了,于是说:“一个时辰也差不多了。我们去藏书阁比试吧。”

余浩轩信心满满道:“好。”

到了藏书阁,这格局布置更像是大学的图书馆,书籍并不是手抄的,而是线装印刷版。最最关键,内容让安亦真大吃一惊。她还以为都是什么修仙炼气制符炼丹的秘籍,结果居然有一多半是天文地理物化生的知识?除了没有外语,其余看着就如同《三年高考五年模拟》习题册的翻版。不过所著用语更加玄奥,半文半白,各种公式符号也都是如鬼画符,与她当年学过的西式简洁符号有一些差距,但难度也降配了许多。难道这个世界的仙术与科技其实是不分的?

我艹,这是什么仙府,简直就是高等学府预科班啊。原来这帮弟子天天不是修仙,而是啃这些高考“毒”物么?那街上贴着符篆、自己会跑的东西,那些貌似法宝的传音之物又是什么原理驱动的?所谓灵气只是这个世界里可以被人类利用的一种能源么?

“师妹,我们比什么?”

安亦真问道:“余师兄,这里的书籍你都看过么?”

“那自然不可能啊,从入门起需循序渐进的学习仙术理论,我们这一辈最为刻苦的几人,也只是看过这楼内左侧这些书籍。右侧那些太过深奥驳杂,府中的前辈也无人能完全讲解,全靠自己钻研,没有二三十年的功夫哪可能通读。”

安亦真看了看右侧那些《三五》翻版,是啊,这玩意没有名师指点,没有配套答案,自己闷头去做绝对是找虐。

“那我们就从右侧各选五本书,随便翻看。半个时辰之后,互相从中抽取任意的章节拷问对方,比比谁记得清楚如何?”安亦真一脸单纯的提出了比试之法。

别说是右边那些书,左边的基础入门仙术理论安亦真都没有学全,三五不时的休病假,上课的时候也偶尔昏睡,以前的考试她几乎没有哪一门能及格。就这水平,右侧的书她能看懂么?看不懂又怎么可能记得住?

“小师妹,你这比试之法实在是太新奇了。不过若你输了,可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哭鼻子生我的气啊。”余浩轩好言劝了一句。

安亦真笑道:“那师兄输了,也不能赖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