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别怕,上一餐还没消化 > 第49章 049多彩的灵气

第49章 049多彩的灵气


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只是余浩轩和艾香盈,各大门派的弟子们都有所质疑,不过在余浩轩和艾香盈的刻意维护之下, 众人都觉得安亦真苦心钻研仙术各科理论精通考试做题似乎合情合理。她的资质差,灵气方面的修炼功力虽然浅薄,但是深得掌门宠爱, 自幼就在仙府内听课,凤鸣门的藏书也是相当丰富, 她耳濡目染懂得理论多, 一点不稀奇。

那么子墨呢?这人居然是二十年前带回来的魔奴之一么?若不是凤鸣门的弟子们提起, 光是看外表一点看不出来。这个子墨生的斯文俊秀,比一般仙府的弟子长的更有气质, 虽然看起来有点冷淡, 却与大家印象中粗鄙凶恶的魔奴绝然不同。据说凤鸣门掌门用了二十年才成功教化了一个魔奴, 前几日收为正式弟子,想必是费了不少心血。

就这么一个魔奴出身的弟子, 真能考出如此耀眼的成绩么?不会是安亦真暗中帮忙他作弊吧。一个魔奴不仅被成功教化, 还在中洲大会的文斗中取得第二名的佳绩,对于凤鸣门而言肯定是值得吹嘘炫耀的事。

有那么多人质疑, 自然就要公正公开。主考官于是将安亦真和子墨的卷子都用法宝放大投显在空中,供人评判。

安亦真的考卷字迹工整, 客观题全对, 主观题失分也是多个阅卷者交叉评判后给酌情减分的, 不少有争议的题目, 不乏有阅卷者最初是给打满分的。

子墨的卷子也是一样,客观题全对,主观题答的更简洁一些, 字迹风骨俱佳,一看就像是练了很久的字,比安亦真写的还好看。单纯就是这样一手漂亮的字,先不说写的什么内容就已经很让人赏心悦目,远超其余考生的卷面观感。这绝对不是什么才学写字几天能到的程度。而他失分的题目是取自散修陆真人的最新著作。这书在中洲大会前几日才刚进入题库,没几人看过,他不会做实属正常。

考试委员会的人综合各门派人员的反馈召开了紧急会议,事后公布了一个决定:次日清晨,单独给子墨加试一场,做完全封闭的结界只他一人考试,而且允许旁人围观,以监督其不会作弊。

考试题目由七门课的大题库内随机抽取其中10道,现场作答,皆为论述题。若是子墨仍然能完成答题,且正确率较高,就确认安亦真与子墨的成绩有效。若是子墨不敢比,那就连安亦真的成绩都要撸掉。

凤鸣门的人以余浩轩为首虽然据理力争,不过为了保住安亦真现在的佳绩,最终还是同意了这个裁决。如果子墨真的没作弊,就是具备强悍的实力,就不会怕考试。莫非他在禁地二十年的教化就是每日练习写字,读书做题么?

这样一想,余浩轩顿时有了几分底气。如果子墨当众再次考试仍然能取得佳绩,那就是再毋庸置疑,证明他们凤鸣门不负众望,用二十年时间成功教化魔奴,不仅让他们变得性情温顺,还知书达理,连文斗比试也如此出色,这绝对是凤鸣门的荣光。

与余浩轩的高兴不同,安亦真总觉得庄子墨故意考这么高的成绩肯定是有用意的。她为了能加入精英团,不拼文斗是不可能的。但是以庄子墨的身体属性,不用灵气全靠力量就能震慑不少人,完全没必要在文斗之中那么高调。

不过仔细想想,他理论上不会故意妨碍到她争取去极北之地的努力。她也相信他有实力在明天加试的时候仍能答对题目。那么他多半就是想高调的吸引一堆红眼病,故意挑起其他门派对凤鸣门的不满么?

