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怕,上一餐还没消化 > 第42章 042仙府有纷争

第42章 042仙府有纷争


龙国直播间的弹幕议论纷纷:

[这邪恶的掌门居心叵测, 是琢磨新的折磨人的招数么?明面上是收了徒弟,实则就是养个奴隶,严重区别对待。]

[我男神那么强, 当然无需和旁人一起修炼。]

[那掌门为什么将他从禁地带出来,继续关着就行了。]

[或许是要役使他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才先给点好处,让他知道外边世界的好,能更乖巧听话?]

[安女神呢, 为什么还不回来?她见到庄子墨应该有办法。]

[很期待安女神用什么法子让庄子墨恢复记忆。]

[总觉得没那么容易, 是不是要按照剧情任务做了才能恢复记忆?余浩轩的单相思也还没治好吧?这不是用武力能解决的事。]

[的确难啊,安女神那么强那么美,如果我是她的师兄弟, 我也不乐意与她分手。余浩轩这还是很有眼光的。]

[安女神在仙府是掌门最宠爱的弟子, 一定很厉害吧, 是不是万人迷?]

[楼上的梦醒了么?你们都正经一点, 为啥还没有异形魔怪的消息?管他们是否恢复记忆, 找到异形魔怪除掉了就好。]

[别着急啊, 庄子墨的人设不是极北之地来的魔奴么,他会不会知道线索?我也觉得就算没有恢复选手记忆,说不定也能为任务提供帮助。任务里没说恢复记忆是必须的。]

安亦真在外边溜达了一阵, 就没有之前那新鲜劲头了。毕竟这个镇子与地球上那些风情古镇都差不多, 除了人们穿的古色古香留着长发以外。灵气取代了常用能源的地位,灵符催动着各种木质的机械,让人们的生活能更加便利。

市井书肆的书远不如仙府内的藏书楼全,俗世之人议论的事与魔怪更是无关, 市井百态而已。穿的用的, 安亦真并不感兴趣。过了中午, 在外边食馆用了餐饭,她总觉得那味道比不得仙府内的饮食,余浩轩也说俗世这些餐饭都不讲究,催着她尽快回府。

安亦真就不再坚持,跟着大伙回到仙府,却见有一伙穿着玄色制服的人站在了门口。那些人见到他们,皆是怒目而视。

余浩轩认出为首那人正是南玉仙府飞鱼门掌门的儿子程旭阳,于是客气问道:“程师兄怎么有空来我们东莱仙府?”

“哼!你们还好意思说呢,快叫艾香盈出来!”程旭阳态度极为恶劣。他率众远道而来,一个时辰前已经递上拜贴,结果门上回复说艾香盈闭关修炼不见客,什么时候出关不好说,让他们改日再来。这凤鸣门的架子大的很,以为他们南玉仙府的人是吃素的么?

余浩轩维持着表面上的客气,好言道:“程师兄,艾师妹的确闭关养伤,何时能出关,在下也不晓得。你们若是专程找她,那恐怕只有先等等。”

“等?你们是做了亏心事,不敢让她见人吧?以为有仙府的法器拦着,我们不敢硬闯么?”程旭阳招呼了一句,身后的几名师兄弟立刻也跟着叫嚷起来,“艾香盈,你敢暗中害人性命,现在不敢认了么?”

“上次我派去贵府做客,你们斗法输了,当时也认了,你们事后找我们又是什么意思?”余浩轩皱眉,疑惑道,“今日又是为了何事?”

“贵派艾香盈打伤我派杜晓芬,用了什么邪法?杜师姐突然大出血,在你们离开后五日就亡故了。我们这次是来讨要个说法。”程旭阳目露凶狠之色,言之凿凿道,“我们怀疑艾香盈用了邪术,暗害人命。”

安亦真只知道艾香盈去南玉仙府斗法的设定,目前她也是受了重伤闭关休养。却原来,飞鱼门的人被她打死了么?

余浩轩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派艾香盈也受了伤闭关休养,而且此前斗法就有约定,死伤自负两不相欠。你们受伤死人倒要赖到我们头上么?那往后修行界谁还敢与你们切磋比试?”

程旭阳气急败坏道:“余浩轩,你们艾香盈当时打伤了我派十余名弟子,趾高气昂的从我们仙府离开,可没有看出半点伤情。如今说什么受伤闭关休养,怕是做了见不得光的事用了邪法遭了反噬吧?我们今日就是找你们掌门要个说法。”

这话已经说的相当不留面子了。对于名门正派的弟子,最大的羞辱莫过于指责其用了邪术妖法。艾香盈当时在南玉仙府与飞鱼门弟子斗法,屡战屡胜,风光无二,说话难免傲气十足没留口德。如今飞鱼门出了人命,找上门来讨要说法,也不是空穴来风。实在是杜晓芬死的蹊跷,偏偏艾香盈又突然闭关。

在元兀大陆,修仙有名门正派,也有邪门歪道的术法。在大家的认知里,邪术能伤人无形威力巨大,不过往往会伴随着强烈的反噬。艾香盈年纪轻轻能有那么高的修为,与人斗法远胜同辈中人从无败绩,很难不被怀疑。

余浩轩见对方来势汹汹,唯恐在府门口就起了冲突,急忙祭出了自己的法器。这是一把羽扇,散着金光,随着余浩轩念动咒语,灵气迅速汇聚,于虚空之中羽扇的幻影瞬间涨大数倍,形成了一幅巨大的屏障,防守好门户,他才喝问道:“这么说,你们今日是专程来挑衅的?”

程旭阳自然知道余浩轩的厉害,他是不敢硬碰,一瞥看见了余浩轩身旁清瘦柔弱的少女,心念一动,这人莫不就是那个传闻中凤鸣门里弱不禁风的废柴小师妹?听说凤鸣门门主以及余浩轩最是宝贝这根废柴,那就让他们吃个教训吧。他将一只手藏在袖中默默掐诀,一条小黑鱼从他袖中游走而出,绕开羽扇屏障悄悄去到了安亦真身旁。

安亦真五感远超常人,这些人剑拔弩张的时候她不过看个热闹,那程旭阳背后偷偷弄出一条小黑鱼直接甩她这里是几个意思?打不过余师兄,就暗中来欺负她么?

安亦真的手上一直戴着冰绡的手套,这是她自醒来之后就戴在手上的,贴合肌肤并不妨碍平时的动作。此时敏捷高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在旁人眼中神出鬼没的小黑鱼,在她看来就像是慢动作无处遁形。她飞速摘了一只手套,伸手轻松的就将这贼头贼脑溜到身边的小黑鱼掐住,心中想着这东西说不定能喂系统。

吞噬系统懒洋洋道:这就是个勉强到d级的能量体,唉,算了,先吃了塞塞牙缝吧。

龙国观众么虽然看不见安亦真这边的画面,却忽然听见了提示音:

【后勤组选手安亦真击杀灵宠夺命黑鱼1条,获得d级宝箱1个。】

【后勤组选手安亦真成功采集营养丰富的黑鱼肉1块,将x40倍具现在该选手消失的地方,请注意查收。特别说明,该物品可食用,以烹饪技能结合相应菜谱制作食品,有美容养颜的功效。】

安亦真表示很欣慰,终于采集到能吃的食材了,而且体力只消耗了10点,相当划算,不知道对面那位师兄兜里有多少条这种小黑鱼,再扔过来几条解解馋呗?

原本滑不溜秋的小鱼到了安亦真手里,顿时生机全无,她一脸纯良,假装不知所措举着这条死鱼,奇怪道:“喂,这是你们谁的鱼,怎么跑我这里来了?”

余浩轩一看那条纹了符咒的黑鱼,顿时吓得不轻,对程旭阳怒目而视道:“程旭阳,你竟然暗中放出了夺命黑鱼,暗算我小师妹?”