当天晚上,安亦真不得不留神庄子墨的动向。

在迎宾馆内,各大门派分了好几个院子居住,男女也都是分开的宿舍。容易与别的门派产生交集的地方一般都在院落之间的走道,或者是几处大食堂。

庄子墨对居住条件不挑,看似没有任何爱好,唯一能吸引他的就是食堂。安亦真这几天特意观察过,庄子墨对三号食堂较为执迷,因为那里的素菜比较多,馒头又大又白,应该比较符合庄子墨的审美。而该食堂恰好离飞鱼门居住的院落比较近,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心肯定能遇到。

如果她是庄子墨,大概也会选飞鱼门的人入手吧。

果然,庄子墨从三号食堂出来的时候,被程旭阳堵在了拐角。庄子墨平时独来独往,师兄弟们都喜欢肉食丰富的其他几个食堂,三号食堂这里他基本都是一个人来去。这几天想来飞鱼门的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安亦真飞身上了房顶,用了掌门给她的一个小障眼法器。让别人暂时注意不到她。她就是很好奇庄子墨会对飞鱼门的人做什么。

却见程旭阳话还没说,庄子墨立刻倒地蜷缩起来,哀求道:“你们别打我。”

“……”程旭阳震惊了,他们明明只是看子墨落单,打算围上来奚落他几句,施加精神压力,什么时候想打人了?

在迎宾馆这种地方,众目睽睽,食堂门口人来人往,那么多门派的人看着呢,他们聚众围殴肯定不明智。但这个子墨也太怂了吧,他们还没说话,就先抱头准备挨打,要不就揍了?

“你起来,我们就是找你问问,考试的秘诀。”程旭阳先将话题扭转到一个看似合理的位置。

庄子墨才不起来呢,暗中调动灵气,形成了一种微弱的影响。但凡修炼之人对灵气都极为敏锐,空气中的灵气是不断流动的,并不是均质的。灵气会从高密度的区域往低密度的区域流动,就像是水往低处流淌一样。修炼之人会顺应灵气流动的方向站立,避开灵气湍急的地方。

庄子墨没有用阵法,没有用仙术,就只是改变了灵气流动的方向,围着他的人便会不由自主靠的更近了。

就像是他们真的聚集在一起要对他做什么坏事。

庄子墨从小到大在禁地之内被围殴的次数很多,挨打的姿势很标准,而且咬着嘴唇不出声,身体抽搐,表情痛苦相当到位,就仿佛正被无形的拳脚击打在身的样子。

安亦真立刻会意,从房顶飘然而落,站在了程旭阳身旁,掺杂着惊慌的语气,质问道:“你们在干什么,怎么能欺负子墨?”

程旭阳怒吼:“安亦真,你胡说什么?”

安亦真睁着眼睛说瞎话道:“我看的清清楚楚,你们围殴我子墨师兄!”

这一声叫嚷,果然引来了更多的人关注。尤其安亦真的声音很特别,辨识度非常高。

余浩轩听到小师妹的声音,顿时急了,掐诀迅速来到小师妹身边。这次出门的时候,掌门艾敬之给了他一个法器,与安亦真身上带的配饰是一对,能感知对方的位置。念动口诀,相距在千米以内,他基本都能很快赶到。

程旭阳吓得急忙跳开几步,他的同门也终于散开来。

安亦真急忙跑到了余浩轩身边,故作惊恐夸大其词道:“大师兄,他们聚众殴打子墨师弟,我都看见了!”

程旭阳委屈道:“你们不要瞎说,我们能连他衣服边都没碰到,他自己倒在地上的。”

余浩轩冷哼:“灵气攻击本来就不用碰触对方啊?子墨师弟刚入门,修为尚浅。你们用术法欺凌他,他避无可避。他都伤的倒地不起,你们还说什么没碰他?”

庄子墨适时的咬破舌尖,唇畔渗出血丝,虚弱道:“不要打了。”

安亦真也配合着说道:“快,子墨师兄好像吐血了,他们一定用了阴险的术法。他们就是不想让他明天能参加考试。”

一听到这个,余浩轩一时热血上涌,祭起羽扇法器,金光大盛,风骤起。飞鱼门的弟子都被吹飞了出去,他们自然不忿,正想着还手,却发现自己身上带的法器都不知怎的掉落在地。咒语没了法器,自然念不成,先低头捡自己的法器。

余浩轩本来就是头脑一热,想要干架,结果见对方没发招,他顿时冷静下来,趁机拉起地上的庄子墨,飞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安亦真当然也跟了进来,余浩轩又说:“小师妹,请艾师妹过来,她擅长灵气治疗之术。”