程旭阳震惊不已。他这夺命黑鱼是随身灵宠,自入门后一直养在自己的法器之内,十余年才养活了三条,这只刚长成,最是擅长偷袭。平时与人斗法,只要祭出这条黑鱼,从无人能逃过它的攻击。而且这黑鱼并无丝毫邪气,悄无生机游走到目标身边,寻常的仙门防身法宝无法感应,只待他操纵之时,每每出其不意让人防不胜防。

今日他也并无真取人命的恶念,无非是想给这个小师妹一点教训,让余浩轩丢脸。却不知怎的,他的夺命黑鱼竟然死在了安亦真的手里?她不是凤鸣门公认的废柴么,莫非他们掌门放了什么厉害的法宝在她身上?

程旭阳硬撑着不承认,狡辩道:“这的确是我的灵宠,却并无恶意,只是放出来警戒周遭,免得你们暗算我们。却不知为什么会悄无声息死在贵派弟子手里?”

余浩轩气的面色发青,一甩袍袖说道:“程旭阳,你莫不是还赖我们伤了你的灵宠?”

程旭阳梗着脖子杠道:“没错,你们凤鸣门一定是有什么阴邪的术法,先是害我杜师姐惨死,后又夺了我的灵宠性命。今天不将此事讲清楚,我们不走了!”

门口闹腾了这么久,终于惊动了府里的艾敬之。

仙府大门洞开,一身白色袍服一脸道貌岸然的艾敬之终于出现了。他捋了捋长髯,面上摆着虚伪笑意,问道:“余浩轩,究竟是怎么回事,怎的怠慢了南玉仙府的人?”

这话虽然是责怪徒弟的说辞,其实并没有给南玉仙府多少尊重,眼神一扫带出了些许鄙薄之态。飞鱼门日渐凋零,年轻一代没有什么出色之人,区区手下败将,学艺不精斗法输了,出了人命硬说艾香盈害的,还敢污蔑她用了邪术,谁给他们这胆量,竟找上门来闹腾?他原本只是想将这些人晾在府门外,让他们吃个闭门羹,没想到他们与余浩轩起了冲突。

余浩轩也是,与他们啰嗦什么?竟然差点让程旭阳用那小黑鱼暗算到安亦真。

安亦真见到艾敬之,假装天真的举着黑鱼尸体给师尊,说道:“师尊,这就是灵宠么?怎么它都一动不动,莫不是死的?”

艾敬之掐诀将那黑鱼尸体仔细检查了一遍,也疑惑道:“程旭阳,你这灵宠早已生机断绝,莫不是自己弄死的,硬要污蔑是我徒儿伤的,实在居心不良啊。”

程旭阳气的差点吐血,面目一阵清白一阵红紫,明明灵宠是死在对方手里,为什么被人怀疑?

安亦真也故意挤兑道:“还是师尊说的对,徒儿也搞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偷偷弄一条死鱼放在我手里,唉,我什么也不懂,也不敢将这么可爱的鱼放下。却原来他们是想用死掉的灵宠诬陷我?”

余浩轩此时也以为自己明白了真相,怒目指责道:“程旭阳,你太卑鄙了,知道我小师妹体弱多病,还用死鱼吓唬她?污蔑她杀了你的灵宠?你怎么也不打听一下,我小师妹平素多善良,走路连蚂蚁都避开不忍踩死,功力也恐怕是不够杀伤什么。你见不到艾师妹,竟将歪主意打到我小师妹头上,其心可诛!”

安亦真顶着无辜脸,顺势说道:“莫非艾师姐也是中了你们的诡计才在回来后伤势显露出来?你们亡故的那位杜师姐才是用了什么邪术,自己被反噬死掉了吧?”

听听,小师妹一语道破了真相,真是冰雪聪明啊。余浩轩一开始也不相信艾香盈会用邪术,有了如今这灵宠蹊跷死亡的事,他自认为真相肯定就是小师妹说的这样,心中有了底气,目光如炬扫视对面那些飞鱼门的人,冷哼:“诸位,正经的术法比不过,你们不埋头苦修,整日琢磨这些歪门邪道,实在是令人不齿。劝诸位早些回去,莫要再闹了。”

程旭阳一时被挤兑的找不到说辞,咬牙道:“余浩轩,你们血口喷人欺人太甚!哼,等十日后中洲仙府大会的时候,我不信找不到明白人给我们评理。”