安亦真又扭头去了自己房间,将正准备就寝的艾香盈拽了出来:“艾师姐,子墨被人打伤了,你快去给他治疗一下。”

一切本来都按照庄子墨设想的那样发展,制造事端,引发冲突,最好能让余浩轩与飞鱼门当众打起来,他就能趁机制造死伤,让两个门派之间裂痕更大。可是安亦真出手了,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把飞鱼门弟子的法器都扔在了地上。

这种速度,若是手持利器,那些人怕是早就一命呜呼了。

末了,安亦真还对他比划了一个摇铃的动作。她知道他能看清她的动作?这是威胁他不要乱说吗?

除了安亦真的小动作,让庄子墨更为困惑的事情还在后面。余浩轩居然主动提起为他检查伤情,并请艾香盈为他治疗。

他贴在墙角站定,满心防备,犹豫道:“师兄,在下真的没事,无需检查,也不用治疗。”

“你唇边的血还没有干。”安亦真嘀咕了一句。

庄子墨能说是自己咬的么?他又怕艾敬之在自己身上下了什么监视的法器,公然拒绝同门的好心帮助反而被责罚,他只能委婉道:“我怕生,能只让大师兄帮我看看就好么?”

余浩轩心想子墨大概是害羞,不愿被女弟子看到情有可原。艾香盈和安亦真只好先退出房间,其余弟子也都被余浩轩请到了外边。

艾香盈说实话并不想与子墨有太多的关联,她没好气的问安亦真:“小师妹,究竟怎么回事?我看子墨师弟没什么伤的样子。”

“嗯,他刚才应该没伤到,不过你没看出他还有别的伤么?”安亦真反问。

艾香盈凝神思索,却还是不以为然道:“他的确有别的伤。不过他不说,也没让人帮忙治疗,我才不会管闲事。小师妹,你是不是过于关心子墨了?”

“是,我很希望他也能去极北之地。”安亦真正色道,“他或许熟悉魔山周遭的环境,此去封魔,你们难道不带上他么?”

“所以你就帮他作弊,文斗上那么高调的拿第二名?”艾香盈也不得不再次质问。

安亦真认真说道:“考试的成绩是他自己的本事。武斗不让他参加,难道文斗不行么?不管你信不信,我没帮他。他早就表示想要一起去极北之地,可见也是除魔卫道一片赤诚之心。”

艾香盈冷笑:“小师妹,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他是魔奴出身,怎么会想再回去那个恐怖的地方呢?他刚入门几天,去了还不是一样送死。”

“那师尊为什么让他来中洲大会?”

“大概只是想让其余门派看看我们教化魔奴成功。”艾香盈怎么也不信安亦真和子墨考试的时候没有作弊,告诫道,“如果明天他考试丢丑,你最好能站出来解释一切。知错就改,切莫连累凤鸣门的声誉。”

“艾师姐你放心,子墨一定会通过加试。”

此时余浩轩神情严肃的打开了房门,见艾香盈和安亦真没走,终于还是说道:“艾师妹和小师妹,你们还是请进来一下。”

艾香盈不明所以,不过余浩轩她还是很信任的,大师兄一贯稳重,绝对不会像小师妹那样瞎胡闹。他喊他们进去,大概也是发现了子墨身上的伤有什么不妥吧。

两人进了房间,余浩轩立刻开了布好了结界,防止其他人偷听偷看。

安亦真也以为余浩轩看到了庄子墨身上有紫金透骨钉之类的,才让艾香盈也进来给疗伤,却见庄子墨衣冠整齐的站在那里,不太像是被人验伤,心中不免疑惑。

余浩轩低声说道:“子墨师弟说,看见飞鱼门的弟子身上有魔气。他们聚众围殴他,也是受了那弟子的挑拨。”

“魔气?中洲的迎宾馆里外都有高阶法宝布防,住着这么多修行者,妖魔怎么可能混的进来。”艾香盈质疑的盯了一眼庄子墨,偏偏越看越觉得他似曾相识,只能将目光挪开,自欺欺人不去看。

余浩轩没有注意到艾香盈的异常,而是紧张的问安亦真:“小师妹,你身上戴着师尊给的辟邪凤镯,刚才你是否有感觉手腕突然一凉?”

安亦真仔细回忆刚才的情形,如实答道:“的确,这凤镯一凉有什么讲究么?”

此番出门艾敬之给了安亦真一堆法宝灵符,凤镯能辟邪,还可以储物,这些个好东西她都一一试过,除了那条夺命黑鱼之外,其余的都无法收集也不能直接收入包裹栏,只能先放到凤镯内。

“师尊说,凤镯能感应到魔气,魔气在周遭会给佩戴者示警。”余浩轩皱眉继续说,“看来子墨师弟没看错,飞鱼门内混入了妖魔。杜晓芬之死以及程旭阳的灵宠离奇死掉,说不定都是妖魔动了手脚。”

安亦真这个身体能感受到灵气,却并不知魔气是何物。看余浩轩说的煞有介事,她也不敢拆台,说什么黑鱼是她弄死的。莫非真有那么神奇的妖魔,能偷偷附着在修行者身上挑起事端么?

还是庄子墨暗中动了手脚,只为了进一步制造与飞鱼门的冲突?

“明天我要去找麒麟门的掌门傅启明说一下这个重要的情况,不管他信不信,总还是要彻查一下更稳妥。免得一开始我们北上的队伍内就混入了妖魔的尖细,将来重蹈覆辙,甚至功亏一篑。”

艾香盈也赞同余浩轩的说法:“余师兄,我明天也和你一起说。对了,刚才我私下问了小师妹,文斗考试的事情,她说她是凭真本事,也没有帮过子墨。子墨是凭实力考那么好成绩,明天也不用我们太担心。”

余浩轩喜道:“真的么?那就太好了。小师妹也突然开窍得了文魁,我们这次来中洲,给师尊长脸了。”

艾香盈并没有余浩轩那么乐观,谨慎提醒道:“子墨也想去极北之地,这事你知道么?”

余浩轩点头道:“子墨师弟刚才都跟我说了。”

“你没有帮他疗伤么?”安亦真也追问。

余浩轩说:“我给了他一颗灵药,若是刚才他真的被伤到,教了他调息疗伤的口诀,他一下子就学会了,很聪敏。而后他就说起魔气的事,这更重要一些,不光是关乎我们这一派的安全,一定要让大会的组织者和那些前辈们尽快知晓,多做防范才行。算了,不能等明天一早了,我现在就去求见傅掌门。”

安亦真说道:“那带上我一起好不好?我可以作证有魔气。”

余浩轩一想也对,还是将子墨与小师妹都带去,才好说明。他又看了一眼艾香盈,艾香盈也说:“一起去吧,事关重大,何况前因也有我在,杜晓芬当时受伤并不致死,有我在也能解释与飞鱼门的恩怨。”

四个人连夜求见本次中洲大会的组织者,恰好麒麟门的掌门傅启明以及考试委员会的几位长老也在一起开会研究要事。

别家弟子看见凤鸣门的余浩轩与艾香盈神色匆匆带着安亦真与子墨,连夜去拜访考试委员会的人,还以为他们真的涉嫌作弊,装不下去怕明天丢脸,今晚这才上赶着去承认错误呢。一时之间各种谣言四起,便是凤鸣门自己的弟子们也都开始含糊起来。怀疑小师妹耍宝,这次玩大了,希望他们不要被牵连。

其实傅启明这次找大会的组织者,并不是为了给本门弟子叶盛和争文斗名次,而是他也发现了妖魔异动的迹象。

余浩轩怕大家起误会,开门见山简明扼要讲了他们发现飞鱼门弟子身上有魔气的事情,艾香盈也简述了与飞鱼门弟子杜晓芬斗法的过程,五日之后杜晓芬才离奇死亡。余浩轩和艾香盈说话的方式都是逻辑极强,描述事情很细致又主次得当,画面感很强。

能让人通过他们的描述,就想像出当时的场面,关键是他们描述完并不做主观判断,而是将情况准确呈现给在场众人,让听者自己思索推演。这就是一种实事求是的态度,不粉饰只求真,在场的长老们听了也都觉得可信度很高。

傅启明听完事情前因后果,又问安亦真:“你的凤镯能拿给我看一下么?”