中洲仙府大会?安亦真这个人设脑海中有类似的概念,据说这大会是十年才举办一次,届时各仙府的长者都会代领刚刚成年的一辈弟子汇聚在中洲仙府,比武切磋、坐而论道,交流修行心得。到时候也会有一些大能露面,看缘分指点后辈,以局外人的身份解决门派之间一些恩怨纠葛。

上一次仙府大会,安亦真年幼没赶上,余浩轩才十五岁,艾香盈十四岁,都跟着去见识过盛况。艾香盈闭关养伤也是为了能早日恢复身体,免得错过了盛会。

自从余浩轩成年后,修为进境神速,已经是凤鸣门同辈之中的佼佼者。认真比试起来,艾香盈都不是他对手。这一届大会凤鸣门的主力肯定是余浩轩。

余浩轩说道:“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就算找大能评理,也无法颠倒是非黑白。谁怕谁?十日后,中洲见!”

程旭阳气势汹汹来兴师问罪,最后灰溜溜离去,瞬间成为了凤鸣门的笑柄。

余浩轩自诩是赢了脸面,小心护着安亦真进入府内,送到她居住的地方仔细叮嘱她好好午睡休息,随后就被艾敬之召唤到了书房问话。

其实安亦真很想将那小黑鱼的尸体从师尊手里要回来,抽空炖着吃了。可惜师尊似乎要去验证这东西怎么死的,她若是连这个也抢,就显得做贼心虚了。反正死鱼不会说话,鱼肉也已经收集了一块,人不能太贪多。

艾敬之喊了余浩轩进到书房,面容严肃的问道:“程旭阳的灵宠究竟怎么死的你可看清了?”

余浩轩将当时场面仔细描述了一遍,如实答道:“徒儿当时并未感觉到偷袭的杀气,那小黑鱼何时从程旭阳手里出来,又怎么到了小师妹手里,实在是不晓得缘故。万幸是小师妹没有被吓到,也没有受伤。”

“先假设程旭阳是故意用死物污蔑咱们,那么这灵宠死于何故你能分辨么?”

余浩轩接过那死鱼也是如法炮制的仔细检查,摇头道:“似乎是生机骤然断绝,想必是程旭阳与其他人斗法,死了灵宠,又想栽赃赖到我们头上。”

“程旭阳这只灵宠是飞鱼门掌门传下来的秘宝,自幼在法宝灵器之内温养,没有元婴期以上的修为,想要一下子弄死这灵宠是绝无可能的。可程旭阳也不过是刚刚晋升金丹期,他又哪里敢招惹高阶的修士。”艾敬之沉吟道,“另外飞鱼门杜晓芬的死亡也存了蹊跷。”

余浩轩不解道:“这些事与我们又有何干系呢?他们为什么要来找我们挑衅?”

“小盈那次斗法回来之后,一直闷闷不乐,说是修行遇到了瓶颈,杜晓芬虽然败了也只是凑巧,小盈没觉得自己能稳胜。为师便带她去了禁地秘境历练,许是她原本就有暗伤表面看不出来,总之是在秘境中又受了伤,这才闭关休养。”艾敬之故作神秘道,“这等秘密为师只告诉了你,你莫要再对旁人提起,包括安亦真。她年幼单纯,许多事比她想象中邪恶复杂,真不希望她被外边的世界污染。”

余浩轩听得一知半解道:“莫非那杜晓芬真动用了邪术暗害艾师妹?”

“南玉仙府地处南方,远离妖魔横行的北方,邪术之事少有传闻。不过这十几年人才凋零,他们若真要起了歪心思,咱们也拦不住。”艾敬之感慨道,“为师怕的是另有歹人从中作祟,借由斗法的纷争,暗下毒手,互相栽赃挑拨我们与南玉仙府的和睦。我们这几日都要警醒一些,你拘着大伙儿在府内修行,等小盈出关,让她驾驶飞行玉舟,你们一道去中洲,也不过一日半日的功夫就能到。”

“师尊,听说这次中洲大会还有另外的目的?”余浩轩前段时间在周遭的仙府走访朋友,也有所耳闻,“都传魔山的封印已经松动,这一次中洲大会就是要遴选青年才俊去极北之地,再次封印魔山。”

艾敬之点头道:“是的,中洲观星台已经有了确切消息,说是魔山的魔气越发旺盛,此次中洲大会之后,会选拔年轻一辈的弟子由长者带队去极北之地封魔历练。”

“那师尊会去么?”