安亦真乖乖将东西交给他。在她的计划中,早日得到傅启明的认可和重视是必须的。获得文魁只是第一步,如果她有什么特殊性旁人无可取代,那么跟着去极北之地肯定有戏。

乖巧听话,是不是一个优点呢?高手们肯定不喜欢低手自以为是瞎惹事,所以她要装的乖巧一些。

傅启明检查了那个凤镯,这东西是百年前的一件知名的法宝,由元兀大陆著名的炼器师魏东升制作。那人是个散修,说起来与麒麟门还有点渊源。这凤镯正是其得意之作。听说是取了一种鹿妖的血炼化。那鹿妖是极北之地的妖魔,数量很稀少,却有一种特殊的能力,可以敏锐洞察其他的妖魔位置。凤镯因此能感应魔气,并对佩戴者示警,这并不是虚言。

傅启明将凤镯还给了安亦真,又问:“你们可曾注意那魔气是哪一种,有无形体,或者有无其他特征?”

说实话安亦真根本无法分辨魔气,想帮忙也编不出词,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傅启明将目光移到庄子墨身上,问道:“子墨,听说你原是魔奴,正式拜入凤鸣门时日也不长,是怎么察觉魔气的?莫非你身上也有法宝?”

庄子墨垂眸恭敬施礼,正色答道:“在下被飞鱼门的弟子们围殴之时倒在地上,也是偶然看见一名弟子身上蒸腾起黑气,与别的弟子身上灵气流转的彩色光晕不同。”

“你竟然能看见彩色光晕?”傅启明惊讶道,“你能看见几种色彩,是自幼如此,还是经过修炼才这样的?”

安亦真知道在元兀大陆上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灵气光晕。灵根极佳的人尚未修炼就能模模糊糊看到并区分颜色,稍加引导,便可以汇聚灵气为己所用。不过看见和看见也还是有区别的,普通被选入仙府的弟子,也就是能见到白色或金色这种常见的灵气光晕。

安亦真便是如此,虽然资质平平,不过在艾敬之的教导和各种灵丹妙药的熏陶之下,她集中精神是能看见金色和紫色的灵气波纹的。能看到颜色越多,就说明此人灵根越是上乘。前掌门安敏之天生就能见到七色光晕,算是凤鸣门百年难得的天才。

庄子墨如实答道:“除了黑色大概有十三种颜色,在下也叫不出那些颜色的名字,幼时就能看见。掌门大人曾经说过,黑色的是妖魔之气,今日在下才算亲眼见到。”

“什么,你能看见十三种颜色?”这下不只是傅启明,便是余浩轩和艾香盈也惊讶万分,一脸难以置信。

傅启明自负灵根极佳,也不过是天生能见七种灵气光晕,随着后天修炼突破了元婴期,能见到的光晕才有十二色而已,至今并不知道灵气竟然还有十三种颜色么。这个子墨莫非是信口雌黄?

余浩轩和艾香盈目前也只是能见到七色灵气光晕,实在无法想象另外的颜色是怎样的。

傅启明见余浩轩和艾香盈的反应就知道他们或许也是第一次听闻此事,怪不得,艾敬之能破格收一个魔奴为徒,这个叫子墨的年轻人,竟然是天生满灵根么?这样的人汇聚灵气的速度是常人的数倍,若是自幼修炼,二十岁突破元婴期也是可能的。

他再仔细观察子墨,但见他身上的灵气有被封闭压抑的迹象,寻常修士不仔细看,大约会觉得此人灵气时有时无并不稳定,至这都是辟谷期的修炼特征,从而忽视了其真实的修为。

子墨并不在本次武斗的参赛者名单上,那是为了故意掩藏他的修为吧。不过能考了文斗的第二名,子墨大概不只是修为,便是术法理论也相当扎实。安亦真灵根平平,文斗却能得魁首,也一定是有过人之处。这一次凤鸣门带来的惊喜还真不少,艾敬之留的后手果然不俗。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28 17:58:48~2021-11-02 19:31: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8196573 20瓶;amberteoh、ann 10瓶;所念皆星河、风曳飘摇、云卷云舒 5瓶;asyura 4瓶;晴天听雪 2瓶;轻风吹过、3489861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