“我们每个仙府的掌门轮流带队,上一次封魔是咱们凤鸣门为首,安掌门夫妻才不幸遇难。这一次该是麒麟门的掌门郝随玉率队了。其余掌门都会留守各自仙府,催动星盘大阵保护领地,免得妖魔有漏网之鱼趁虚南下入侵我们的家园。”

安亦真猜测掌门将余浩轩单独留在书房一定有什么秘密要说,她就找了借口去到书房旁边山上的凉亭,假装是看景,实际偷听了半晌。这种距离普通人都不可能听见房间内的谈话,何况这些庭院里都有灵气设置的隐藏机关,若是敢用法宝偷听自然是会被机关识破触动警报。只有安亦真这样,真的纯靠耳力,才能安全无恙的听个大概。

中洲大会选拔青年才俊去极北之地封魔?那这事她肯定要争取一下。

“师尊,小师妹的身体看着康健了不少,中洲大会的时候是否也带上她一起呢?记得十年前没有带她,她抱怨了许久。”聊完了正事,余浩轩又提起了这个话茬。

艾敬之说道:“为师也知道她自幼被圈在仙府之内肯定是想出去见识一番,中洲大会来往都是各派精英,妖魔宵小自然是不敢过去。这次她若是主动提想要去,为师就不拦着了。你和小盈到时照顾好她。为师也会准备多些符篆法宝,护她安全。”

“以我和艾师妹的修为,如无意外这次应该都能入选封魔的队伍,到时候我让其余弟子护送小师妹回来?可她若非要闹着要与我们一起走呢?”余浩轩最是了解以前的安亦真是什么性子,皱眉道,“她最近主意特别多,还说修无情道,真是怕带她出门,就不好再哄她回来了。”

“无妨,为师到时会派人去接她。你若是这会儿不答应让她去,她肯定又要闹,还不如就答应了。反正以她的修为,也肯定选不上。她是明白事理的,修为太差拖累你们的事,她不会做。最多闹闹情绪,事关重大她也不会乱来。”

艾敬之满目慈祥的念叨,“为师最是喜欢她这种率真的心性,想什么就做什么,从不遮掩。为师答应过,要护她开心平安一世,你也答应过为师,会好好珍视她对不对?莫非你嫌弃她了?”

安亦真听到这里顿时心中不安起来。莫非余浩轩对小师妹的单相思是源于艾敬之的嘱托,或者说是刻意引导培养?

如果艾敬之一早就存了什么心思,潜移默化多年影响暗示,想让自己的得意弟子余浩轩深信不疑爱上什么人,未必是不行的。无限放大她的好,不断告诉他只要你对她好,就能给你更多资源倾斜,让你成为重点培养对象。早早就说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们将会成为神仙道侣。有付出有所得,这样的利益交换,出身民间的余浩轩肯定会动心,也无法抗拒吧?

问题是,余浩轩也的确很争气很出色,这么好的女婿,艾敬之怎么不给自家女儿培养一个?反而是费尽心思给她这个废柴安排妥当呢?难道就是因为她废柴,怕将来她嫁不出去,或者没有个知冷暖的人呵护体贴,艾敬之才处心积虑提前为她物色培养个优秀的夫君么?

那这位掌门师尊艾敬之,绝对是未雨绸缪高瞻远瞩,比她亲生父母还亲的大圣人啊。

忽然她又听见艾敬之说道:“浩轩,今日你与小真外出,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为师之前也和你提过,禁地内教化的一个魔奴终于有了些模样。为师今日已经收他为徒,不过对他的行动多有管束。他叫子墨,平素就住在演武堂外的柴房。你替为师多加留意,观察其品行。他若有什么不端不妥的言行,你好好教训他便是。”

子墨?安亦真心跳如雷,莫非这个新收的弟子就是庄子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